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貓貓的記事本(五)

我對這種網路生涯挺滿意的,我的主人也是。

但是勒,我的主人畢竟是個生理成熟的女性,就好像貓幾個月要發情,她每逢排卵日也會倍思春哪,降又不是啥新鮮事情。她又不好隨便拿人來造謠,只好拿自己的心情和疑問來發post,這樣就礙著某些沙豬的眼睛了。

【Google★廣告贊助】

女人乖乖卑屈的跪著等待男人臨幸就好了,居然敢公然的哭夭嘲諷,豈不是沒天理沒倫理道德了嗎?

人類滿奇怪的,同樣是人類,因為性別不同,就會有不同的所謂道德標準。若是個男人想交配,人人都會語帶同情的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需要」,若是女人勒?

挖勒,啥淫蕩啦……水性楊花啦……紅杏出牆啦……不要臉啦……還爬出一堆處女膜捍衛者出來說話。

同樣是交配的行為,難道當了女人,那個道德標準就要比人家高阿?好吧,我是貓,我不懂。我只知道哪隻雄貓敢降跟我說,沒被我的利爪伺候,我的名字倒過來寫。

不過,主人倒是對於這種詭異的道德觀相當反感,你知道的,椰林風情站的性板,這種詭異的戰爭很多,我的主人也發瘋似的跳下去跟人家吵大架。

椰林ㄟ~北部最大的 BBS 站ㄟ~社會化的最深,三教九流最多的地方。我那鍋笨笨的主人,用南方最大的 BBS 站的 sexuality 板主身分加入戰爭已經就很引人側目了,加上她說話活像潑硫酸,那些大男人哪忍受得阿?

這場戰爭有趣得很,兩方旗幟分明,弄到最後連哲學心理學,物理化學全上場,熱鬧滾滾喔~~

為了打贏那票明顯念過書的沙豬, doctor 本來要插手,主人拒絕了。

「我自己的戰爭,自己打去。」 doctor 只好提供書單,她更是沒天沒夜的唸書,就賭一口氣。

貓貓我勒,怎可錯過這場熱鬧?人家我說話如此溫柔纏綿,當然沒人敢直接砍我啦,可是那些人類,卻說我是:

「好譏諷的惡毒貓類」。

啥話阿~真是超級沒風度的。

-_-

「說得還真是貼切。」挖勒,那個黑貓是故意氣我的嗎?

「滾!」我只送了這樣的ICQ給他。

但是,你很難預測人類的行為模式。有個大男人主義到了極點的 user ,表面上吵到幾乎要約主人出來,拔刀子互砍以洩恨,私下卻寫纏綿悱惻的情書給我家主人。

他有雙重人格乎?

看了看這個古怪男人的ID, summerywind,夏天的風。

名字是很溫和,罵人的時候比貓貓我還惡毒,寫起情書來,卻又情思綿延,纖細敏銳。

那個笨女人,又掉到情網裡去了。

不過,我也不得不承認,這個看起來活像 metal 成員的小孩子,的確比其他追主人的傢 伙稱頭多了;雖然他老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而且顯然的,比我家主人小上十來歲;但是人家不但順利的唸書申請獎學金,甚至連托福都考上了。

看他們倆出門,活像阿姨帶外甥,但是他們高興就好,你管人家?雖然說,有時主人把他帶回家裡,常吵得我睡不著,我還是不討厭那個夏風啦。

「吵?怎吵法?」靠,男人就是男人,那個死黑貓馬上興致來了。

「就是會叫……而且你也知道,我們貓類的聽覺比人類敏銳多了……」

只是我挺懷疑的,人類憑啥能繁衍的人口過剩阿?

好幾個小時ㄟ~若是在荒地,早就被肉食性動物獵殺了,怎傳宗接代阿?

「這妳就不懂了。為了突破這種困境,所以人類才不斷的進化阿!弗洛依德說,性乃是人類一切文化進步的原動力說。」

我才不信那個瘋老頭說的。

自從主人失婚後,我頭回見到她這麼快樂過。

她和那個狂妄自大的小鬼頭倒是一拍即合,兩個人至大的興趣就是拌嘴。降拌嘴還樂在其中,真是令人費解。

連在交配過程都不停的拌嘴,這實在……

(降可以延長交配時間嗎?)

然後我看到那個土土的主人一點一點的在蛻變。

她不但把濃重的長髮削短得活似男生,還丟了一票子洋裝。然後開始穿破到膝蓋大腿都看得到的牛仔褲。學會騎那種高到會摔死的越野機車,學會也就算了,居然把我抓去一起兜風……

夾在夏風和主人中間,天阿~救貓阿~

我連爪子都伸出來,緊緊的抓住夏風的外套……馬的……他穿的太厚了,根本感覺不到我的怨恨說……

120……不會吧~主人阿~妳超速太多啦~夏風,趕緊阻止那個瘋女人啦~

「加油阿~fear~越騎越好了~超過那幾個俗辣~快~」

阿阿~大家都瘋了~只剩下清醒的貓貓我阿~

~m^^m~

「貓貓,上面那個是啥表情阿?」黑貓聽著我九死一生的經歷,居然只會問我上面那個表情符號。

「那是貓貓的前爪,放在眼睛旁邊,流淚的慘況……」

等「兜風」回來,我食慾不振了一個禮拜,第二天就精神緊張的拉了肚子。

被拖去兜風就算了,他們還帶我去打籃球。主人當然只是去加加油,但是我卻被閃躲不及的籃球砸了個正著。

嗚嗚嗚嗚……你們難道不知道,我寧可待在家裡玩 BBS 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隻死黑貓,就只會笑我。

氣得想斷線,黑貓安慰我,「沒關係啦,被籃球砸中的機率畢竟比較小,被網球砸中的機會就大多了。我還被砸了不只一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換我笑到在地上打滾。

不過,主人和夏風交往,倒也不一定都是這種恐怖的壞事。因為夏風喜歡瞧不起女人,主人偏偏好勝的要命,拼命的證明女人也是很厲害的。

為了證明這一點,原本樣樣依賴電腦公司的主人,居然捧著書開始研究如何安裝軟體。甚至大膽的拼裝了有生以來的第一部電腦。

雖然說,那部電腦當機的機率真的比舊舊的 586 p60 大很多,但是妳也不可否認,k2-266 的速度的確比較快。最最重要的是……

那台電腦是她獨力完成的,沒有假手任何人。

她完成的那一天,一線銀亮的眼淚從她眼眶慢慢的滲出來,但是,主人在笑。

連我都覺得很感動。

夏風露營回來,發現主人的電腦,他不語良久,抱緊了主人。

這在別人眼中沒啥的成就,可是一個年近三十三,只念到高職畢業,當了十幾年家庭主婦的失婚女子的傑作。

主人遇到夏風,的確是件好事,激發她多少潛力出來。

自從戀愛以後,主人混網路的時間就少了些,有時會接到doctor的信;對於這個半師半友,才華出眾的網友,她一向是感激的。

「好久不見哪,fear。8-)」doctor喜歡打這種樣子的笑臉符號。代表他帶著眼鏡。

「好久不見喔~親愛的doctor~」

「戀愛順利嗎?我看了愛風小札。8-)」

「太順利了……唔……我們天天吵架……*^_^*doctor,你也看到啦?別笑人家啦!人家文筆不好……」

「不。寫得很好呢。讓人羨慕裡面的男主角……當然,還有可愛的女主角。」

「夏風長得才是可愛哪……我的年紀大他那麼多……他跟我一起……實在太可惜了……也許是太幸福了吧……所以我常覺得,這種幸福消失的時候,不曉得該怎麼辦……但是,就陪他到出國吧……*^_^*」

雖然打得是笑臉符號,她的眼眶裡卻有淚水在忍著。

良久。「只要妳需要我,親愛的fear,我都是在的。我會在的。」

主人這才將眼眶的淚輕輕拭去。「嗯。我知道。」

「不陪我,居然在玩 BBS!!」夏風剛好跑進來。

「誰規定我要陪你阿?!法律規定了嗎!?」主人不甘示弱的回嘴。

「啊~~還是我最討厭的 doctor ~~那個沒有一點男子氣概,只會討好女性主義那群妖婆的窩囊廢!」夏風指著螢幕大叫。

「閉嘴!你這毛頭小鬼!」

「毛頭小鬼?!妳說誰是毛頭小鬼?」他從背後抱緊主人,手還跟著不規矩。

……

接下去的交配過程,就不是純潔的銀貓貓該看的了。

千里搭長棚,終須一別。

夏風終於要到美國唸書,我和主人,其實都不怪他。

但是,就要出發的前一天,他這個壞小孩,沒有和依依不捨的親人朋友相聚,卻躲到主人的小房間。

哭。

緊緊的把我抱住,在等待主人回家的時刻。噁心的眼淚雨降滴在我的頭上。

我沒有生氣。真的。雖然還是覺得很噁心。

「我是真的……很喜歡 fear。」他對著我喃喃自語,「但是我還要走很久的路,我不可以,讓 fear 等我。」淚珠,點點滴滴,「我真的心疼 fear 的……我希望可以分擔 fear的悲傷和分享她的喜悅……我是真的……非常喜歡驕傲的 fear……看她一天一天的快樂煥發……越來越好看……我是真的喜歡 fear,不是跟她玩玩的……」

他埋在我的頸子上哭泣。

轉頭舔他的眼淚,我知道,夏風,我想,主人也知道。

因為,她站在門口也在哭呢。

兩個人類,哭哭哭的抱在一起。哭也就算了,交纏了一夜,還是哭到將上飛機。

「把我忘了。」這是主人提出來的。

一群愛哭鬼。

「你也哭了吧?貓貓?」隔著螢幕,黑貓這樣打著。

「我?我才沒哭!那是沙子掉到眼睛裡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