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II 後記

真的好累。

當然啦,寫到這裡,我是鬆口氣,但對許多讀者來說,可能會敲碗……也可能會有讀者不滿,「上邪二」像是岑毓的個人秀,上邪出場沒幾次…

其實當初會想寫「上邪二」,的確是倒楣的兒子來度暑假幾天,我所觸發的焦躁。因為我想到翡翠的孩子,就突然有點坐立難安。

【Google★廣告贊助】

整個「上邪」的設定,當初就有延續到「上邪一」之後,因為當初我寫完「上邪一」,稿件送出去,我還亢奮的睡不著時,其實就想過後面的大綱,自己還吃吃的笑過。但是當初「上邪一」出版,不要說出版社沒有把握,我自己都懷疑這是什麼類型,所以「上邪二」的命運和其他設定集相同,就這麼鎖定在大腦的「抽屜」裡,偶爾拿出來重溫和添枝加葉,但沒有認真去弄完整。

等到確定要寫出「上邪二」的時候,我就有點發愁了。因為這部是岑毓為主角、順便爆上邪身世之謎的大雜燴補遺,我是該不該寫呢……?

曾經想過,乾脆改變設定,讓上邪和翡翠繼續兩人世界好了,但我發現我辦不到。

好吧,那退讓一步。我們不要寫有關魔獸的部分好了,因為沒玩過的讀者會看不懂。

結果……還是辦不到。

不是我不願,而是我不能。如果大家還記得,妖異奇談抄的「初萌之章」,就曾經有過殷曼請益上邪的橋段。在寫初萌時,我就對上邪玩魔獸的部分做過非常苛細的設定,自己哈哈大笑,但沒有寫進去。(所以也屬於百萬設定集中的一部分……)

我絞盡腦汁,想跳掉這部分,發現怎麼改都前後矛盾……最後我放棄了。

於是,在多病的梅雨季中,我寫完了這部。看看我開稿到完成,我的確不如以前快手,也不再禁得起趕稿的勞累。

這真的很小品……這也真的不容易看懂。所以我會加上大量的註解。

我想我已經竭盡全力,能夠短暫安息一下了。

***

說一些寫上邪二的趣事。

當初在設定的時候,就已經在「初萌之章」裡頭埋下了上邪玩魔獸的情節。也就是說,大綱都設定OK,但是請注意,只有「大綱」。

等要開始寫的時候,我有點犯愁。因為我設定好了「大綱」,但上邪玩魔獸的「口吻」,岑毓的「口吻」,因為覺得不可能出版,所以我還沒有「原型」。

驚覺這個事實,我憂愁的瞪著空白的word,發呆好幾天。這是我的壞毛病,我一定會觀察身邊的人事物,然後打碎重組,消化醞釀後,才有辦法動筆。寫麒麟很簡單、明峰很簡單,因為他們都有個固有原型,我順著對他們的了解思考就可以了。

上邪的個性我很了解,但是經過了這段時間的洗鍊,他已經漸漸的接近人類,已經不是那個張口要吃人的妖魔了。

我一向在晚上七點上線玩魔獸,也跟從一個小小的團隊。我們甚至架了TS,七嘴八舌的聊天。這是一整天都鮮少開口的我,唯一和人有溝通的時刻。

就這樣一面推著副本,一面透過TS聊天。而我們那位德來尼防騎隊長對著TS怒吼,「你第一天來啊?」「少囉唆!」「我的問題?」……

這、這……這種直率而天然呆的怒吼,不就是我想像中上邪的怒吼嗎?

「路克!」我激動的喊了起來,「就是你!就是你!」

空白了幾天的「口吻」問題,瞬間就解決了,若不是當中還病了一場,說不定十天就寫完了。

是的,我很沒義氣的剝了防騎隊長的皮,很沒義氣的將他的口吻寫成了上邪的口吻,更沒義氣的告訴他,他的部分個性被我批發零售的寫進小說裡。

很遺憾TS只能聽到他的聲音,沒辦法看到他張大嘴、目瞪口呆的表情。

當然,也讓我們那小小的一個團隊笑翻過去。

(這就是作家親友的不幸之處……不知道哪天被剝了皮批發零售,什麼糗事全都錄……)

至於有人說,明峰和岑毓很相似,這我只能凝重的說,有個作家母親是件不幸的事,而雙胞胎兄弟本來在個性和口吻上都有點倒楣的相似……

(掩面)

***

我想,上邪應該就到此為止。我應該不會寫續集,畢竟我最大的希望就是他們平平凡凡的生活,快快樂樂的。

經歷許多事情,看了太多現世的地獄,所以才能深刻的了解到,平凡、不匱乏的生活,才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財富、權勢、聲名,這些和「幸福」並沒有絕對的關係。只有自由的心,溫暖的呼吸,和親愛的人,才能達到幸福的最低標準。

我對目前離群索居的生活感到滿足,我對終日不語的孤寂感到安適。我喜歡溫柔的陌生人,所以我喜歡朋友頻裡的這群親友,我喜歡我的孩子們。

或許誰也不能永恆陪伴誰,但是每段旅程的夥伴,都留下了可愛的痕跡可供追憶。

所以,我喜歡你、你,還有你。我喜歡懷著善意,注視我這凌亂小說的你,親愛的讀者。

因此,歡迎你到我的部落格。

所有的緣份都有其配額。而我謹慎的使用,希望你我的緣份可以因此長久一點。

蝴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