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祈的靈異檔案夾–6 蛇皇

舒祈管理不同硬碟的方法很簡單。她不是個出色的電腦工作者,連NT都玩得不太好。

但是她卻用 NT 串起了幾台電腦,連成一個小型的區域網路。就這樣建構起她用檔案夾構建起來的世界。

在這錯綜複雜的靈異檔案夾中,有的檔案夾形成數萬人的小鎮,也有的只有一人或數人。但是彼此可能平行或有邦交。除了用鴉片館溝通社交活動,幾乎都是平等的,沒有明顯的階級存在。

但是當幽暗的角落傳出蛇皇的聲音時,幾乎穿透了所有的硬碟。

【Google★廣告贊助】

那聲音讓許多檔案夾暫時成了唯讀狀態,好抗拒那妖魔的誘惑與撕裂。

舒祈…舒祈…

從陰森的硬碟底層,蜿蜒著銀鱗閃閃蛇的下身,腰部以上的雪白和尖利的爪子,烏髮半披在臉上,魅惑的笑著。

放開我吧。舒祈。讓妳監禁了這麼久…讓我出去狩獵吧…我答應妳,一定回到妳為我打造的監牢…快…解開我的束縛…這渾圓的月暈在呼喚我,呼喚我該出巡了…

聽到了幽幽的呼喊,正在趕著工作的舒祈,臉上泛著淡得幾乎看不到的笑容,使盡全力將手上的工作趕完,讓客人滿意的離去後,她來到蛇皇的檔案夾。

幽深的,由她惡夢似,黑夜般的長髮,盤據糾纏的世界,只有晶瑩的肌膚和血紅的唇那麼的醒目。

跪在蛇皇的面前,將她的鐐銬脫下來。

蛇皇其實有著蝶夢類似的容顏,但是她的眼睛卻有著惡意的嘲弄和毀滅。在還沒囚禁在舒祈的檔案夾之前,她率領著魔族,發出尖銳的笑聲,橫過天際,散播惡夢和瘟疫。

現在她卻甘於被舒祈囚禁。理由卻連舒祈也不知道。

「因為我愛妳啊!」她雪白的身軀沒有性別,卻能夠誘惑出任何深沈的肉慾,將水晶磨就似的纖長爪子,輕輕的按在殷紅的嘴唇上,輕鬆的說出謊言。

舒祈不相信她,但是卻淡淡的在她頰上一吻。

「走吧。也可以不再回來。」

蛇皇沒有站起來。只是半躺臥在漆黑的長髮中,勾著看舒祈。

「我會回來這裡,」她輕輕的挑起舒祈的一綹髮絲,「舒祈,回來這裡,讓妳親手為我戴上手銬,將腳鐐束在我的腳踝。然後,妳會將頸圈套著我的頸子吧?會吧?妳會親手這麼做吧?」

「會的。」舒祈的眼睛沒有什麼波動,只是淡淡的。

蛇皇搖動著滿頭小蛇似黝黑,尖聲的笑著,離開舒祈的電腦。行經別的檔案夾時,所有的幽魂都在顫抖。

靜默的坐了一下子。舒祈關上自己所有的能力,也出門去。

再回來時,已經一個下午過去了。她沒有特別高興或憂傷。只是安靜的,看著租回來的漫畫。

正想對她說話的得慕,看見由外面席捲進來不祥的風雲,嚇得趕緊躲回自己的世界。

瘋狂而歇斯底里的笑聲。剛剛饜飽的妖魔,身上帶著腥羶的,性交過後的氣味,不知道她短短的一個下午,撕碎了多少雄性的慾望和精神面,怎樣滿意殘忍的將他們拖到墮落的深淵。

「今天是個愉快的下午唷。」她從後面抱住了舒祈,貼近舒祈的她,嘴裡有著精液厭噁的氣味。就用這樣強烈的體臭的嘴,親吻了舒祈。

舒祈不但沒有厭惡,反而回吻她。

「舒祈…今天如何?妳也有個快樂的下午嗎?」吻著舒祈頸項的她,笑得發抖,「妳『偉大的愛情』繼續柏拉圖嗎?還是漸漸死亡不自知?舒祈…舒祈…」她喘息著貼近舒祈的臉,「妳真有趣…妳真是個有趣而愚蠢的半妖魔生物。」

「我只是個平凡的人類。剛好看得到你們而已。」舒祈往後靠著蛇皇,「蛇皇,我不配當妖魔。」

「胡說。妳還沒有被那種笨透了的愛情纏得動彈不得前,我們共生了很長的光陰。妳記得嗎?我們一起用著妳的身體,狩獵雄性人類,精液,慾望和撕裂他們無恥的道德面具,記得嗎?」

舒祈的眼神很遙遠,和蛇皇共生的生活其實有著無情的殘酷快感。隨意的踐踏她不愛的男人,用性交盡情的嘲弄他們。在他們身上留下瘀青和傷痕,肆虐他們無辜的陽具。

一走出旅館的大門,她總是沈默而傲氣的離去。不回頭。

直到她將心丟失的那天為止。

「他根本不愛妳了…」舔著舒祈的耳朵,輕輕的在她耳邊說著,「那個人,慢慢慢慢的疏離妳…然後就像過去的戀人一樣…慢慢慢慢的離開妳…連手都吝嗇伸出來。最後…」

舒祈將蛇皇一推,細白的耳垂出現了血跡。

舔舔唇邊的血,蛇皇溫柔的說,「最後,妳還是我的。我們還是會繼續共生。」

將手插在口袋裡,沒有露出疼痛或懼怕的神情。「蛇皇,妳喜歡我的身體吧?因為妳的身體不像人類一般,可以得到這麼多,高壓電似的快感。對吧?如果我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她熱切的看著舒祈,「只要妳不再愛任何愚蠢的人類…」

「妳就可以得到我的身體,順利的,將我的精神吞吃下去。」

「我想和妳共生…」

「蛇皇,妳太喜歡說謊了。也總是說著謊。」舒祈輕輕的按了按這個暗夜妖魔的頭,「但是,說不定,妳會很快就如願以償…妳要耐心等待。」

「有時我也不說謊的。」

「是的,有時。」

她柔順的讓舒祈將她帶回幽深的世界,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激動的顫抖著,讓舒祈為她戴上頸圈和鐐銬。

「給我一個吻吧。」

舒祈深深的吻了她。

整個晚上,她都沈默的,不發一語,忙著把電冰箱刷得晶亮。關掉了大部分的能力,只看到得慕擔憂的跟前跟後。但是沒有得到允許,得慕也不能跟她說話。

然後,她轉過頭,對得慕一笑,「晚安。」

在睡夢中,滑進自己的世界。

得慕,不要為我擔心。我不會,馬上讓蛇皇吞吃了。這一切都是鏡花水月,萬般都是空。能力和虛名,對我的實際生活一點幫助也沒有。

這個月工作少了,該給母親的家用,房租,馬上捉襟見肘。我還買不起房子,負了一點債。

也許依賴著的愛情,就要像流沙般從指縫流失。也許,把心思放在現實面上,要來得實際。

不會,馬上,被吞吃。

在重重的,潛意識底的迷宮中,一道一道的鎖著門。鎖了又鎖,鎖了又鎖。一直鎖到最裡面的房間,安心的打開衣櫥,躲進去。

幽暗的衣櫥,她蜷縮像個胎兒,突然發出嘻嘻嘻嘻嘻嘻的笑聲。

也許…讓蛇皇吞噬自己也是件好事…這樣…就可以永遠待在這個狹小的衣櫥裡,不用再出去見任何人。

安全而平靜的睡著了。除了自己外,所有的一切,都讓她關在外面的迷宮裡迷路,沒有人找得到她。

蛇皇,得慕,母親,甚至是她的戀人。

誰也不能打擾她。不管是晶瑩剔透,還是骯髒污穢的夢境。

在幽暗的衣櫥裡。只有蛇皇的笑聲,隱隱約約的穿刺,穿刺。提醒她,那一天,就要來臨。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