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 第五章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再抓蒼蠅當仙女了!被蒼蠅沾過的菜還能吃嗎?」翡翠對著金光閃閃的菜發怒。

「妳很煩欸,」上邪不耐的回答,「知道啦,這不是蒼蠅變的,妳以為蒼蠅好找喔?有眼睛就看得出來,這仙女比較小,是蚊子變的!」

「……蚊子會比蒼蠅好嗎?」翡翠跳了起來,「不要再變這種蠢把戲了!蒼蠅沾過的不能吃,蚊子沾過的也不能吃啦!你想害我拉肚子是嗎?」

【Google★廣告贊助】

「我消毒過了。」上邪皺緊眉,「妳歧視蚊子蒼蠅喔。」

「就算消毒了,我情感上也不能接受啊!」

「……蜻蜓如何?但是蜻蜓有點難找,又大了點……」

翡翠氣得發呆,「……不用仙女飛過,我也會說你做的菜非常好吃!這些花招搞來作啥啊?搞笑?賣鬧啊……」

「妳還說勒,妳的讚美越來越沒創意了。我辛苦做菜妳連讚美都不會喔?妳今天說的跟大前天的台詞一樣,而且還是抄日劇台詞的。妳是不是作家啊?我真的很懷疑欸……」

這頓飯從開始吃就吵,一直吵到吃完洗過碗,一人一妖妳一言我一語吵得不可開交,吵到電話響到要爛了,翡翠才沒好氣的接起電話,「喂?!」

「翡翠,妳太久沒被催稿是嗎?」美女編輯的聲音隱含著雷鳴,「妳的稿呢?妳的問題……我是說妳『朋友』的問題不是解決了嗎?妳還有什麼拖稿的藉口?!」

「我寫到第九章了,我先寄給妳……上邪,你別再煮點心了!我已經胖了三公斤啊!你就算煮了我也不要吃,我討厭甜食!」翡翠摀著話筒叫著,「啊啦,編編我寄過去了,最後一章我明天一定交!對不起,我現在很忙……」

「……我想也是。」美女編輯扶扶額角,「妳沒透露我的姓名吧?不要解決了妳的……我是說妳『朋友』的問題,造成了我的問題!」

「我是個有義氣的人……」翡翠心不在焉的回答,「啊?你煮好了?我才剛吃過飯,你煮那麼多幹嘛?我不要吃!對不起,我去忙了……」

看著那碗香噴噴、木已成舟的紫米湯圓,翡翠開始痛恨上邪的好手藝。

「……我不想再肥下去。已經很肥很肥了啊!」她沈痛的指責,「我不要再吃了!都是你害的……」

「妳說什麼話呀?」上邪扁了扁眼睛,「就是要這樣胖胖的、軟軟的,抱起來才舒服呀。人類的審美觀真奇怪,路上一堆不死軍團在走路,還穿著緊緊的牛仔褲,看起來像是兩根筷子,會不會摔一跤就斷了啊?妳想變成那樣?快點吃!妳氣色有夠爛的……」

美食和身材……真是令人惱怒的選擇啊!尤其是「美食」那邊有個廚藝很好的妖怪幫妳想好了一切藉口的時候,「好身材」變得越來越無所謂,離自己越來越遙遠……

變成天邊一顆寂寞的星星。啊啊,好身材,我懷念你……

「我恨你。」一面吃著該死好吃的紫米湯圓,翡翠眼淚都快滴下來了。

「煮給妳吃,妳還恨我?!人類真是忘恩負義的生物……」

「這是陰謀,你在破壞我的身材!」

「一捆柴叫做身材?」上邪嗤之以鼻,「妳幹嘛不搬去衣索比亞?」

「就算搬去火星,你也會弄出一堆東西逼我吃!」對他怒目而視。

「再來一碗吧。知道就好,有什麼好掙扎的……」上邪大剌剌的又添了一碗給她,「我煮得累死了,廚房讓妳收喔。」

然後很安心的去看他的卡通。

…………她開始後悔把他找回來了。默默的洗著大疊的碗盤,唉,這個時間,她應該去把第十章寫完才對。碗盤放著又不會跑。

但是上邪會碎唸很久很久。被唸死跟洗碗……她很沒種的選了洗碗。

嘩嘩的洗著碗盤,她突然有點恍惚。有種奇特的香氣和幾乎聽不見的喃喃讓她的眼皮漸漸沈重,覺得輕飄飄的,像是身體失去了重量……

「翡翠!」上邪一把抓住她,「妳差點出竅了!」

猛然驚醒,她愣愣的看著水流嘩啦啦的水槽,「怎麼了……?」

「……有人類在召喚我。」上邪抵禦著召喚咒語,「奇怪,還有人記得召喚我的方法?」

他在考慮要不要去。他來到人間的方法就是應召喚而來的,只是召喚他的人類能力不足,死了,所以他才滯留在人間,沒有回去。

人間比魔界好玩多了。人類是種好玩具、好獵物,並不如外表看起來那麼柔弱。他吃人、或者被人類殺死,這種死亡遊戲讓他樂此不疲。

雖然他因為一時大意被拘禁了千年之久,他仍然覺得人間比較有趣。

現在又認識翡翠了。

不過,暌違已久的家鄉……透過召喚的儀式,他是有機會回去看看的。

但,他有什麼非回去不可的理由嗎?沒有的。他最想留下的,就是翡翠的家。

「不要理她。」這種程度的召喚只是煩人而已,「我們去買菜吧,冰箱的菜快沒了……」

上邪可以置之不理,深受妖氣影響的翡翠卻不行。

這聽不見的喃喃日夜困擾著她,讓她恍恍惚惚的。有時候白天寫稿寫著寫著,等清醒過來,發現自己打滿了一整面的「上邪!吾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一遍遍的,重複著相同的古詩。

望了望看卡通正入迷的上邪,決定不告訴他。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大概是自己的精神太脆弱。上邪不是說別理她就好了嗎?

這種侵擾是隱約的、無形的,直到上邪飛馳到半空中接住從二十四樓跳下來的她,被獵獵的風吹著,緊緊的抱著上邪,她害怕得指甲都掐入上邪的背裡。

「可惱啊……」上邪的鼻子獰出怒紋,「卑賤的人類用低級的召喚險些害死妳!我非殺了她不可……為什麼不跟我講?妳這笨母猴子!」

牙齒打顫了半天,翡翠才勉強擠出一句話:「……別殺人。」

「笨蛋!」想把她從陽台塞回去,翡翠緊緊的抓住他不肯下去。

「你要去哪?我也要去!」她隱隱約約感覺得到上邪發狂的怒氣,不能殺人的……這是居留的條件之一呀。「我跟你去!我不管,我也要去!」

被她纏得沒辦法,「……抓緊。妳幹嘛要跟我作對……妳就不能聽話一點?吵死人的母猴子……」

騎在上邪的背上她不斷的祈禱,閉著眼睛不敢往下看。連飛機都不敢坐了,更何況這樣被風拼命吹的「妖怪飛機」?天啊,真的是好可怕……

發現上邪猛然一頓,她眼睛閉得更緊,抖得更厲害。該不會是「墜機」了吧?

「下來。」上邪的頭髮被她揪得死痛,無可奈何的,「到了啦!妳想把我的頭髮拔光是不是?就叫妳不要跟來了……」

僵硬的將十指一根根的鬆開來,落地踉蹌了一下。天啊……她還活著欸。老天爺對她實在太好了……

「……這裡?」她瞠目了,這不是很有名的高級別墅區嗎?最早有社區公車那個。住在這裡的不是達官就是貴人,要不然就是藝術家或出名的作家。

這種地方怎麼會有人使用古老到失傳的召喚?

上邪很大方的穿過大門,從裡面打開門鎖,招手要翡翠進來。

哇塞……好豪華的房子啊。比雜誌上的華宅還豪華多了,簡直像是電影佈景嘛。她驚嘆的抬頭看著美麗華麗的水晶燈,東張西望的看著宛如博物館的擺設,好幾次沒留意腳下,險些摔倒。

「妳劉姥姥進大觀園啊?」上邪沒好氣,「真沒見識,這種破小屋子就唬住妳了。趕緊把稿趕一趕啦,等妳有時間,我帶妳去看看真正的豪宅。」

「我沒錢。」翡翠扁了扁眼睛。

「呿,妖怪旅遊還需要錢?沒見識……」

「我不要搭『妖怪飛機』。要搭就要搭頭等艙啊?不然我會暈機。而且我要住五星級飯店……全套SPA的那種。」

「妳知不知道什麼叫做『歪嘴雞還想吃好米』?」上邪瞪了她一眼。

奇怪他們說話這麼響,屋主卻沒有出現。爬上美麗的旋轉梯,一直到閣樓,記憶裡令人昏昏欲睡的香氣撲鼻而來。

身穿黑衣的女子,專注的伏在祭壇前,喃喃的唸著祭文,手裡抓著一隻被捆著的雞。她抬頭,美麗的臉上有著扭曲的殺氣,翡翠得摀住自己的嘴才不叫出來。

……這張臉孔家喻戶曉,打開電視就看得到了。是……她?這種大明星為啥要召喚上邪?

不過,等她拿起尖利的刀子,俐落的砍斷活生生的雞頭時,摀著嘴還是叫了出來。

上邪敲了一下她的頭,將她塞到身後去。真是笨……誰知道這個怪女人有沒有門道,叫什麼叫啊……

「誰?!」斷頭的雞還在她手裡掙扎,幾滴鮮血濺在召喚者美麗的雪頰上,看起來有種鬼氣森森。

「妳不是召喚我嗎?女人。」上邪低伏著,銀白的毛髮在黯淡中閃爍著冷冷的光。

她扭曲的臉漸漸的轉成驚愕,然後狂喜,「你來了……大人,上邪大人!你終於應我的召喚而來了!請你容許我服侍你,足以毀天滅地的妖神啊……請容許卑賤的我成為你的巫女……」

「妳怎麼知道召喚我的方式?」上邪瞇細眼睛,他不記得在這個小島上應過召喚。

「我的祖先曾經服侍過你。」美麗的她興奮得雙手發抖,顫顫的拿起一卷古老到要粉碎的舊紙卷,「大人……我甘心成為您的巫女,任您驅策!您要我做什麼我都會去做的……我知道您以人為食,您要吃多少人我都會去張羅!只要您答應讓我成為您的巫女……我的身與心,一切的一切,都是您的!」

……不會吧?躲在上邪背後的翡翠變了顏色。怎麼會有這種人啊?拿自己的同類獻祭?夠了喔……

上邪朝後踹了翡翠一腳,要她安靜。「妳想要什麼?怎樣的願望讓妳不惜犧牲同類?」

「……我要永遠的美麗。」美麗的臉孔扭曲起來,「我要永遠的青春!這對您來說很簡單吧?您看看我,看看我!」她激動的指著眼角,「這幾條該死的皺紋不肯走啊!我已經什麼都不敢吃了,我的腰居然該死的多了一吋!我受不了這個,我受不了!我願意用所有的代價來換取美麗和青春!求求您,偉大的妖魔……成全我卑賤的願望吧!」

「的確是很卑賤的願望。」上邪看著她,眼中無數的嘲弄,「青春和美麗對女性的意義為何?不過是為了求偶罷了。用纖瘦的身體偽裝成少女,美麗的外貌對異性誇飾……意義不過是這樣而已。妳為了這種盲目的意義願意犧牲一切?不覺得扭曲了身為人類的意義嗎?我看妳也無法繁衍任何後代……青春和美麗對妳根本是裝飾而已。」他笑了起來,「我果然不懂人類。」

「你說什麼我不懂!」美女發怒起來的臉,實在是很可怕的。她咬牙切齒了一會兒,低頭平復,再抬頭又是滿臉的楚楚可憐,「你要拒絕我嗎?不要這樣……我得到永遠的美麗,你有源源不絕的食物,各取所需,不好嗎?我會供應你最奢華的生活……甚至我整個人……」她妖媚的的靠近上邪,解著胸前的釦子,「都可以是你的……」

「別靠近我,卑賤的人類。」上邪的眼光森冷起來,「妳的要求,我拒絕。」

「……你怎麼可以拒絕我的召喚!」杏眼圓睜,她怒吼起來,「我的儀式完美無缺,而且我熬過去了!我沒死!你不應該、不可以拒絕我的!」

「因為,我已經先接受了別人的召喚了。」上邪獰笑著從身後抓出翡翠,保護的將她抱在懷裡,「我已經先應了翡翠的召喚了。」

咦?翡翠指著自己鼻子,我嗎?我什麼時候……

「這個又老又胖又醜的臭女人……有哪一點比我好?!」美女發怒得幾乎要抓狂,「你選她不選我?!」

喂喂,就算實話妳也不要這麼直接……

「我就是喜歡她不喜歡妳。解約很簡單,但是我不想解。」上邪惡意的拍拍翡翠的頭,「妳不知道妖怪的眼光裡,美不美女沒有意義嗎?在我看起來,你們都是相同的沒毛猴子,我個人比較喜歡這隻,肥肥的,抱起來滿好的。」

「什麼叫做肥肥的抱起來滿好的?!還不是你拼命煮一堆把我餵得不成人形……」翡翠對著他吼。

上邪沒理她,「而且,她的感情聞嗅起來,比妳美味多了。妳的心帶著惡臭,連最好的香水都掩蓋不住。」

「你侮辱我……你居然這樣侮辱我!」美女撲了過來,翡翠尖叫,「上邪不要!」

上邪沒有動,翡翠抬頭,看見他頸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條鎖鏈。

「你逃不了的。是不是覺得全身沒有力氣?」美女歇斯底里的笑了起來,一把揪住翡翠的頭髮,「剛好我拿你的前任女巫獻祭,我就殺了她讓妳吃……」

「可笑的把戲。」上邪望了美女一眼,就讓她飛了出去,厭煩的扯斷頸上的鎖鏈像是麵條糊的,「妳拿鎖龍用的鎖鏈想鎖住我?會不會想得多了點?」

摸摸翡翠的頭髮,「痛不痛?」

她呆呆的點點頭,又搖搖頭。

「妳傷害我的巫女……這個罪是很大的……」他銀白的長髮在空中飛舞,啪拉拉的宛如有電光一般。

好不容易爬起來的美女驚恐的看著他的逼進……

「上邪不要!」翡翠尖叫起來。

一陣閃光過去,劈哩啪拉的捲起狂風。等塵埃落定,整個閣樓像是被炸彈轟炸過一樣,美女倒在地上動也不動。

翡翠緊張的拿出手機,「救護車!快叫救護車!糟糕,是911還是119啊?」

「她又沒死。」上邪扁扁眼,從廢墟中撿起舊紙卷,輕輕一握就化成粉末。「好了,沒事了,收工。」

翡翠還是提心弔膽的探了探,確定美女的心跳呼吸都穩定,才驚魂未定的離開。

「……我們搭計程車好不好?」還得「飛」回去嗎?她有點想哭。

「不好。」上邪一把把她摔到背上,「抓緊。」就很瀟灑的「起飛」了。

哇啊啊啊?我有懼高症?

回到家,上邪恢復常態,天天拿著鍋鏟看美食節目。

天天和她打架吵架的上邪……原來是這麼厲害的妖魔。她在螢幕前發呆,Word還是空白一片。

顧不得會被編編追殺,她蹲在上邪身邊觀察了一會兒,用食指戳戳他毛茸茸的臉頰。

「幹嘛啦!」上邪趕蒼蠅似的揮揮手,專注的抄筆記,「別吵我。」

翡翠乾脆把電視關了,上邪跳了起來,「喂??」

「……其實你可以把我打倒在地,我也沒有能力反抗的。」翡翠專注的看著他。

「我沒事把妳打倒在地幹嘛?妳神經喔?」他要搶回遙控器,翡翠卻藏到背後。「我想跟你聊天。」

這母猴子是哪根神經不對?上邪狐疑的看她一眼,考慮了一下。算了,美食節目會重播。「想說啥?妳幹嘛陰陽怪氣的?」

「你怎麼不要應她的召喚?她很漂亮欸,台灣第一美女……」

「那層皮漂不漂亮,吃起來味道都差不多……喂!妳幹嘛打我?我反對暴力的!」上邪摀著頭對她怒目。

你反對暴力……翡翠扁眼看他。「跟她有什麼不好?她也只是想要年輕漂亮。這是每個女人的願望啊。而且她會讓你過很舒服的生活,你就不用拿鍋鏟了……」

「我喜歡拿鍋鏟,妳咬我?」上邪偏頭看她,「妳幹嘛?寫稿寫到起笑了?突然講這個?我就是討厭她,不想待在她那充滿惡臭的家裡。」

「你可以把她導入正途啊。反正你說啥她都會聽的。大家都是女人,我很了解她那種恐慌……我從來不是美女,老就老,還好啦。但是一個美女要活生生的看自己變老,實在是很殘酷的處罰……」

「妳看我是心靈導師的料嗎?」上邪沒好氣。

「我看你跟她討論青春和美麗的意義,有模有樣的。」翡翠承認,「我沒想到你還真的想得滿深的……」

「唷,妳看過哪個神棍不是滿口大道理的?」上邪扁眼敲她的頭,「妳以為當『神』那麼簡單唷?當然要說一堆漂亮話唬住人啊。我好歹也被拜了很久好不好?怎樣?妳也想要青春美麗?早說嘛!這只要一點點幻術……妳媽都認不出妳來。」

「我變漂亮給鬼看啊?」翡翠瞪他,「電腦又不管我漂不漂亮。只有電腦會看我。」

「我在看啊。」上邪瞪回去,「喂,我沒眼睛的啊?不過人類的美醜沒啥意義就是了。都是一群會走路的食物……我想妳也不關心雞長得好不好看。每隻雞看起來都差不多咩。」

雞?翡翠惡狠狠的踹他一腳,「啥瞇?我在你眼中只是一隻雞?」

「妳踹我?!我就跟妳說我反對暴力!」

一人一妖扭打成一團,氣喘吁吁的靠在一起。

「……我有召喚你嗎?」靠在他軟綿綿的毛皮上面,真的很舒服。

「有啊。」上邪把她抱在懷裡,趁機拿走遙控器,「我們第一次見面,我不是跟妳說了名字,妳就唸了咒語嗎?」

「……那是大家都知道的古詩十九首吧?這樣儀式應該沒有完全……」「妳管我?我說完全就完全。」太好了,節目還沒結束,「喂,妳到底一章要寫多久?滾去寫功課啦!我等妳一起去買菜,等到現在欸!」

很準確的把她丟到椅子上,力道剛剛好,「快寫!我想去買生魚片。這個季節的鮪魚最讚了。」

「喂!我不要吃這麼奢華的食物,很貴欸!」翡翠氣急敗壞的抗議。

「安啦,那個老闆娘會賣我便宜的。趕快寫啦!」

「我討厭你這樣出賣色相。」翡翠碎唸著,「不要吃那麼貴的東西不就好了?討厭……」

如果他應了大明星的召喚,就不用跟自己過這種斤斤計較的苦日子了。呆望著電腦一會兒,她開始勤奮的寫了起來。

上邪瞪了她背後一眼,決定不說話。讓她知道又偷看她的心聲,一定又會呱呱叫。

笨喔……要怎樣的奢華生活要不到?想要召喚他的人那麼多。人類的慾望無窮無盡,帶著強烈的惡臭,在這個都市,和每個都市蔓延著。

只有她這裡是淨土。他也只想留在這裡。

她是傻瓜,不知道召喚的意義。召喚是種神祕的儀式,除了看得到的咒語和陣仗,還有種難解的默契。

不是誰召喚他都可以成功的。勉強要找出相類似的行為……或許因為戀愛而結婚比較類似一點。

互相吸引而立下血誓,直到一方死亡才終止契約。

他不想跟其他人類立下任何契約,就算是暫時的也不要。他是妖怪,沒有人類那種囉唆的慾望,所以可以很誠實的選擇被召喚的對象。

翡翠不要他吃人,他就不吃。很簡單的道理。唯一的食慾可以克制的,只要翡翠還活著。

有點好笑……或許吧。就像是人類無意的寵愛了一隻家禽,就不會想吃其他家禽吧?

他的歲月無窮無盡,但是翡翠的壽命卻很短暫。

想到這個,從來沒有牽掛的他,心裡卻滲入了一些些惶恐。而這種惶恐越來越擴大,常常佔據了他的心裡。

睡到半夜,翡翠突然被搖醒,「唔?」她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你不睡覺吵啥?」

「妖怪不用睡覺。」上邪怔怔的望著她,「喂,妳死了以後,靈魂也跟我好不好?」「啥瞇?」她望望鐘,讚,半夜三點半。這隻妖怪在想啥?「……那還好幾十年吧?」

「跟我啦!我會把妳裝到瓶子裡,好好的保護……」

聽起來很像標本……「要不要泡福馬林?」翡翠渴睡得要死,「好啦好啦,你不嫌煩我就跟著你,反正死了不用賺錢,換你養我好了……」她用力的在上邪柔軟的毛皮上蹭兩下,睡熟了。

人類的誓言很不可靠……他活了這麼長久的時間,怎麼會不知道?但是……

他卻為了翡翠的允諾,這樣的快樂。

快樂到可以睡熟。

月光寧靜的照了進來,公平的照著翡翠的睡臉,也閃爍了上邪光滑銀白的毛髮。

一切生物,在月光之下,都是平等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