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祈的靈異檔案夾-7小志的神奇寶貝

若不是遇到非常困擾的事情,得慕不會帶著這麼驚慌的神情來找舒祈。

剛洗好澡的她,神情疲倦,疑惑的看著得慕帶來的小孩子。戴著鴨舌帽,穿著外套短褲,背著個小包包。

這麼小的小孩,神情卻停滯如死水。

「舒祈,請替他開個檔案夾,好嗎?」疲倦的得慕這麼請求著舒祈。

她納罕起來,「得慕,檔案夾?你以為這孩子有辦法創造任何物件嗎?」

不是誰都能創造物件的。起碼需要基本的想像力和異能。這孩子不要提異能,連夢想都沒有,「把他帶去妳的檔案夾吧。妳的檔案夾應該夠他居住呀。」

【Google★廣告贊助】

「小志沒辦法和我檔案夾裡的居民相處。」得慕黯然的說。

怎樣沒有辦法呢?疲倦的舒祈不想深究,畢竟她剛結束了一個很大的case,全身酸痛的像是要散了一般。

「那把他送到花語那裡吧。」輕輕的捏了捏自己的後頸,「對於無法創造物件的生魂,開個檔案夾,只是造座一無所有的監牢而已。」

得慕還想說什麼,猶疑了片刻,還是靜靜的將那孩子帶走。

第二天,鮮少離開自己檔案夾的花語哭泣著來找她。手上有著很大的傷痕。

舒祈馬上變了顏色。帶著小志追來的得慕,抱歉的不知道該怎辦,小志卻還是那種事不關己的呆滯。

「他一直搶我的東西…」花語有著精靈似的透明翅膀,她的世界也美的像是童話般,「每樣我剛創造出來的物件…他就要搶…如果給了他,另外創造新的…他還是要搶,就是要搶我手上的東西…」

這個精靈女兒般的小女生,淚珠晶瑩的像是珍珠,卻完全的引不起小志的歉疚。

「得慕,妳帶他試過多少檔案夾了?」

「…很多…」

「很多是多少!」舒祈發怒的聲音讓得慕瑟縮了一下。

「二三十個吧…」

二三十個都重複著搶劫的惡行?

「把他趕出去。」舒祈不想看到這個內心一片黑暗的小孩子。

「不要這樣…舒祈…他絕對會被吞噬掉的!」得慕哀求著,「我答應了他死去的祖母,得好生的看護他,讓他留下來吧…開個空白的檔案夾,讓他呆著吧…」

怒氣沖沖的舒祈,開了新的檔案夾。看見花語手上開著大口的傷痕,越發不捨和生氣。

治癒了花語,她召喚了蛇皇。

蛇皇將長長的下半身纏緊了她,擁吻舒祈。「召喚我何事?要和我合體了?」

「不,蛇皇。那個叫小志的孩子,交給妳教養。一天一次,教他什麼是疼痛和恐懼。不要侵犯他的靈魂。」

蛇皇露出失望的表情,「我不想當保姆。若是妳交給我撕碎他的話,我還當玩具玩玩。」

「蛇皇。」舒祈斜著眼看她,魅惑。「這種任務,我沒法子拜託別人。」

蛇皇也笑了。畫了濃重眼線的眼睛閃了閃水靈,「好吧。若是為了舒祈。」

舒祈吻了吻她。

小志被教養得怎樣,舒祈不很清楚。接下去為了一套教科書,她開始陷入昏天暗地的打字排版的地獄裡。

等她終於完成,一個禮拜過去了。根本想不起小志的事情。

若不是趙先生堅持要請她吃飯,她不會回想起。

一整棟七層的公寓都是趙家的。分家後的趙氏兄弟和父母就住在這裡。趙家兩兄弟,加上媳婦、小姑和公公,總共八個人。詭異的是,當中沒有任何一家有小孩。

主人客氣得讓舒祈不好意思,從他們討好的表情裡,舒祈覺得這頓飯的目的,恐怕不簡單。

果然,吃過了飯,趙先生期期艾艾的說:「聽說葉小姐擅長占卜。」

「但是趙先生,您煩惱的問題,恐怕不是占卜就能解決的。」

趙先生的太太哭了起來,接著趙家的二小姐也哭了。

靜了半晌,只有女人的哭聲迴響。「說的是。那,請葉小姐過來這裡…」

打開了房門,舒祈有一刻的錯亂。整個屋子都是皮卡丘的玩偶、海報、錄影帶、game。連睡著的孩子身上,都蓋著皮卡丘的毛毯。

小志。雖然身上插著亂七八糟的管子,他,的確是小志。

「這孩子…一個月前從樓梯跌下來後…就成了植物人…」作父親的也紅了眼眶。

書桌前擺著小志的鉛筆盒和作業本,上面整整齊齊的寫著他的名字和三年二班。這樣整齊的筆畫,大人幫他寫的。

翻開作業本,除了開頭潦草的幾行,後面看得出來,是大人模仿著小孩稚拙的手法寫的功課。

這麼多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的皮卡丘。但是幾乎都是新的,沒有把玩過的。上面只有灰塵而已。

不過,電視遊樂器倒是按鈕把玩的光亮烏黑。

冷冰冰,沒有自己個性夢想的房間。衕I的這麼熱鬧,卻沒有這個孩子生活的痕跡。

「為什麼從樓梯跌下來…」

「是我不好!」趙太太哭叫著,「他要一隻活著的皮卡丘…但是…我居然告訴他,世界上根本沒有皮卡丘這種動物…」

「世界上的確沒有皮卡丘這種生物。」舒祈冷靜的說。

趙太太卻像是沒有聽到舒祈的話,逕自的沈浸在悲傷中,「我要是哄哄他就好了…他就不會氣得從樓梯跳下去…」

整個趙家,就小志這麼一個小孩?

趙先生黯然的點點頭,「內人那邊的家族,也只有小志這個外孫。」

舒祈明白了。

「趙先生,用不著占卜。不過,要我救這孩子,可以。但得答應我的條件。」

趙先生呆掉了,「只要救得醒小志,就算要我所有的財產,我都願意!」

「還有我們…我們也願意出錢…不管多少錢…」姑姑也跟著喊著。

「不要錢。」舒祈按著床頭,看著呆滯睡眠著的小志,「若是他醒得過來,將他送到森林小學住校讀書。」

「什麼?!」趙老先生眼淚也跟這下來,「為什麼要我的金孫離開勒?不可以!我不准這樣小的孩子離開家!」

「隨便。」舒祈穿上外套,「謝謝各位的招待。」

「葉小姐!葉小姐!」趙先生追了出來,苦苦哀求著,「您真的可以讓小志醒過來?」

「可以。」舒祈安靜的看著他,這樣單純堅定的眼神,不由得讓趙先生相信。

「非這樣不可嗎?小志才小學三年級…」

「你可以將他留在身邊,繼續當植物人。這樣,他既不會傷人,也會乖乖的待在你們的身邊。」

趙先生的心底被重重一擊。他低頭默思良久。

「葉小姐…那就拜託妳…只要他醒過來,我…我馬上…送他到森林小學…」作父親的,已經淚流滿面。

「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吧。」舒祈按了按趙先生的手。原本擔憂沮喪的他,心裡卻平靜了下來。

他聽說了葉小姐的一些事情。據說她有陰陽眼,占卜其準無比;除了自己的客戶,不幫外人占卜,也不收取任何費用。

小志會醒過來的。他相信。

小志會醒過來的,相信我。




舒祈進入了小志的檔案夾,如她所料,還是一片空白的世界,任何物件都沒有。聽到人聲的小志,哭著往後縮,身上縱橫著傷痕。

「被打,會痛吧。」舒祈蹲下來,用冷冷的眼睛看著他。

「好痛∼好痛∼爸爸∼媽媽∼爺爺∼姑姑∼叔叔∼嬸嬸∼」拼命哭喊著,「你們是壞人!壞人!我要叫皮卡丘把你們電死!」

「你會痛,別人不會?」舒祈厭惡的看著這個孩子,「你為了搶奪,傷了花語,她一樣也會痛的。」

「是她不給我的!」

「為什麼都要給你?」

「因為我要阿!」

「那不屬於你。」

他語塞了,抽泣著瞪著舒祈。

「你想要皮卡丘吧?活著,會跑會跳,會電擊的皮卡丘?」

小志瞪大了眼睛。

「如果想要…我就破例為你創造一隻吧。但是你要記住,物件既然讓我創造出來,就有他們的靈魂和存在的價值…」舒祈的掌心開始出現閃白霧狀的光球,越轉越快,越轉越快。緩緩的成形,活生生的皮卡丘,身上棕色的毛還會隨風輕輕的飄。

「我的皮卡丘!」小志衝過去想抱那隻小電氣鼠,卻被強大的電力電得哀叫。

「牠電我!」小志吼著。

「那當然,因為牠是『活著』的皮卡丘。不是你隨玩隨丟的玩具。」

舒祈雙手抱著自己,頭髮充滿靜電的飛揚在空中,深深吸一口氣,轉瞬間創造了「神奇寶貝」場景的世界。

將絕緣手套丟給他,「去旅行吧。小志。如果你那麼喜歡皮卡丘的話,去吧。試著馴養牠吧。」舒祈的身影緩緩消失。

「喂!不要走!牠會電人!我會怕∼喂∼」

怎麼辦?皮卡丘露出鄙夷的眼神望著他,讓小志啼笑皆非。

「笨蛋!我是你的主人ㄟ…哇∼你又電我∼」

回到自己身體,連翻身都有點困難。一起床,強烈的暈眩感讓她立刻衝到馬桶吐了又吐。

「創紀錄嘛!兩秒鐘架構一整個世界!強嘛!」承和怒氣沖沖的拉著她,「發瘋不是這麼瘋法的!」

「你不是還在跟我冷戰嘛?」舒祈有氣無力的說著。

承和腦門一轟,混蛋…一時情急…

「因、因為得慕不在,所、所以…」

「我在阿。」得慕一臉無辜的出現,承和的臉發燙起來。糗了。

「謝了。承和。」舒祈倒了杯水。

我即使孤僻,也還有朋友。舒祈看著氣急敗壞的承和和擔心的得慕…

但是小志沒有。從小什麼都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得到的小志,大約也不太需要朋友的存在。

活在玩偶建構的世界,大人會供給一切。他只要『要』,就行了。

所以,他也只會要。要不到的時候,他用這種激烈的手段要挾大人。對的,大人會驚慌。

小孩從來不是天使過。需要教育校正等,才有辦法從原始的惡質進化成人。

耗盡精力,舒祈沈沈的睡去。

然後,她完全不去關心小志怎麼生活。舒祈只通知蛇皇,對小志的處罰結束。就放著讓小志自生自滅。

原本打算一個月後再去看她,卻沒有想到小志能離開檔案夾,在螢幕內側哭喊的敲著玻璃。

「怎麼了?」

「皮卡丘…皮卡丘快死了∼」他的懷裡,緊緊抱住染著血的小電氣鼠。

舒祈幫皮卡丘治療的時候,他焦急的看著牠。幾天寸步不離的看護著。

「能抱牠了嘛?」舒祈笑著問。

「嗯。」他大大的點了頭,「花了好久的時間,一起經歷了好多事情,還打敗了很多敵人唷!」笑得像個孩子,「很久很久,他才肯讓我抱唷!」

「還會電你嘛?」

小志不好意思的擦擦鼻子,「會阿…吵架就會電我…每個皮卡丘都有自己的個性嘛!」

「嗯…皮卡丘受傷,你很擔心吧?」

小志點頭。

「但是你昏迷這麼久…爸爸媽媽爺爺姑姑叔叔嬸嬸…都很擔心,你知道嘛?」

浮在空中的水鏡,到映出坐在小志身邊看護的母親和父親。

「爸爸在哭…媽媽…」

「你擔心皮卡丘的心情…和爸媽擔心你的心情…你懂嘛?」

第一次,他不是因為無法滿足慾望而流下眼淚。

「放下皮卡丘,回去吧。」

「不要!我不要離開皮卡丘!我會好好養牠的!」小志抱緊了還纏著繃帶的皮卡丘,「求求妳…不要讓我們分開…」

舒祈定定的看著小志,孩子的瞳孔中,開始有著熱烈的苦痛和真摯的愛意。

「小志,你們的世界,沒辦法讓皮卡丘生活。就像是魚不能活在陸地一樣。皮卡丘跟著你,牠會馬上融化。你要這樣嘛?」

他哭著搖頭,開始學習別離。

「我只能說…你生命中的皮卡丘,會變化成不同的形態出現在你的面前…這是真的…」

回去吧…回到你的身體…

像是做了一場很久很長的夢,醒來眼角還有淚光。

趙家為了小志的甦醒,上下亂成一團。

依約定,等小志的身體康復後,就將他送到森林小學。媽媽哭成了淚人兒,向來冷漠的小志,居然遞了手帕給她。

獨自在森林小學裡住宿,他沒帶什麼東西,就帶了隻皮卡丘玩偶。那個玩偶和夢中的皮卡丘最像。雖然一起居住的小朋友譏笑他,他還只是笑笑而已。

開學後第二個禮拜,他們班又來了個小女生。據說開學前從二樓跌下來,昏迷了一個月。

看見她時,小志有種強烈的熟悉感。

她總是笑嘻嘻的,有時會在小志鬧小孩子脾氣的時候,露出鄙夷的眼神。但是她和小志處得最好。教小志打彈珠,教小志爬樹。

等爬上龍眼樹,西望,正好太陽直往地平線下沈。

寬廣的,乾枯的河床,石頭雪白,細細的溪流被夕日染成金黃。整個天幕開演著絢爛繽紛的霞彩。

連小孩子都為之屏息。

「我在這樣的天空下面,和皮卡丘一起看過唷。」一說出口,小志就後悔了。他們班的男生就曾經大大的譏笑過他。

小女生大約也會笑吧?

「說不定唷。世界很大很大。我看故事書說,還可能有好幾個世界重疊在一起,也許,在彩霞那邊,也有世界有皮卡丘喔。」

小志突然漲紅了臉,歡喜被了解的通紅。他回想在舒祈為他開設的世界裡,髒兮兮的他和皮卡丘,為了找到河流而歡呼。洗過澡的他們,一起在樹上休息,皮卡丘吹著草笛。滿天的彩霞飛著變幻。

小女生吹著草笛,簡單的音調在晚風裡迴響。在這黃金打造的時刻中。

* * *

透過水鏡看著小志的舒祈,微微的笑著。為了小志創造出來的皮卡丘,只剩下外殼,靜靜的睡著。

將小志的檔案夾設成唯讀。也許將來,他會在夢境中回來這裡。和他的皮卡丘。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