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祈的靈異檔案夾-5 朋友

得慕回來的時候,意外的,看見舒祈沒有睡著,就這樣棄身體不顧,直接的進入了電腦的硬碟裡。

怎麼了?舒祈討厭干涉電腦裡的每個檔案夾世界,若不是睡著了,接受檔案夾主人的邀請,她不會隨便的入侵。

但是她卻和承和在「 MultiTerm 」這個遠端簽入軟體內爭吵著。這種暴怒的聲音,讓其他檔案夾的主人膽寒。

「承和,我最後一次警告你。馬上停手,不要再騙那個小女孩子!你若不罷手,後果你要自己負責!」

【Google★廣告贊助】

承冷笑著,「怎麼?我騙她又怎樣?不過就是網路嘛!她能被我怎麼騙?頂多騙騙感情,處女膜又不會破裂!」

舒祈微微偏著臉看他,靜下來。但是這種凝著冰霜的寂靜,又比暴怒的聲音,更讓人害怕的牙齒格格作響。

「你不可以碰 Thecat bbs 裡頭的任何女人。不要輕忽我想守護哪個地方的決心。」

「唷∼終於出現了∼救世主的嘴臉…阿?」承和憤怒的握住舒祈的下巴,「妳想怎樣?毀了我?反正我們都是托賴在妳電腦裡的孤魂野鬼。了不起?好了不起?因為妳冒著被認為精神分裂的危險,給我們棲身的地方?我呸!妳不過是個沽名釣譽,希望大家齊齊鼓掌的慈禧太后罷了!」

冷冷的隔開承和的手,「離開Thecat。不要忽視我的警告。」

「妳刪我的檔案夾嘛!簡單!電腦不是妳的嗎?儘管動手嘛∼」強大的衝擊將承和震得彈了起來,每個魂魄原子全和舒祈發出去的電流起了共鳴,簡直讓他魂飛魄散。

「我不會刪你的檔案夾的。」舒祈將手插在口袋裡,「但是,惹惱了我,強迫也把你強塞回軀體。不信你可以試試看。」

「妳敢!」承和的聲音卻失去了那種強勢。

「你可以試試看。」

兩個人對著臉僵持,舒祈向來懶洋洋的臉,現在卻像是繃緊了全身的神經似的,眼睛閃著銳利的光。

「媽的。算妳贏。」承和憤怒的將分手信寄出去,「妳滿意了吧!」

「不要再碰Thecat的女人。」舒祈離開了電腦,回到自己的身體。

一睜開眼,得慕笑嘻嘻的坐在她身邊,看著這不懷好意的微笑,舒祈自己也笑了。

「我快氣死了,妳笑啥?」

「沒看過妳這麼生氣耶!」得慕笑嘻嘻的坐在螢幕上,「妳不喜歡管人家的閒事,倒是挺喜歡管Thecat的閒事。這違背原則喔!」

舒祈沒有回答,對著虛空出了一會兒的神。

「我也只管著Thecat的事情罷了。」

得慕仔細看著她,「舒祈,我聽說妳和 Thecat 的朋友決裂了不是?那何必把心思放在上面?」

「哪有決裂?亂說。」舒祈不太愉快的瞪了她一眼。

「沒有?」

「只是看法不同而已。」舒祈的臉暗了下來,「我不想談了。」

「舒祈…舒祈…」得慕輕輕的搖著她,「何必管那些人說些什麼?妳等於在天堂地獄間,開闢了妳的第三世界ㄟ!連撒旦和天帝都對妳的存在感覺不安,Thecat的那一群,妳根本可以不甩他們…」

「別胡說。得慕。」舒祈斜著臉,「我只是多了點能力,有個電腦空間可以用的凡人,根本威脅不到天堂或地獄的地位。再說,這種能力對於我在世的生活,根本沒有半點益處。我還是得晚睡早起,努力工作,才能有一碗飯吃。在現實中,我只是個窮困的小女子,連對抗母親的力量都沒有。」

「可是…」

「妳不懂,得慕。我很少有朋友。在網路闖蕩幾年,我也一直都孤身。Thecat…是第一個讓我有家的感覺的站台。」

舒祈的表情緩和而溫柔。

「也許…我不願意因為朋友的緣故,所以必須悶死自己的想法和看法,也許…我不願意被人限制住該交什麼朋友,不該交什麼朋友…也許…我只是個不合群的傢伙…所以團體生活不適合我…」

她往得慕的身上一靠,「但是我真的懷念,和朋友共處的時光,懷念互相笑鬧,互相為了個理想奮戰的時候…」

得慕溫柔的撫著她的頭髮,「我也是朋友ㄟ!」

「是阿…」舒祈淡淡的微笑,「所以,妳在我身邊的,不是嘛?」

「我喜歡 Thecat 的站長。喜歡他將 Thecat 建設成一個烏托邦。所以…我不會在Thecat惹起戰火,也不允許任何人引起。」

「妳喔∼沒有標準ㄟ…」

「我不要標準。我就是要這樣。」

淡淡的悲傷,幾乎從眼眶出來,舒祈也只是眨眨眼。

這些情緒,得慕不懂。要戰便戰,要和便和。她的想法向來單純。

但是她知道,不管天涯海角,若是舒祈得和天地萬物對抗,她會站在舒祈這邊。

「我去安撫一下承和吧。」舒祈嘆口氣,「認識這麼久了。」

得慕沒有阻止她。雖然她向來討厭那個只會用下半身思考的白爛。但是,舒祈的朋友,又不代表是她的朋友。

跟她是沒有關係的。

朋友,也只是朋友。不該限制她的靈魂,交遊,甚至是一切的一切。

我也只能站在她的身邊,舉起劍。因為…

我是她的朋友。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