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祈的靈異檔案夾-10 愛林小札

四周的燈光緩緩消失,電腦仗著UPS,光亮的字閃爍,一片漆黑中,分外的顯眼。

停電了?

舒祈打開窗戶,整個夜空濛濛的,但是十五的月卻渾圓。

真奇怪,沒事停什麼電呢?啟動自備的發電機,維持電腦基本的運作,她站在窗前,聽著都市漸漸嘈雜不安的鼎沸。

得慕到處踅了一圈,不可思議的說,「有座電塔倒了…全島將近四分之三的電力都消失了。」

只是倒了一座電塔?這太奇怪了。

【Google★廣告贊助】

緩緩的沈入酷熱的睡夢中,她順著電話的線路,飛快的抵達了倒塌電塔的現場。

一堆彎曲的廢鐵和坍塌土石。但是空氣裡卻殘存著燒焦似的強大電流。被熔蝕似的彎曲鐵柱。

電流是被奪取的,所以造成了大規模的停電。這座電塔因為成受不住這樣高壓的電流攝取,才會熔蝕而崩坍。

她正想喚出土地神,矮小的,滿面皺紋的當地守護神,就笑嘻嘻的出現。

「貴人,呼喚我何事?」

「我不是貴人。」舒祈悄悄的皺皺眉頭,「我想請教您,關於停電的真相。」

「妳說呢?」笑容還是沒有改變,眼睛卻出現狡黠的神情。

舒祈回頭看看摧毀的這麼徹底的電塔。

「除了雷獸外,我想不出什麼樣的天獸或妖魔做得到。」她搜索著聽說過的種種傳說,搖搖頭,「但是雷獸早在天地大戰的時候,為了天界的勝利,被屠殺殆盡了,不是嗎?」

「貴人,」他笑得肩膀抖動,雪白的鬍子飄飄,「雷獸的確滅族了…但是他的血緣,卻悄悄的潛埋在人類的因子裡…妳不覺得很有趣嗎?」

舒祈呆呆站著,沒能說話。

「人類是種奇妙的生物。」土地神不管舒祈有沒在聽,自顧自的說下去,「不管能力壽命都比天人魔族要淺薄多了。但是頑強的遺傳因子和迅速的繁殖能力,卻是天人魔族無法望塵莫及的。我常說,天魔大戰事實上贏的是人類…因為人界除了人以外,不管天人還是魔族,都無法久居的…」

「他在哪裡?」舒祈抓住土地神。

「事實上,是她。一個女孩子,再說,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將大量的電吸進體內,她就離開了。」

「撒謊。」舒祈緊張得冒汗,「人體禁受不住那麼大量的電。」

「所以她已經死了。只剩下魂魄的她…加上混著麒麟的血緣…貴人,妳了不了解其後的含意?兩種絕對不可能通婚,法力高強的神獸,卻因為人種族因子的包容並蓄,所以她同時有了相當高強的法力…加上用死亡來打破人體的脆弱…」

鬆了手,舒祈腦門轟然一聲。

「…天界準備怎麼解決?」舒祈轉身,望著天空依舊皎潔的明月。

「我已經呈報上去了。長老的意思是,靜觀其變。」土地神仍然呵呵的笑著。

對於天人的惡意,舒祈已經非常習慣。但是從來不曾像此刻一般,這麼樣的厭惡。

「貴人,妳打算怎麼處理?」為了將來的災難,土地神興奮的幾乎無法自持。

舒祈一把揪住他的鬍子,「閉嘴。你再不閉嘴,我就先處理你。」

「得慕,這不是意外。」她簡單的將大略說了遍。

「舒祈,這邊也發生了奇怪的病毒。」

奇怪的病毒?

醒過來,電還是沒有來。但是她的電腦裡檢查出一兩K的壞軌。

「為什麼我們的電腦…」

得慕搖頭,「我不知道,突然而然沿著網路出現了尖銳的火箭,燃燒似的燒掉了那個檔案,然後就消失了。」

「檔案?」

「只是一個小小的文字檔…」

愛林小札。為了喜歡這系列書信體散文的流暢,舒祈收集了起來。

為了什麼緣故,病毒什麼都不破壞,就只破壞這個部份?

六點整,電來了。

隨著網路的活絡,被攻擊的電腦卻越來越多。目標都是「愛林小札」。

舒祈簽入每個轉信日記板的BBS站,卻發現所有「愛林小札」的文章都消失了,空留一個目錄,包括版面和精華區。

不對勁。

「得慕,調人手去找看看,是不是所有的愛林小札的文章全消失了。」

真奇怪。她心底迴盪著不祥。

「是消失了。」得慕帶著驚異的表情,「全部。連個人電腦的都…」

「只要連上網路…」舒祈開始翻箱倒櫃,找出當初印出來的愛林小札。卻在轉瞬間,起火燃燒,熊熊的火猛烈著,卻在燒盡手稿後熄滅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一地的灰燼。

不僅僅是火而已。是電!靠著電起火的!

「得慕,妳認識愛林小札的作者嗎?」飛快的簽入 Thecat BBS,舒祈問著。

「我認識。」承和開了口,「喂!你們那是什麼眼光阿!我就不能認識文藝美少女嗎!?」

「她是個很單純的女孩子。文筆優美流暢,很喜歡念雜書。」

得慕斜著眼睛瞪他,「連這麼單純的女孩子也無法逃出你的毒手…」

「喂!妳這啥態度阿!沒聽過朋友妻不可戲嗎?阿林可是我的好朋友…」

「阿林?」舒祈開始回憶愛林小札寫得點點滴滴,行雲流水般,將對「林」的種種愛慕與溫柔,感動著觀看者的心。

「你的朋友大約跟你的德行差不多。」得慕撇撇嘴。

「……這倒是沒辦法反駁的…但是阿敏也總是笑嘻嘻的…她說,她只管阿林的上半身,不想管阿林的下半身…」

「他們相愛嗎?」舒祈開始翻阿敏的個人板,卻發現裡面一片空白。

「相愛。」承和抽著煙,眼神遙遠,「你看他們倆一起的樣子就知道,他們非常非常的相愛…雖然不可能結婚。」

得慕和舒祈都回頭看他。

「阿敏少了一條腿和生育功能。很早以前阿林他媽就講過了,絕對不讓阿敏進家門。」

因為這樣…才絕望的嗎?

平地焦雷。在清澈的清晨劃空而過。隆隆的回音在他們的耳間震盪。

舒祈沒來得及說什麼,飛快的侵入 Thecat 的主機,防火牆卻不像她預料的那麼脆弱,堅固的幾乎劈不開,等劈開了,飢餓甚久的防毒軟體,張著涎著口的獠牙,飛撲而上。

一口嚼碎了舒祈的劍,幾乎咬斷她的脖子前,讓舒祈發出來的電光燒焦。

我的血緣中…又混著哪種天人妖魔的血液?舒祈苦笑著,捂著還在流血的傷口,在眾多的資料庫裡,找到了阿敏的資料。

若是她填寫的資料有誤,這趟辛苦就白費了…

她住在台北。地址填寫的非常詳盡。

在網路的電流中飛竄,發現得慕和承和也來了。

「笨蛋!回去守著!」舒祈焦急起來,「太危險了…若是我降伏不了她,要記得調軍隊來…」

「我們會放妳一個人自己去?」承和冷冰冰的說,「萬一妳死了,誰來維持電腦的運作阿?」

得慕給了他一拳,「舒祈,我們是夥伴。」

「呆子…」她心底焦急不已,不再勸說他們。

站在阿敏家的門口,電流竄動的肉眼都看得見。整棟大樓的人都因為微量的電擊暈了過去。

進入室內,阿敏的屍體橫躺著,臉上有著乾涸的眼淚,手腕上有著乾涸的血凝。

正確的說,那是阿敏的皮。蛻變後的阿敏,上半身仍然是人的模樣,只是頭上長著麒麟角,皮膚上覆蓋龍鱗,指上有爪。

下半身隱蔽在龍身中,長長的蜿蜒著。

「誰?是誰?」她的聲音嬌弱,爬蟲類特有的金色眼睛,讓她更為妖麗。

「阿敏…是我。還記得我嗎?我是阿林的朋友,承和,妳還記得嗎?」

「承…承和?」她露出溫柔的笑容,「是阿…好久不見了,承和…」

大家都鬆了口氣。




承和也笑著伸出手,「來,不要一個人坐在那裡,那邊很冷的…」

「承和…你好溫柔唷…」即使化身為雷獸,她仍然嬌弱楚楚,「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因為…我們是朋友呀…」承和試著拉她。

「趴下!」舒祈大喝一聲,將承和絆倒,雷電挾著火球轟然的在牆上打了個大洞。若是直接打在承和的身上,大約魂魄早已散盡。

「朋友?騙我…妳們都騙我…阿林…不要搶走我的阿林…不要騙我…」她用雙手爬著,淚水潸潸的流下來,「妳們…妳們…妳們通通去死吧!」

她張開口,電火交纏,房間轉瞬間化為火海一片。

在火海中,她落著淚,緩緩的爬行。剛剛蛻變的她,腦子還是一片昏沈。

爬到陽台,耀眼的陽光,無知的閃爍著光亮的雲彩。阿林…她趴在陽台上嚶嚶的哭泣。

死吧。死了就不會痛苦了。變成這種樣子,阿林…阿林不用人家搶就會走了…就會逃走了…

她從五樓倒栽下去。

「糟了!」三個人援救不及,幾乎及地的阿敏卻意外的往上一浮,雲從風生的飛躍於空。

連死都不行…已經瀕臨崩潰的阿敏突然抓狂起來,連死都不能嗎?

她朝著纖細的腰一拍,發出震動天地的雷聲,張口射出飛騰如龍的閃電,轉瞬間削去了新光三越展望台的屋頂。

大家都一起毀滅吧…一起死好了…

「怎麼辦?舒祈?怎麼辦?」得慕趕忙打開帶來的筆記型電腦。

「不要!」承和按住她的手,「求求妳,舒祈,不要殺她…她是個好女孩阿!她會變成這樣也不是故意的,不要殺她…」

不要殺她?怎麼控制得住她?

「得慕,不要動!」舒祈飛奔而上,和阿敏交纏在一起。

我的能力減弱許多了,應付這個剛蛻變完成的妖魔,舒祈覺得非常吃力。她發出尖銳的叫聲,努力的想把騎在她背上的舒祈摔下來。

「阿敏…冷靜下來…」舒祈被天風窒息得幾乎連話都說不出來,「阿敏…」

「我不是阿敏!我不是!」她狂叫著,不停的發出雷響和電擊。

「除了將自己的心臟剜出來,放在水晶的盤子上,我不知道,該怎樣為你祈福。

但是你說,你不愛我的血肉模糊…

所以我將心臟放回空空的胸腔,縫合。

將自己,獻給你,整個殘破卻微笑的…

蝴蝶標本…

愛你,只愛你。」

這是…這是…這是愛林小札中的一段…應該都毀了…會什麼她會記得…

「阿敏,我是妳的讀者…妳的每一篇文章,我都會看。」舒祈趁她呆住的時候,將體內冷靜的寒氣悄悄的輸進阿敏的身體裡面。

漸漸的中和她的火熱。

「妳也是來搶阿林的?妳現在跟我好,只是想要我筆下和現實中的阿林嗎?」她不停的落淚,全身飛奔著雷與電。

「不是。」她緊緊的擁住阿敏,「我已經有了自己的『林』,用不著搶別人的。」

阿敏緩緩的癱下來,「她們都…她們都說…是我的朋友…看我的文章,對著我寫信…她們都說…喜歡敏姐…喜歡我…但是…但是…越喜歡我,越和我好的朋友,就越喜歡我的阿林…非把他搶走不可…我不能給阿林未來…阿…我也想給他未來…」

癱在舒祈的臂彎中,她只剩下啜泣的力量。

仗著得慕張下的結界,人類只忙著救火,沒注意到這一行奇異的組合。回到焚燒過的,阿敏的房間,阿林跪在敏的灰燼邊,連眼淚都沒有。

只是,跪著。

已經沒有力氣的阿敏,眼淚緩緩的橫過臉頰。

「不要碰阿敏!」葬儀社前來收拾的撿骨師,讓阿林嚇了一大跳。

「哎唷,少年家,小姐馬是愛入土為安,哪湯放在這?」一面說著,一面開始將原本略成人形的灰燼掃成一堆。

「不要碰阿敏!」阿林一拳打過去,其他的人趕緊來攔,「不要碰她!不要碰她!她會痛的!她很怕痛很怕痛!不要碰阿敏!混蛋~」

回來阿,阿敏!我不再跟其他女生鬼混了…回來…趕緊回到我身邊…

打在他身上的鎮定劑的效力,漸漸的消退。他躺在自己的房間,沒有開燈。月亮開始有了橢圓的曲線。

「阿林,你看!月亮像檸檬!」阿敏溫柔的笑著,有著可愛的小虎牙。

阿敏死了。

「是呀,你害死了她。」半空中,浮著螢光半透明的人影,定睛一看,居然是成為植物人許久的承和。

「承和?你…你也死了嗎?」原本以為他會害怕得奪門而出,沒想到居然撲上來揪住承和,「阿敏呢?你應該會看到阿敏吧?她人呢?會不會很害怕?讓我見她一面,拜託,讓我見她一面…」

角落出現熟悉的啜泣聲,他走上前。

長著麒麟角,全身龍鱗,有著龍身的阿敏,眼睛變成狹長的金色。只有眼光中的楚楚沒有改變。

俯身抱住她。「對不起…阿敏…我不是故意的…我再也不會了…」

雖然是這樣溼涼的感覺,他還是覺得,能再和阿敏相擁,是非常非常幸福的。

* * *

「阿林!你…你肩膀上是什麼東西!」阿林的媽媽發出驚天的叫聲。

「蛇。」他自顧自的吃飯,將荷包蛋的蛋黃餵那條金黃色的小蛇。

「快把它丟掉!」

「不!」阿林大聲的回答,「妳不是不准我娶阿敏嗎?現在我不可能娶阿敏了。」溫柔的看著那條小金蛇,「但是我要養著它,其他的事,隨妳的便。」

是吧?阿敏?我們要一直在一起。

「阿敏,這樣就好?」沈睡在舒祈的檔案夾裡,她沒有回答。

「她現在寄身在那條小金蛇身上,只有晚上才會回來。」舒祈拉拉承和,不讓他去吵阿敏。

「這也算是好結局吧?」得慕笑嘻嘻的,「而且…妳看!」

舒祈探頭看著沒插插頭的電腦,卻能夠正常運作。

「妳…得慕…」

「我們只要有阿敏,就等於有了自用的發電機了!電腦不用外面的電了…」

呆了一會兒,完了。連自用電廠都有了…天界…

「給我一顆胃藥,please。」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