上邪 第二章

翡翠覺得自己的忍耐力已經夠驚人了,但是這隻死妖怪正在挑戰她的極限。

「好無聊喔……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上邪靈活的在小小的套房裡滾來滾去,發現翡翠不理他,很有節奏的踹起她的椅子。

「去玩你的線上遊戲啦!」翡翠發起脾氣,「你不是很愛練等嗎?去去去,別煩我!」她已經卡稿卡到要跳樓了,這隻可惡的妖怪食客居然還在喊無聊。

【Google★廣告贊助】

「又不能殺人,練等有什麼意義?我上次放毒妳還生氣……又毒不死他!連放毒都不行……我不要練了啦!我掛在排行榜好久了勒!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養傷哪裡都不能去,又沒有人可以吃,妳又不陪我講話~」

「我沒空!」翡翠吼完了覺得很疲倦,嘆口氣看著這隻滾來滾去的大貓妖怪。

所以她才不養寵物的。

讓他煩了兩天,終於受不了了,她外出吃飯的時候,順便買了東西回來。

「好無聊~~」上邪一面啃著香雞排一面抱怨。

「那,你看這樣如何?」翡翠拿出嘴籠和狗鍊,甚至還有一個彩色飛盤。「我帶你去東海的草地跑跑?」

牽著套著嘴籠的上邪,來到廣闊的草地上。

幫他解開嘴籠,一人一妖心曠神怡的看著藍天白雲。

「上邪~飛盤唷~」她把飛盤拋得又高又遠,「快去撿回來~」

然後上邪在草地奔跑著,神氣的一躍,叼住了飛盤,卻不把飛盤還她,越跑越遠。

「你這個頑皮的小東西,快回來啊~」在廣闊的草地追逐著……

「抓到你了!哈哈哈,別舔我,好癢啊~」

「…………」上邪撲向狗鍊和飛盤,飛盤被他一捏就碎,堅固的狗鍊讓他扯得一段一段的亂七八糟。

看起來他不喜歡這個主意。

托著腮,她想了好一會兒,「那,這樣呢?可以名利雙收唷。」

上邪嚴肅的在電腦前面努力的打著字,一人一妖沈默嚴肅的工作著。

電話鈴響了,翡翠接完電話以後,跟上邪說:「欸,編輯誇獎你上一本寫得很好呢,她問你這一本的進度什麼時候可以完成?」

「就快好了。現在我遭遇到一點小問題……」

一人一妖嚴肅的討論言情小說的公式活用,解決了矛盾以後,又繼續埋頭打電腦。

「對了,上邪,編輯想幫你辦個簽名會,還有記者會和上節目。」

「幫我拒絕他們。」上邪皺緊眉想情節,「創作是我的生命,我只要還會呼吸就會繼續創作。虛名於我如浮煙……我要死在電腦之前,這是當作家的使命和執著!什麼記者會的……那些庸俗的人類怎麼會了解我偉大的痛苦?幫我推掉他們!」

滿懷感佩的望著上邪,「啊,你真是最偉大的言情小說家!跨越了人與非人的際限!身為你的同伴,我真是太光榮了……稿費呢?我幫你開戶存起來?」

「不,妳拿去用吧。」上邪很慷慨的回答,「我需要妳打理我的生活。我並非不知感恩圖報的妖魔。」

翡翠的眼角閃著欣慰的淚光……

「…………」上邪氣得全身無力,一拳打凹了鐵製辦公桌,「妳只是想找個免費的印書機吧?!我看起來有這麼笨嗎?」

「……但是等你開始寫小說,就只會覺得痛苦,一點都不無聊了……」「免、談!!」他聲音大到吊燈會晃。

唉……她覺得這是很好的主意說……

眼角瞥到堆在角落長灰塵的VCD,她重新燃起一點點希望。翻了半天,發現她只剩下卡通可以看。

是了,前陣子妹妹來訪,除了卡通以外的VCD全讓她打劫回去了。

「那……你要不要看VCD?」她不太抱著希望的問。

「什麼是VCD?」上邪扁著眼睛問,懷疑的看著她把VCD放進光碟裡。「……一種會動的畫。」她不知道怎麼解釋,「反正你看就對了。」

放「中華小廚師」給妖怪看……希望他不要因為太幼稚氣得拆房子。

這疊卡通居然讓他安靜了一天一夜,倒是沒想到。看他看到入迷……他真的三千六百歲嗎?為什麼看起來像六歲……

看完了那疊卡通,他又恢復上網的熱情,很努力的查了一大堆資料,足足三天沒有吵她。

世界多美好啊,卡稿解決了,妖怪不吵她,玩線上遊戲沒遇到小白,她對於這樣的生活已經很滿意了……

可惜,花無百日紅,她開心的生活沒幾天,在連連遇到三隻小白以後,上邪也開始找她麻煩。

「我要看電視。」上邪回頭跟她講,「這季有最新的『中華小廚師』。」

「……我只有電腦,沒有電視。」翡翠揮揮手。

「只要加裝電視卡,電腦也可以變成電視。」他很頑固,「而且你們大樓不是有附設第四台嗎?」

翡翠張大嘴,「……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會不知道?」上邪不耐煩的揮揮手,「你們社區也有網站。怎麼?妳不知道?妳住在這裡住假的啊?」

……她不問世事,怎麼會知道?

「我要電視卡我要電視卡我要電視卡~~」上邪又開始恐怖的煩人攻擊了。她突然覺得,讓上邪吃了自己比較乾脆。

「好啦好啦,別吵啦!」她被吵煩了,「知道了!我去買行了吧?」心不甘情不願的穿上外出的衣服,騎車跑了很遠才買到。

「拿去。」她無精打采的坐下來,繼續準備下一本的大綱。

「……不是這個!妳怎麼買3D加速卡?我要這個幹嘛?!」上邪氣得直跳,「妳很笨欸,電視卡和3D加速卡都不會分,天啊,妳……」

「都英文,我怎麼看得懂?是老闆娘拿給我的啊!」翡翠愣了一下,「對吼,上邪,你懂英文啊?」

「妳以為我活了三千六百歲都在中國鬼混?我有那麼不長進嗎?」上邪看著這片加速卡發怒,「用這鬼玩意兒我怎麼看電視?妳連這點事情都辦不好……若是服侍我的巫女這麼笨,我早就把她吃了……」

「誰服侍你啊?」翡翠也生氣了,「不然你自己去買啊!」

「自己去就自己去!」他傷勢好了七八成,怒氣沖沖的跑出去,翡翠樂得清靜,不到五分鐘,電鈴又響了。

一開門,是上邪。

「……要去哪裡買?」他皺緊眉。

…………

如果電視可以讓他安靜一點,那麼花點時間也是應該的……吧?

「……你要這個樣子跟我去買電視卡嗎?」她慶幸自己還沒換下外出的衣服。「我討厭變成人類……」上邪嘀嘀咕咕的,一陣煙霧過去,翡翠瞪大了眼睛。

上邪不見了,她的眼前出現了一個俊美無儔的美少年。纖細而修長,氣質宛如水般清新,美麗的大眼睛瞅著人看時,會讓人臉紅心跳。

除了貓科般的瞳孔沒辦法變化,但是倒豎的瞳孔看起來分外魅惑……光線下又恢復了渾圓。

他果然是貓科動物。

「嘖,這就是妳喜歡的典型唷?」上邪嘖有煩言,「這樣行了吧?走了。」

「……你好歹穿件衣服。」翡翠不敢往下看。

美少年的裸體是很誘人……但是這樣走出去,會被叫變態吧?

「吼~~人類真囉唆……」上邪一面接過翡翠的衣服一面抱怨,原本不合身的衣服他只眨了眨眼,就服服貼貼的。

老天……真是玉樹臨風……

只是,頭髮為什麼是銀白色的?

「……你頭髮不能變個顏色嗎?」太長可以用橡皮筋束起來,但是銀白色的長髮……太醒目了吧?

上邪沈默了一會兒,滿頭銀白的頭髮變成螢光綠,翡翠差點昏倒了。「……這個顏色好嗎?」

他又沈默了一會兒,變成一節一節的黑和白。

「……像斑馬。」

「吼~」他氣得恢復銀白色,「我最不擅長變髮色了啦!隨便好不好?人類的身體好醜啊!趕快去買啦!」

她這輩子沒受過這麼多的注目禮,路人驚艷的看看上邪,又驚恐的看看貌不驚人,看起來不像他媽媽的翡翠。

唉,他只是一隻妖怪而已……別看了。翡翠後悔沒戴個紙袋套在頭上出門。

這隻妖怪美少年還很煩的指定要去燦坤。

「為什麼?燦坤更遠欸!」她騎著機車哀叫了起來。

「燦坤有打折,妳又有會員卡……妳到底懂不懂啊?妳不是天天喊沒錢?沒錢還不節儉一點,我說妳呀,能不能多花點腦筋……上次我給妳的錢妳居然不用!」

這個嘮嘮叨叨的妖怪怎麼越來越像她媽?「……那種偽鈔我能用嗎?!沒大腦的是你吧?!」影印紙隨便變出來的鈔票……窮是很窮,但還沒窮到吃免費牢飯的打算。

「我已經改進到很逼真的地步了欸!連兩條防偽線都變出來了啊……」

「那種質感一摸就知道不對了啊!天!你的腦漿是怎麼長的……」

「那妳去買那種鈔票紙。我對於變化元素不夠專門。」

她停下機車,絕望的望著這個何不食肉糜的妖怪好一會兒,閉上嘴巴,決心趕緊把他載到燦坤。

這種紙文具行就買得到的話,還輪得到他這死妖怪印偽鈔嗎?無良人類早就印偽鈔印到通貨膨脹一百倍了。

「原來是這樣啊。」上邪頓悟了。

「跟你說過一千遍,不要隨便讀我的心!」翡翠真是火上加火,緊急剎車在停車格,可恨這隻死妖怪的平衡感太好,沒辦法讓他飛出去。

他俐落的下車,拿下安全帽,甩了甩滿頭銀白的頭髮。束在背後的馬尾輕輕的飛揚,撩撥過往行人的心。

「……別搔首弄姿了!」翡翠覺得快被路人的眼光戳出數百個透明窟窿,「趕緊買一買吧!」

上邪也不答腔,走到賣電視卡的地方,每一個都仔細的閱讀起來,然後捧了跟山一樣高的各廠牌電視卡和電視外接盒走向櫃台。

「喂!我只有一台電腦要裝電視卡!」翡翠的心臟病快發作了,「這個月的票還沒來,我經不起這樣匪類啊!」她吼著追上去。

上邪已經掛著魅惑的笑,對著櫃台的男店員問︰「這位先生,請問……我能跟你討論一下各家電視卡的優劣嗎?」

那個笨蛋男店員居然臉紅了,「這個……當然可以啊……」

旁邊的女人一把推開男店員,「你問我吧。我比他還熟。」

「他先問我的!」男店員抗議了。

「我是店長還是你是店長?!」女店長非常兇的把男店員趕走,面對著上邪滿面春意,「先生……你想問什麼?可以告訴我你的電話號碼嗎?」

「告訴妳電話號碼可以打折嗎?」上邪笑得一臉淫邪,翡翠快被他氣昏了。

「對折。」女店長根本像是被捕蠅草引誘的小蒼蠅嘛!

「欸,翡翠,我們家電話號碼多少?」上邪笑嘻嘻的轉過頭來問。

「我有錢,不用對折。」翡翠扁眼,冷冰冰的回答。

她發誓,目光可以殺人的話,她已經讓女店長秒殺了。

「我要你的電話。」話是對上邪說的,兇光卻是對著翡翠。

「我的電話就是翡翠的電話呀。」他溫柔誘哄的的拐著,「來嘛,告訴我哪個廠牌的電視卡品質比較穩定……」

捧著那張五折價的電視卡,翡翠的不爽已經快到頂了。

「需要為了一張電視卡賣笑嗎?」她咬牙切齒的問。

上邪哼著歌,似乎很愉快。她轉思一想,哇勒……

「喂!你該不會想把她拐出來吃掉吧?我告訴你唷!我家不養吃人的妖怪,你吃人就給我滾出去!」

欸?她居然趕一隻受傷、還沒痊癒的可憐妖怪出家門!「喂,妳這樣叫做為德不卒……妳也會讀心術?妳怎麼知道?」他沒說呀。

「……妖怪掉什麼書包?因為你是大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笨蛋!你是安抓啊?到底是缺乏哪種蛋白脢,天天嚷著要吃人啊?我看你沒吃人也活得好好的,你對雞排到底有什麼不滿的?!」

「坦白說,非常不滿!吃人是妖怪的天職啊!反正人類這麼多,吃個幾個剛好可以減輕人口壓力……我不要再吃人以外的死肉了!」

「……那你離開我家好了。」翡翠非常生氣,「我不跟吃人的妖怪一起住。」

這女人,居然敢趕他欸!

一人一妖在大樓前互相怒目而視,上邪真的想甩頭就走……看看手裡的電視卡,他又氣餒了。

好吧,他傷勢還沒痊癒,這笨蛋女人嘴巴說得這麼難聽,心裡卻總是希望他好起來。有時睡到半夜,翡翠還會悄悄的爬起來,察看他的傷口怎麼樣了。怕他會痛,總是趁他睡熟的時候,偷偷地擦雙氧水。

妖怪沒那麼怕痛好嗎?但是她這種溫暖的心意卻讓他幾乎死去的重傷奇蹟似的痊癒。

她的情緒複雜而濃郁,讓上邪有些上癮,像是某種酒癮。

再說……她家的電腦多麼好玩,現在又有電視可以看了。

「……我才不想吃其他的人。」他嘀咕著,「我發誓,第一個吃掉的人一定是妳這個無視我尊貴身分的女人!其他的人都得排在妳後面!」

「是嗎?」翡翠也緩和了,她自悔話說得太重了,真的讓上邪走……她會有段時間都良心不安吧?「如果你吃了我,我也就不管你吃不吃別人了。」她很認真的強調,「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你都不可以、絕對不可以碰。知道嗎?」

「……妳腦筋有沒有問題啊?我要吃妳欸!?妳是不是該發個抖啊?」

「好啦好啦,我怕死了,我在發抖了……」

「妳在敷衍我?!喂~」

「很煩欸你!我求求你安靜點好不好?去裝你的電視卡啦!」

上邪一回到家,迫不急待的脫光衣服,馬上變回原形,害翡翠覺得有點遺憾。

下一本就拿那個美少年化身當主角好了,編輯應該會喜歡吧?她在筆記上加了附註。

結果電視讓上邪安靜了好長一段時間。每次看他張著嘴,著迷的看著節目,她都有點錯亂。

你,只是一隻妖怪呀……不要看電視看得這麼入迷好嗎?有回她買了雞排和一包炸香菇,從來不吃蔬菜的上邪,把香菇吃光了,雞排就沒動。

後來她發現,只要上邪在看電視,她就算放一大盤花椰菜在他手上,上邪也吃個精光,從來沒意識到他吃了些什麼。

寫作的生活很無聊,她開始實驗各式各樣的食材餵上邪。連他害怕吃的辣椒,他都只啃了一口,呸了出來,然後狂灌水,眼睛還是盯著電視冠軍的節目不放,連句抱怨都沒有。

給他石頭啃,他恐怕都沒感覺。

觀察上邪看電視變成她生活的一大樂趣。上邪看電視的範圍很廣,從國家地理頻道到台灣霹靂火,都可以讓他看得津津有味,只有養鬼吃人之類的B級恐怖片會興趣缺缺的打呵欠。

「沒用的廢柴,追了兩個小時,就是殺不到那個小孩。」他喃喃抱怨著,「連個小孩都殺不了,還有辦法殺那麼多大人?騙笑欸……」

然後轉台去看日本美食節目。

這麼多的節目,電視兒童上邪,卻最喜歡卡通,尤其是中華小廚師,每一集都追著看,連重播都不放過。

也許是看了中華小廚師的關係吧?他開始挑美食節目看,連教做菜的也不放過。

這樣的電視兒童也沒什麼不好嘛……翡翠過了一段難得的靜謐生活。

所謂人無千日好……等她把家裡所有存糧都吃光光,心不甘情不願的外出補貨時,上邪居然乖乖的換好衣服,自願的變成人形,說,要去幫她提菜籃。

「我只是去超市買泡麵。」她心裡警鐘大響。

「我陪妳去。」他堅決的搶過購物袋,「我也要去!」

經過上次出門的恐怖經驗……她實在很討厭受注目禮。但是要跟上邪爭辯不讓他去的漫長過程……兩害還是取其輕吧。

她向來是個認命的人。

到了超市,上邪開始往推車沒命的堆青菜肉類等等生鮮,她看到傻眼,根本沒時間注意其他太太媽媽驚艷又驚恐的眼神。

「……你在幹嘛?我不做飯的!」

「我做。」上邪回答的很乾脆。

一人一妖在超市爭吵了很久……翡翠掏出兩張孫中山結帳了。

「你不會做菜!」翡翠還在做臨死的掙扎。

「哼,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我不會的。」上邪冷哼一聲,「妳以為這三千六百年我白活了?區區做個菜……」

結果第一天做菜,上邪就差點把廚房燒了。

就知道不該讓他看太多電視的……他搞大火快炒,結果火燒著了抽油煙機接油的小盒子,馬上火光四冒。

等她發現濃煙和燒焦味道衝進廚房,正打算拿起洗碗水滅火的時候,發現整盆的水都結冰了,她扔出去的大冰塊把結霜的炒菜鍋砸出一個大洞。

原本烈火燎原的廚房,頓時成了冰天雪地,還不斷飄著細細的雪。

上邪對她皺緊眉,「妳弄壞鍋子了。」

「……你差點燒了廚房。」她連指責都沒有力氣。

「放心。一切都在掌握中。都是妳啦,廚房的抽油煙機要定時處理,妳知不知道啊?實在太危險了……現在鍋子壞掉了,我怎麼做菜啊?!妳真是迷迷糊糊的笨女人!」

望著碎碎唸的上邪,她無力的說,「……還真是對不起喔。」

「知錯就好。去去去,走開走開,礙手礙腳的……」

翡翠望望滿目創痍的廚房,默默的把熱水瓶搶救到自己的房間。反正她八百年不用廚房,只有這個熱水瓶不能壞……壞了就不能泡麵了。

沒有廚房跟寫不出稿子,她覺得寫不出稿子嚴重多了。

和劫後餘生的熱水瓶默默相對。她疲倦的把臉埋在掌心。

唉……上邪啊,你只是一隻妖怪……我不會強求你煮飯的。我沒虐待動物的習慣啊……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