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祈的靈異檔案夾-II13 捕捉雨生

趕完工以後,舒祈連上網路都沒興致,倒在沙發上,從第一台跳到第九十九台,還是沒看到能看得節目。

很好。Discovery 居然收不到訊號。她嘆口氣,轉到 MTV 台。起碼畫面活潑,還能聽些靡靡之音。

那個機關槍主持人,實在聽不懂她說啥,只聽懂了「我期待」。總算等到能聽的歌了,舒祈閉上眼睛,想好好的聆聽。

等了半天,只聽的一片沙沙聲。她奇怪的睜開眼睛。

畫面一片白花花,最後 MTV 台的主持人尷尬不已的出來打圓場,緊急的換了歌。是有點奇怪。舒祈聳聳肩,若是每個奇怪的事情她都去追究,一天兩百四十個小時都不夠她好奇。

她是個安分的SOHO族,吃得飽睡得好就夠了,不要太奢侈。

【Google★廣告贊助】

若不是CD唱盤差點炸了,她也不會繼續注意這件事情。

「得慕,妳擺什麼進去?披薩嗎?」看著冒煙的 CD 唱盤,她覺得不可思議。

「沒…沒有阿,我只是想聽小寶的歌嘛…」

就是在「我期待」這首歌上面燒機的。焦味中,有股奇特的味道,像是海帶還是鹽巴燒糊了的味道。

她沒說什麼。隔了幾天,她去唱片行買 CD,幾個憤怒的客人圍著櫃台發脾氣。

「什麼?你們也是這張 CD 出問題?」一個生氣的女客人叫著,「CD燒掉也就算了,但是我要聽張雨生的『我期待』阿!怎麼可以一句不知道打發我!我要換同名專輯,不行嘛?」

店長很是無奈,「但是,我們店裡的所有同名專輯也都壞掉了…」

他當場示範了一片,只唱出頭一句,「我期待…」,機器開始冒煙,一片沙沙聲。

客人們發出抗議的鼓譟。

沙沙裡有著困惑的哭聲。舒祈仔細聆聽了一會兒,默默的走出唱片行。

回家的路上,她刻意彎到張雨生出事的那個彎道。一片清朗,剛剛做過法事不久的現場,沒有什麼橫死或地縛,當然沒有張雨生。

這又是為了什麼?她有些摸不著頭緒,卻沒有說話。

回到家,得慕剛從螢幕裡出來,帶著不可思議的神情,「舒祈舒祈,真的很奇怪,所有小寶的歌都剛好毀掉『我期待』那一首欸。」

是很奇怪。「不關我們的事。」輕描淡寫的,「這是誰送來的月餅?」離中秋還遠呢,就有人送禮了。

「曉媚送來的,」得慕笑嘻嘻,「她自己做的唷。本來要找妳一起去唱歌的。」

舒祈笑了笑,拿了一塊蛋黃酥放進嘴裡。海水。甜甜的味道裡,卻透著海鹽的氣味。

曉媚…

「曉媚?怎麼不唱了?」她的同學推了推她,如夢初醒的,「喔。」

她擦了擦汗,覺得很累。有種悶熱的感覺,很想泡泡水,全身黏搭搭的。空調出問題嗎?但是同學中甚至有人把外套穿起來。

不太舒服。

「曉媚~妳的歌~我期待~快快,我們要聽~」同學們興奮的叫著,看著死去很久的張雨生這樣的出現在螢幕上,她的心裡起了某種異樣。

她唱了起來,那震盪神經末梢的感動和美,輕易的讓聽著的人沈迷。她喜歡唱歌,將整個人的情感釋放出去,有著濃重海魔血統的她,對於歌聲總是迷戀的。

輕易的飆過一個又一個高音,一次又一次。她唱著陶晶瑩的部份,比起她更恢弘,更令人昏迷。

然後她聽到耳後有著一聲輕輕的「波」。無預警的,她的耳後出現了鰓。

不會的…為什麼…為什麼我在這裡變身?曉媚不停的收斂心魂,強忍住掙扎著要變化開來的身體。

「我不舒服…」連聲音都變得尖細,「我想先走…」

不顧朋友的叫喊,她飛快的逃走,一面跑著,身上開始破裂開來,舒捲著鰭,透明的體液在滴落。

不要!

衝進了最近的漫畫王,慌張失措的她,只記得舒祈的電話。

等舒祈匆匆趕到的時候,發現她的下半身徹底的成了魚尾,變身得比上次更徹底。

抬起爬蟲類似的金色眼睛,「舒祈…」曉媚撲在她的懷裡痛哭。

「發生什麼事情?」盡量安撫著她的情緒,曉媚的慌亂才慢慢止息。「我不知道…我們在KTV唱歌…」

唱歌?

「哪一首?」

「我期待。」

被損毀殆盡的歌曲,怎麼能讓她們看見呢?「整個帶子沒問題嗎?」她搖頭,淚水無法止息。

用大衣將曉媚包起來,帶回家裡,將她的變身能力暫時的封印起來。

我不能去找撒旦。她陷入長考中。當夜,光華遍野,正是漲潮時分。這島國,即使在髒污的台北市,還是可以嗅到極遙遠的海鹽氣味。

但是這腥味也太重了。她將慧劍出鞘,奔上二樓,恢復成人形的曉媚昏迷著,一個半果凍般,有著海水強烈臭味的妖魔,將她扛在肩膀上。

舒祈揮劍過去,妖魔吐出一口強酸,劍身發出嗤嗤的聲音,白煙緩緩的上升。

「請放下曉媚。為什麼非她不可呢?小寶?」

聽見自己的名字,妖魔呆了一下。他張嘴,卻只有高頻率的尖叫,不停的落淚,不成話語。

破窗而出,原來下起雨來,所以他才能因為雨而不失去海系妖魔的行動力。

下雨了。海魔的如魚得水阿…她將柳葉刀縛在大腿,轉身要飛奔而出。

「舒祈!不要單身赴險!」得慕慌張的大叫,「我們可以派遣軍隊…」

「想讓天界和魔界同聲征討我們?」舒祈邊衝出去,「不要動軍隊,聽到了沒有?」

若不是不想殺了莫名其妙變成妖魔的張雨生,這件事情不會這麼棘手。在雨中,他的行動力比起舒祈強大多了。這樣披星趕月的飛奔,好容易才在貓頭鼻趕上他們。

曉媚閉著眼睛躺著,看不出是生是死,驚滔拍岸,發出隆隆如雷的巨響。浮腫得幾乎半透明的小寶,喃喃著,最後發出恐怖的尖叫,這尖叫聲如此高頻,許多海邊迴游的魚受不了這樣高頻的傷害,紛紛翻了白肚。

「小寶…雨生。」她深深吸了一口氣。

恐怖腐爛又覆了層膠質的妖魔,不斷的流著眼淚。

「你已經死了。」靜靜的,她蹲伏在他的面前,「現在會復生,大約是血統裡的海魔作祟。跟我來吧,我替你在電腦裡開個檔案夾,讓你有個棲身之地。」

他發出尖叫聲,這麼突然的聲音,讓舒祈倒退了好幾步。

失去了語言的能力,連心都是閉鎖的。到底他想要什麼?難道為了不讓他傷害其他人,我非封印他或將他殺害?

來不及細想,他已經尖叫著撲上來,舒祈抽出慧劍,劈砍下去時,讓他近尺長的指甲給擋住了攻勢。

猶豫著要不要殺他,比較起失去理智的海魔,舒祈險象環生。眼見長利的指甲就要劃開舒祈的咽喉,舒祈也準備砍下他的頭時…

不知幾時甦醒的曉媚,突然深沈高亢的唱了起來。紛飛。像是豔麗的升天鳳蝶成群飛舞,承載著歌聲上達天聽般。

伸展雙臂,就像是要振翅而去,方圓幾里內的生物,都昏迷在海魔魅惑心魂的歌聲中。

閃亮的海面月光,破碎的星子蕩漾。深黝的海底,陽光不見的深海魚群,都停下來諦聽。

怔怔著,妖魔停住他的攻勢,靜靜聽著曉媚歌聲。他望著自己已然腐爛的雙手,發出喑啞的聲音。

唱完了屬於女聲的部份,曉媚停下來,等著變成妖魔的雨生,繼續下一段。

啞然,他望著星月初昇,前塵往事,名利追逐。到頭來,他只想唱歌,也只要唱歌而已。

曉媚走上前,輕輕捧著他的臉龐。「試試看。你會的,試試看。」

死亡至今的慌張,痛苦,和無依,像是從曉媚綿軟的掌心中得到了安慰的力量。

「我期待~」他恢弘的聲音,嘹亮的響盪在月夜,那是高亢得沒有一點雜質的聲音,那是美麗的沒有一點瑕疵的聲音。

「Say Good bye~」

「Say Good bye~」

撫著臂上幾乎見骨的抓痕,舒祈只是靜靜的笑著。在美麗的月夜,海魔潔淨的歌聲,似乎可以洗滌一切的憂傷和險惡。

聽得必剝一聲,原本腐敗膠質的海魔,褪出了原本的繭,出現了和生前無異的容顏。只是全身覆著細緻得幾乎看不見的魚鱗,和肘後小腿的魚鰭。

歡迎歸來。

* * *

「真奇怪,小寶死這麼久了,現在才作祟?那不是很奇怪?」

沒有回答得慕的問題,舒祈又接了個案子,改錯字和格式正一肚子氣,「妳不會問他?」

「他自己也不知道阿!」

舒祈沒說話。或許,將過世者的帶子,和生者帶子接續在一起,會引起死者誤以為自己仍活著。

想要繼續歌唱,所以藉著隱藏在基因裡的海魔重生,卻失去了正確發聲的能力。憤怒之下,只好拼命攻擊讓他甦醒的歌。

人的潛能是很恐怖的。

這說不定是天界畏懼我們,地獄也只敢虛張聲勢的緣故。所以舒祈架個幾台電腦,就能讓天界魔界股慄不已。

她微笑了起來,雖然手臂纏著很厚的紗布。


感謝您若您願意當我們的乾爹乾媽,請見此小額贊助說明
支持我們的網站運作費用喔!不管金額大小對我們而言都有莫大的鼓勵。
←歡迎餵食(這是快速打賞連結,金額可自訂),詳情請見說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