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II 第一章

九娘拿著話筒,遲遲無法撥號。

雖然她理智上完全知道應該找那位「改邪歸正」(?)的雷恩設法去勸勸上邪,最少也讓雷恩去擋住上邪的雷火,好讓她有開口的機會,她也不是不知道雷恩的電話。

【Google★廣告贊助】

但她的情感徹底排拒,以至於瞪著電話鍵盤長達半個鐘頭。「主編,」她的小編帶哭音進來,「于天后說她沒靈感,稿子確定出不來了……翡翠不墊檔,這期書系穩開天窗,怎麼辦……?」

怎麼辦?我能怎麼辦?「……我寫。」

小編啞口無言片刻。她們才華洋溢的主編的確有著絕佳的文筆,也試圖寫過小說要救火。但是通篇都在海扁男主角的言情小說?

男主角還痛哭:「別打了!妳說我是兔子我就是兔子!」

連九娘自己都知道這賣不出去。

「……我想辦法找到翡翠。」她絕望的瞪著電話,「她是出了名的快手,只要把她關在飯店,好好的盯她一個星期,就有一本可以墊檔了。」

舒祈一定做了什麼手腳,絕對的。九娘欲哭無淚。不然她不可能找不出一個小小的三流言情作家,不知道為什麼,都城管理者對翡翠青眼有加,明裡暗裡都罩著。遇到舒祈,她這個聰明智慧的狐妖也只能投降。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上邪君啊……她抖著手,怎麼也無法撥號,最後頹然的撥給朱茵。

所謂大隱隱於市,這都城能人異士不少,更多的是不問世事高來高去的「高人」。比較起來,妖怪真的就窩囊多了,大部分都貪玩逸樂,正經修煉的沒幾個。

之前有大妖飛頭蠻,不過聽說化人去了,不知所蹤,另一個就是不問鬼神問蒼生的朱茵小姐。

朱茵小姐是蜘蛛精,修行五百年,說起來算是隻年輕的妖怪。但她穩重勤懇,修為極深,織網鍛鍊月光精華,遠遠超過許多採捕千年的大妖,只能說她天分極高,不為歲月所限。

更難得的是,她雖然勉於修行,卻深入紅塵,開了一家神通廣大的徵信社,人間之內的情報無所不知,人脈之廣,比貪懶的九娘強得多。

既然我找不著,那朱茵總該找得到吧?直接跳過上邪好了,實在不想找雷恩幫忙。

她賣過朱茵人情,只好厚著臉皮去討了。

電話撥通,朱茵倒是爽快的一口答應。「想找人?管小姐一句話,有什麼問題?但不知道要找誰?」

「我要找我的作者,翡翠。」九娘燃起一絲微弱的希望。

沒想到朱茵安靜了好一會兒,「……不是我不幫忙。管娘娘,妳也知道我修行尚淺,管理者給了翡翠小姐一把掃帚,我實在愛莫能助。」

掃帚?這跟找翡翠有什麼關係?

「據我所知,」朱茵謹慎的發言,「管理者給翡翠小姐法器,抹去所有可追尋的蹤跡。」

妳不要跟我說,那什麼法器就是把掃帚吧?九娘無力的頹下肩膀。

「那怎麼辦?」九娘泫然欲涕。

「或許只有上邪大人可以找到她了。」朱茵嘆息,「他們的牽絆與他人不同。」

「上邪君……」九娘嗚咽著說了他的狀況,「連讓他冷靜說話都不成了……」

「為何不找雷恩大人幫忙呢?」她小心翼翼的提議,「狐影大人法力雖然高強,但九娘娘也知道,狐影大人出身狐族,天生懼雷。雷恩大人本是雷神,放眼都城,也只有雷恩大人有這本事……」

「我、我……」她這個聰明智慧、妖力高深的狐妖管九娘,抱著話筒放聲大哭。

……怕成這個樣子,真的沒救了。朱茵瞥了瞥在電視裡努力當偶像的雷恩,暗暗歎了口氣。

幫不幫呢?說起來,這事真的難辦。也未必不能辦,只是得擔些干係。但她欠九娘一個大人情,對於這隻有情有義的狐妖,她實在很難袖手。

「這麼吧,九娘娘,妳還是去找上邪君。我擔保雷恩大人會去勸說。」她微笑著,「明日您到了幻影咖啡廳,給我通電話就是了。」

真的?

九娘雖然狐疑,但朱茵這樣信心滿滿,她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她鼓足勇氣,又到了幻影咖啡廳。沒想到店裡座滿為患,她只能站在櫃台前面,連坐的地方都沒有。

沒好氣的看看滿滿的客人,又無奈的望望沒有屋頂的天空。

「……下雨怎麼辦?」她問狐影。

狐影沒好氣的指指每桌附屬的精美大遮陽傘,「就這樣。點心師傅不恢復正常,我不想修屋頂。」修來讓他炸嗎?我狐影是這樣的笨蛋嗎?

「這些人來幹嘛?」九娘有些上火了。

「看熱鬧。是誰點蛋糕?想死嗎?!」狐影對著客人怒吼,「想吃蛋糕的站出來!有種就給我到廚房去!」

底下一片低低的牢騷,他們本來就是來看好戲的。

這些眾生吃飽沒事幹就是了……都炸不怕的。九娘雙眼無神的望著天空,好不容易鼓足勇氣,撥電話給朱茵。

「妳儘管去找上邪大人就是了。」朱茵掛了電話。

九娘幽怨的瞪著手機,深呼吸好幾次,希望這不是她最後一次呼吸……

「上邪君,」她走入廚房,無視狐影驚愕的眼神,「翡翠在哪兒,你應該知道吧?」

聽到「翡翠」這兩個字,上邪眼睛轉了轉,呆滯的望著九娘。「翡翠……跟我分手了。」

他掉下眼淚,卻是滾著熾白火焰的眼淚。九娘雖然有心理準備,早已張開結界,還是被他的雷風刮得翻了好幾個觔斗,踩斷了高跟鞋的跟才穩住,但挾帶著上邪濃重哀傷的雷火轟然而至,這下真的不死也重傷了……

另一道更強烈的雷火幻化成牆,和一聲驚人的怒吼,「你想對我的管怎麼樣?!」

上邪一個字也沒講,睜圓了美麗的眼睛,將所有的痛苦悲傷都遷怒到這個勢均力敵的對手身上,劈出燦然強光的閃電。

「我的店……」狐影絕望的低呼一聲,抓著嚇得不會動的九娘就地找掩護,滿屋子客人被亂流掃得東倒西歪,爭先恐後的跑出滿目創痍的咖啡廳。

前任雷神雷恩,和大妖魔上邪火拚,氣勢直比哥吉拉大戰蝶龍魔斯拉,雷火四射,附帶沉重靜電的巨大罡風,甚至冒出蕈狀雲。

「……我的店啊!!」狐影慘叫起來,「我不要再付三十年的貸款!你們快住手!」

但是這兩個人……對不起,一妖魔一神……打紅了眼,頗有拆除幻影咖啡廳的氣勢。

「上邪大人,」朱茵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她的聲音不大,卻壓制了混亂的局勢,「翡翠小姐並非想棄您而去,實在是親子的牽絆讓她忍痛割捨。難道您不想知道真相嗎?」

朱茵的聲音帶著強烈鎮靜的麻醉效果(呃……她是毒蜘蛛沒錯),讓心智混亂的上邪安靜了下來。他停了手,呆呆望著朱茵,也讓煞不住手的雷恩打飛了出去,撞破了一堵牆。

狐影發出絕望的嘆息。

「……妳說什麼?小蜘蛛!妳若欺騙我,要知道我的雷火是不留情的!」上邪從瓦礫堆裡站起來,發出驚人的咆哮。

朱茵款款的單膝跪下,雙手捧著牛皮紙袋,直到齊眉。她深知上邪的來歷,也知道對應他的禮節,「小妖不敢妄言。管理者隱蔽翡翠小姐的行蹤,但依舊可追蹤翡翠小姐的家人。小妖已經得知來龍去脈,請上邪大人明察。」

上邪一把搶去牛皮紙袋,卻抖著手,打不開薄薄的封口。

「小管,妳來。」他的聲音顫抖,「妳來念給我聽。」

雷恩糊塗了,他厲聲對著朱茵說,「……妳不是說管被上邪抓去,就要吃掉了嗎?現在是……?」

朱茵微笑,「雷恩大人,當中有微小誤會,待小妖之後容稟。但您還在錄影中,在這兒耽擱合適嗎?」

糟了!雷恩張大嘴,他還在錄影中,這個蜘蛛精就攔路請他來救管九娘。現在?他會被罵死!

「管!我愛妳!」他發出這樣的宣言,咻的一聲就不見了。

捧著牛皮紙袋,九娘的臉孔紅得像番茄。那批天雷打不死的八卦眾生,沙沙的竊笑更讓她羞愧得想鑽到地下。

翡翠,妳就別讓我找到。九娘含著淚咬牙。非讓妳趕稿趕到起笑不可,妳給我記住……

***

翡翠突然感到劇烈的心痛。

那是非常非常痛的感覺,痛到不知道如何是好。痛到站不住,坐倒在地板上發愣。她仰著頭,眨著眼,希望眼淚趕緊乾涸。

上邪在叫她,她知道。但她什麼辦法也沒有。

「妳在那裡裝什麼死?」她的母親尖銳的叫,「妳沒看我忙得要命?快去把尿布收進來……掃個地也要掃這麼久!就是讓你們太好命了,我才會這樣歹命啦!生到妳有什麼用?叫妳回來好像要妳的命……在外面做小姐很好是不是?個個生了小孩就往我這兒扔!……」

她默默的站起來,但她的孩子岑毓已經把衣服都收進來了。

「你有空收衣服,為什麼不去上學?」母親罵著,「你爸不是東西,你媽又沒責任感,你乾脆在家裡當米蟲了!上樑不正下樑歪啦!養你養這麼久,就甘願在家裡當廢物,書也不念了,收什麼衣服?!……」

岑毓沉著臉,進了房間,將門一甩,發出巨大的聲響。這巨響讓小嬰兒哭了起來,母親更是罵個不停。

整個屋子都是母親的怒罵聲,翡翠覺得很累。

離婚好像是他們家的宿命。她離婚了,身心殘病的她沒辦法帶小孩,將獨子交給母親照顧;而如今,她的弟弟也離婚了,急著尋找第二春的他,也將出生不久的外甥扔給母親照顧。

她知道母親很辛苦,但是她和母親實在處不來。當初她會搬出去,也是母親把她趕出家門的。

親子之間氣質不合,實在是沒辦法的事情。母親不願意,她更不願意。

她一直懷著愧疚,對母親、對她的孩子。

但現在……她真的不得不回來。她步入青春期今年高二的兒子,突然拒絕上學;在這個節骨眼,她的弟弟離婚了,把新生兒留在家裡,更讓年老的母親忙得幾乎翻過去。

本來她抱著微小的希望,想把岑毓帶回她和上邪的家裡。

「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母親冷冷的回答,「妳跑去倒貼個小白臉,跟他出出入入的,都不怕人家閒言閒語!我就奇怪妳怎麼會只賺這麼一點……連給小孩補習都出不出來,原來是在養小白臉!妳給我回家自己照顧岑毓,少跟我囉哩囉唆。讓岑毓跟妳住?好讓繼父虐待他嗎?妳不要臉就算了,妳看看妳兒子!都是你們這兩個不負責任的父母,他才會變成這樣!賤貨!不要臉!……」

她被罵得連頭都抬不起來。

這些責任和重擔,不應該是上邪的責任。她一定會比上邪早死,拋下他一個人在世間孤零零的……不如早早的分手,他傷心生氣一陣子,也就會忘掉她。

他的歲月還無窮無盡。

所以她跑去懇求舒祈幫忙。原本舒祈是不願意的,但沉默的聽完她的訴說和眼淚,長長的嘆息。

「……親情真的很暴力。」蕭索的管理者遞了一把掃把給她,「把這掃把倒立在門後,任何人、包括任何眾生都追尋不到妳的蹤跡。」默然片刻,「妳覺得這樣真的好?」

「……他早點忘記我比較好。」拿了那把蔽舊的掃把,她向舒祈道謝而去。

翡翠不知道的是,舒祈在她背後垂下眼簾。

「擋得住其他眾生,但上邪應該擋不住吧?」得慕悶笑起來。

「可以擋一下下啦。」舒祈若無其事的工作,「妳知道上邪的能力的。能擋個五六秒就已經是我的極限。」

「舒祈,妳真壞。」

「哪有,我可是佛心來著的。」舒祈真的忍不住,爆笑起來。

翡翠憂鬱的敲了敲門,岑毓粗魯的說,「進來。」

她憐愛的看著身高超過一百八的兒子。才高二的學生,已經高得要仰頭看了。當初為了逃避母親永無止盡的挑剔和責罵,她很年輕就結了婚,想要擁有自己寧靜的幸福。

結果反而走入另一個深深墜落的深淵。

這場像是天譴的婚姻,唯一的好事是她可愛的孩子。

「阿媽從來不敲門。」岑毓憤慨的抬頭,「她想進來就進來,從來不管我是不是在換衣服。」

「……她一直很辛苦。」

「我知道!」岑毓爆炸起來,「但她願意讓我幫她嗎?她不要!她只要我坐在書桌前填鴨子!她根本就……」

「岑毓,」翡翠坐到他身邊,「是不是我和你爸的關係,所以你……」

「不是!」岑毓很快的否認,「爸爸我不管,但我知道媽媽很愛我。」

她淚眼盈眶的握著兒子的大手……從前是那麼的小,現在卻幾乎可以將她整個手包在手掌。

「那是為什麼不去上學?」她低低的問。

「……提不起勁。」岑毓安靜了片刻,「我在家用功,一樣考得上。」

「這不是主要的理由。」

他沉默了。像是把心鎖了起來,讓翡翠更傷心。

「媽媽,妳不要住在家裡。」岑毓勸著,「阿媽以前拚命罵小舅媽,罵到小舅媽和舅舅離婚。現在她找妳回來,只是想有個人給她罵。」

「岑毓,你別這麼說。」翡翠有些不安,「阿媽很疼你的。」

「愛有很多種。」岑毓老氣橫秋的說,「有的愛會讓人窒息。你跟小舅舅只會順從她,讓她成了暴君。總要有個人反抗她。」

「你不可以這樣!阿媽很年輕就守寡……」

「很多人都守寡,也沒每個人都跟她一樣,和這世界有仇似的。」岑毓拉長臉,「我也很愛她,但我不盲目。不能因為她很辛苦,就可以對晚輩予取予求。」

翡翠有些不知所措。她的孩子長大了,比她還懂事。但她能怎麼辦呢?

「……去上學吧。」

「學校不適合我。」岑毓就不再開口,只顧低頭看書。翡翠看看那本書……「MCSE微軟資格認證指導手冊」。

這是什麼?她滿頭霧水。

「你們就只會關在房間裡聊天就對了!」母親在門外怒吼,「都沒人出來幫忙?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快忙死了?我是什麼命,伺候你們一輩子,我都六十好幾了,你們……」

翡翠慌張的應了一聲,跟岑毓說,「你知道的,我從來不在意你上不上大學。我只希望你健康快樂,不要當壞人。」

岑毓抬頭看他憂鬱的母親。從小到大,母親一直都是這麼憂鬱、眉頭不展。他忍不住伸手抹了抹媽媽眉間深深刻著的愁紋,放柔了聲音,「媽,我知道。妳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她笑了一下,正想說些什麼,她的媽媽大喊,「翡翠!」

狼狽的,她立刻打開門出去。

岑毓看著他的母親,不知不覺,眉頭也有跟著母親相同的愁紋。

***

翡翠在後陽台洗著衣服。

翡翠的母親是個很傳統的媽媽,即使有洗衣機,還是嚴格要求每件衣服都要泡過、在大洗衣盆裡搓洗過,再放進洗衣機裡頭。所以他們家的衣服褪色得很快,每件都被嚴苛的考驗,有種蒼白嚴肅而緊張的氣息。

雖然辛苦、雖然連晾衣服都被挑剔,但翡翠還是最喜歡洗衣服的時候。因為他們的後陽台小到只夠放置洗衣機,當有人在洗衣服的時候,沒有其他人容足的地方。

這是鬧哄哄的家裡,唯一可以獲得安靜喘息的角落。

她用肩頭抹去滴到眼睛的汗水,用力搓洗著一件件的衣服。她那把無處擺的掃帚,就擱在後陽台,臨著後門。

已經很久不去想什麼了。她硬著心腸,強迫自己什麼都不想。甚至母親要她去樓下的汽車當鋪當會計,一天十個小時坐在那兒,她都麻木溫順的接受了。

沒辦法,我沒辦法。她想著。反抗?她怎麼反抗?這是她的母親、她的孩子。她已經逃離自己的責任這麼久,是她該償還的時候。當初因為忍受不了母親的責罵,她靠結婚合法的逃出這個家……結果呢?

結果她終生身心殘病,拖累她的母親、她的孩子。

本來以為,她的丈夫可以成為她的倚靠,最後成了她最深的惡夢。她什麼決定都不對。

現在連可愛的孩子都拒絕上學。媽媽說得對,都是我的關係。長久的和我分別,所以孩子都不能正常的成長。

都是我不對。

她用力抹去滴進眼睛裡的汗水,感到一絲絲的刺痛。

瞥了一眼掃帚,連心都為之劇痛。不,不行,我不能想下去。我不可以想念他……如果「他」和其他男人相同,很快就忘了我,我會非常傷心;如果「他」一直忘不了我,我也會、也會非常傷心。

用肩頭狠狠地抹去眼睛底的刺痛,或許是汗水,也或許是淚水。

就在這個時候,那把倒放著的掃帚,劇烈的抖動起來。她愕然的望著,地震嗎?

然後下一秒,掃帚爆炸成碎片。

她呆呆的站起來,呆呆的望著突然出現的,臉孔漲紅,明顯陷入狂怒中的上邪。

就是在後陽台撿到重傷的他。現在,隔了千山萬水,居然在她母親的後陽台,又見到了上邪。

她覺得很苦澀,慌張,但也有一絲絲淒涼的甜蜜。

「妳!妳這沒毛的母猴子!」上邪抓著她的肩膀大叫,「妳居然給我蹲在這兒洗什麼衣服?!」他痛心的看著翡翠發紅脫皮的手,「妳不是說,妳十指不沾陽春水?!洗什麼衣服?!」

「我、我……」翡翠嗚咽起來,「我……」

我怎麼做都不對。

「妳現在立刻給我回家!」

「這裡就是我的家……」翡翠哽咽得氣促,「你你你……你不該來的……我媽媽她……」

「妳都敢拿菸燙妖怪的舌頭了,怕那個老妖婆做啥?!」上邪暴跳如雷。

「她是我媽媽!她養我養到這麼大,我卻只會拖累她……」

「少囉唆!哪有長大不離家的小孩?!我們妖怪一出生就得自己覓食,哪來這些囉唆?!」

「因為我不是妖怪嘛!」翡翠哇哇大哭,「可以的話我也希望重新出生,重新開始。但我不能、我不能嘛!我也不想犯下那麼多的錯誤……我也不想害自己的家人都受苦……我就是不能啊!」

她哭著的臉真是醜,但是上邪的心卻好痛好痛。

「……那我怎麼辦?」第一次,上邪露出脆弱的神情,「妳明明答應我,可以留在妳身邊,第一個可以吃的人就是妳。」

她那強大、神氣,不可一世的妖魔,在她面前像孩子似的痛哭。

一陣雪白的粉末撒了她和上邪一頭一臉,翡翠張著嘴回望,岑毓額上爆出青筋,拿著空空的鹽罐,對著上邪暴吼,「誰准你進來我的家門?死妖怪,滾!快滾!」

「……你看得到我?」上邪拍了拍頭上的鹽粒,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高大的少年。

「快給我滾!」岑毓將翡翠拖過來,保護在身後,雖然顫抖,還是非常勇敢的對著上邪喊,「不准你再進我們家門!」

上邪狐疑的看著這個高大的少年,他有張和翡翠相似的臉孔,他應該是翡翠擺在心裡戀戀不捨的孩子吧。

照人間的說法,這個少年應該是他的「繼子」。上邪臉孔掠過一絲尷尬和不自在,粗魯的想要直接探問少年的內心。

沒想到他遇到了抵抗。

這種情形從來都沒有過。也只有舒祈那個死女人給了翡翠一個鬼戒指,才能夠抵抗他的探問,這死小鬼又不見有什麼法器護身。

雖然說,他的抵抗是這樣的軟弱無力,但還是狠狠地扎了上邪的神識一下。

這算好還是不好……?上邪搔了搔頭。看得到妖怪,能夠有一點抵抗的能力,對真正厲害的妖怪來說,可能會覺得很可愛一笑置之,但對那些不入流的小妖半怪,可能會覺得他有威脅。

「喂,多久啦?」上邪粗魯的問。

少年愣了一下,翡翠糊裡糊塗的回答,「什麼多久啦?」

上邪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她的孩子靈感和能力都這麼強,就只有翡翠活像個「麻瓜」。他不禁納悶,這孩子到底是遺傳了誰?總之他可以肯定,絕對不是翡翠。

「我沒問妳,麻瓜。」上邪悶悶的問,「小鬼,你能看到妖怪有多久了?」

愕然片刻,翡翠生氣起來,「誰是麻瓜啊?你……」

拿著空鹽罐的岑毓卻受到很大的驚嚇。這一直是他埋藏在心裡最大的祕密,也是他拒絕上學的主因。原本他上一所普通的高中,有著普通的老師和普通的同學,

但一覺醒來,整個世界都顛倒錯置,甚至他還懷疑過自己是不是發瘋了。

學校裡有一半多都是青面獠牙、披毛帶爪,明顯不是人類的妖怪。連他最喜歡的教電腦的老師,額頭都竄出一對扭曲尖銳的角。而這些妖怪似乎察覺了他驚駭的眼神,有的驚訝、有的嘲弄,有的甚至舔著牙齒,發出極度惡意的笑……

那天他逃學了。翻過圍牆,他想趕緊逃離這個可怕的妖怪學園,卻被電腦老師逮個正著。

「哎呀,岑毓,你怎麼就這麼『覺醒』了呢?像你這樣的人類,會給我們帶來很大的麻煩呢……」電腦老師推了推眼鏡,獰笑著,銳利的指爪幾乎陷入他的肩膀。

要不就是我發瘋了,要不就是這世界發瘋了。

他大叫一聲,用力的撞向電腦老師,或許是電腦老師沒想到他會反抗,被他撞得一跌,鬆了手。而原本就是田徑選手的岑毓,用他此生最快的速度飛奔而去。

他不是拒絕上學,而是上學對他來說,非常危險。

但他可以跟誰說?外婆嗎?還是媽媽?外婆只會咒罵的拖他去精神科看醫生,媽媽只會憂慮的自責。而他是絕對不想在精神病院渡過下半生的。

對自己這種嶄新的能力茫然不知所措,除了躲在安全的家裡,他不知道怎麼辦。

為什麼……這個人臉的大獅子會知道我的祕密?他惶恐起來。

「……不干你的事情!」岑毓吼了起來,「滾!快滾!不准你再來!」

上邪皺眉,一聲不耐的蒼老尖叫阻止了他,「吵吵吵,你們是在吵什麼吵?一天到晚假神假怪,洗幾件衣服是要洗多久!」老婦人推開紗門,「都洗到快要中午了!你們就只會躲在這裡聊天!我養你這麼大有什麼用?還不是跟你沒責任感的老媽結成一氣,只會糟蹋我!……」

張大嘴,上邪看看似乎看不到他的翡翠媽,和翡翠的靈感少年兒子,他一臉古怪的轉頭,「翡翠,妳怎麼會住到這種鬼屋?」

翡翠瞠目瞪著他,微微張著嘴。她這股呆樣,總能勾起上邪心底最柔軟的部分。

「……我會設法解決,帶妳回家。」他憐愛的用雪白的大爪子拍拍翡翠的頭,「撐著點。」

然後他就消失了。

翡翠摸摸自己的頭,上面似乎還有上邪的餘溫。她想笑,但是忍不住的滾下淚來。

「罵妳兩句就哭了!」母親更揚高聲音,「裝出那副小媳婦兒樣給誰看?!活像我虐待妳一樣!妳是怎樣?……」

翡翠擦乾眼淚,蹲下去繼續洗衣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