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 第八章

台北下雨了。

路上開著沈默的傘花,大部分是黑色的,讓夾雜著的鮮豔五彩顯得有點勉強。

心情已經被淋得溼透了,翡翠實在不想讓黑色的雨傘烏雲罩頂。她拿著粉嫩紫花的小陽傘,雨滴隨著傘緣安靜而冰冷的落下,像是隔夜的淚。

【Google★廣告贊助】

隔著小巷,她可以看到透明櫥窗內正在忙碌的上邪。扳著過分俊秀的美麗臉龐,專注的揉著麵團,癡迷的女人或女孩排著隊,等著買剛出爐的麵包,眼光裡有著燃燒的貪婪。

不知道為什麼,翡翠覺得有點傷心。

她親愛的、妖力強大的妖魔,居然為了幾張新台幣,被人類這樣圍起來像是柵欄裡的動物被欣賞著。

緊緊握著要給上邪的淺藍色小傘,她遲疑著,不知道該不該拿去給他。

上邪很努力的學著當個人類,這場該死的冬雨,從昨天就開始下,他衝過雨幕回家的時候,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你是妖怪欸!偉大的妖魔欸!你為什麼要淋雨?你可以飛回來,或者是弄個避水訣之類的……」一面拿毛巾幫他胡亂的擦著,恢復成真身的上邪只是舔了舔毛皮。

「舒祈說,要在人間生活就要學著當個人類。呿,不要哭好不好?淋個幾滴水會死嗎?實在……妳的水龍頭關一下好不好?」

明明還在下雨,早上他又連傘都不帶,就出門去了。

手上的傘有點發燙,不知道是自己的體溫,還是自己的愧疚。

「欸?」上邪敏感的望過來,原本冷酷的臉慢慢的生動,笑容漸漸的擴大,冰霜融解,宛如燦爛的陽光。

他丟下麵團和廚房,衝出店門,怕他淋溼的翡翠趕緊迎上去,小傘遮不住兩個人,她的肩膀一片溼漉漉。

「翡翠?妳怎麼來了?喂,來都不用出聲的啊?妳怎麼穿這麼少?穿少一點不會看起來比較瘦啦。進來進來,我有剛做好的草莓塔喔。」

其他女人驚駭忌妒的眼光讓翡翠很不自在……但是不自在又怎麼樣呢?「沒啦……我剛好經過。你沒帶傘……」她把握了好久的小藍傘遞出去,「不要嫌麻煩,淋雨是很冷的。」

上邪接過小藍傘,「……啊勒!這麼冷的天,妳跑出來凍個半死就為了這把傘喔?妳神經啊?進來啦,我弄杯牛奶給妳喝。」

翡翠堅決的搖頭,「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不吵你了。我要回去寫功課……不要太累喔。」

上邪瞅了她一會兒,「妳等一下。」他轉身揀了幾個剛出爐的點心裝盒,又細心的包了個很大的、熱烘烘的雜糧麵包,塞到翡翠的懷裡。

「……我不愛吃雜糧麵包。」「我知道啊。這不是給妳吃的,抱著比較溫暖,趕緊回去,以後不要穿這麼少在外面跑,聽到沒有?」

懷裡的雜糧麵包,真的很溫暖。

回去以後,她對著電腦發呆很久,雜糧麵包已經漸漸失去溫度,她撕了一口吃,發現味道是這樣的好。

拍拍雙頰,她振作起精神努力工作。花時間哭和花時間工作……工作比較有建設性。

等夜幕低垂,她從筆下生死相許的男女主角的世界裡醒過來,發現已經昏暗得幾乎看不見鍵盤。

「要說多少次啊?就說不要不開燈,妳的眼睛會瞎啦。」上邪嘮叨的打開大燈,「起來開一下燈會死啊?笨母猴子!我還真不能一下子不在家,妳很不會照顧自己欸……」

怔怔的望著上邪一會兒,愧疚湧上心頭,讓她忍不住哭起來,「對不起……」

「妳神經啊?神經病!有什麼好對不起的?」上邪著慌的跳起來,「喂喂喂,我最討厭妳這樣了,妳再這麼說,我就……我就……」

該死啊,他居然不知道怎麼威脅她比較好……「我就、我就不跟妳好了!」

這句話逗得翡翠破涕而笑,接著又哭了起來。

她的眼淚……是這樣哀傷而甜蜜,馥郁的情緒令人微醺。但是他寧可不要品嚐這種美味,因為她哭了,這裡是很痛的。

心臟的地方,很痛很痛。

「好了啦,別哭了……我真搞不懂人類……妳餓到哭喔?吃了那麼多點心還餓,我去做飯給妳吃啦……」

翡翠把臉埋進上邪柔軟銀白的毛皮裡,暫時的躲避一下殘忍的現實。

***

正在打奶泡,上邪知道櫥窗外有雙冷靜的眼睛。

不過他不在意。人間的「移民」甚多,有妖怪也有天人,每個都要注意,累也累死了。

只要別來煩他就好了。

將蛋糕從烤箱裡拿出來裝飾,這是他今天最後一樣工作,然後就要回家了。

圍上圍巾,拿出小藍傘,今天又是個溼漉漉的天氣。

「上邪君。」身量頗高的少女叫住了他,「您的點心真的很好吃。」

他頓了一下,冷冷的打量這個身上帶著清新酸甜香氣的少女。「……我可不用甩妳們姻緣司。」

少女咯咯一笑,「不甩我們的又不是您而已。」她愁眉,「現在人類也不太甩我們了……這是我的名片。」

上邪不太起勁的接過來,上面寫著:

幻影婚姻介紹所

樊石榴

「幸會。」他心不在焉的點點頭,越過她就要走。

「欸欸欸,等一下嘛,大家都是人間的『移民』……這手好手藝讓人類壓榨很可惜欸……要不要換個地方做點心?」樊石榴滿臉熱情的湊過來,眼睛亮晶晶的,「拜託啦,狐影做的點心實在難吃。」

「我懶得換地方。」上邪揮揮手。開玩笑,做點心給妖怪吃,他們不知道會付什麼酬勞……新台幣比較實在。

「薪水有六位數喔!而且是貨真價實的新台幣!」樊石榴追了上去,「而且……還有意外的紅利。」

「紅利?」上邪停下腳步。

樊石榴附耳跟他說了幾句。

「真的嗎?」上邪狐疑的看著她。

樊石榴聳聳肩,「沒辦法,我們吃狐影的點心已經叫苦連天了。誰讓幸運之神也是狐影的客人呢?這樣小小的『利益輸送』,我想也不算『官商勾結』吧?」

上邪瞇細了眼睛,露出一絲閃光,「成交。」

沒多久,還在趕工趕得死去活來的翡翠接到母親的電話,「阿翠啊!我們抽中了啦!幫我們蓋房子的建設公司說要抽獎,有一戶可以免費欸!我們抽中了捏!真是祖公有保佑喔……」

她不用為了那筆龐大的金額煩惱了?

愣愣的放下電話,虛軟的攤在椅子上。天啊!她想哭又想笑,太好了!這樣上邪就不用出去工作了!

欣喜若狂的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上邪,上邪只是微微一笑。

「我還是要去工作的。」拍拍她的頭,「這次沒有透明櫥窗了。開玩笑,我是白吃白喝、等著女人養的妖怪嗎?妳可以休息了,我養妳。」

「我不用你養!」翡翠抗議了,「我有一雙手……」

「這雙手是不沾陽春水的。」上邪把她抱到懷裡,下雨天讓燈火朦朧而美麗,「我在學著當一個人類呢,很像吧?」

「你可不可以不要學得那麼像?」翡翠沒好氣的瞪他一眼。

***

在總是下雨的這個都市,有家小小的咖啡廳隱藏在巷弄中。真的是很奇怪的咖啡廳,連招牌都沒有。小巷錯綜複雜宛如迷宮,即使去過很多次,還是會找不到路徑。

偶爾找到了,俊秀到驚為天人的「美豔」老闆(他可是男的),不管是茶或咖啡,都讓喝的人像是在做一場美夢。

後來,他們又多了一個充滿魔性美的美少年點心師傅,美味的點心贏過他那令人目瞪口呆的美貌。

去過這家咖啡廳的人,都會覺得是在夢境。一家夢幻的,咖啡廳。

事實上,這裡出沒的客人,多半都是「移民」。人類在這裡反而成了異數。

有時候翡翠寫稿寫悶了,會到這家咖啡廳坐坐。不過神經大條的她,要等很久很久以後,才知道這是「移民」們聚會的地方。

她嘴巴張得大大的,「……開婚姻介紹所的那兩個女孩應該是人類吧?」

「不是。」上邪忙著端伯爵奶茶給她,「她們是天人,天界派來人間管婚姻的。不過業績很淒慘,現在的人都不結婚了……」

「……那老闆的女兒……那個可愛的女生,應該是『移民』吧?」

「妳說狐火?不是喔,小火是老闆的養女。她是貨真價實的人類。」

翡翠覺得有點頭昏。

「……你告訴我,現在咖啡廳裡還有多少『原住民』?除了我以外?」

她瞪大眼睛,看著一桌桌似乎再正常也不過的客「人」。

「小火……還有坐在窗邊的陳翩。」上邪聽到烤箱叮的一聲,走回廚房忙了。

翡翠的目光移向窗邊。那位穿著高中制服的少女……有雙爬蟲類般倒豎的美麗瞳孔。

……她才是最不像人類的吧?

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人間有著奇特的「移民」。他們努力學習如何當個人類,藏身於人群之中。

事實上,她不害怕。像是看到另一個,更遼闊豐富,更令人驚奇的世界。

她每天都會散步去接上邪回家,過著非常正常又詭異的愛情(?)生活。

或許一天接著一天,一步接著一步,永遠,就不會太遠吧?

這是發生在二十一世紀初,總是下雨的都市裡,一則「原住民」和「移民」間的小故事。

你不相信嗎?

可以問問窗外點滴的雨、默默的月,和飛逝的雲。

他們都看見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