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夜叉.行 之十五

等醒了過來,似乎下過了雨。空氣裡充滿了清新的氣味。

她披衣坐起,懶懶的。玉荷端了藥來,她只乖乖的拿起碗,對於她頰上的淚痕,卻什麼也沒說。

「幫主的病,可好些?」她問。

「除了妳,我不關心任何人。」玉荷臉一扭,她已經讓丐幫的人煩死了。

匡噹一聲,她將藥碗打破。第一次看到綠兒發怒,她不禁有點害怕。

「閻府讓妳學醫,就學了些藥理麼?一個當醫生的,連點醫者心都沒有,那還學來作什?」她的眼睛冷冷的蒙著薄冰,「妳去罷。我也讓妳醫不起。趕明兒我讓慕青帶妳上峨眉,再也不用相見了。」

「娘娘!」她撲到她的膝上,「不要這樣…我醫,我醫…」

【Google★廣告贊助】

「妳若不是心甘情願的醫治,又何用妳?妳自己說,自己若是男兒身,就什麼事都沒了。男兒身又如何?只是多個自私自利的醫匠,於世何補?妳學醫是為了什麼?只因為妳在閻府出生?那妳還是回去拿針線實在點!」

「我以為妳是不要我醫他的!」玉荷慌了起來,「要不何必頂替我赴險?」

靜默片刻,「若是醫不好就要妳的命,我就算是沒命,也不能讓妳去送死。我能活多久自己明白,妳…妳還青春年少,多少好光景。」

玉荷腦門一轟,怔了怔,心底卻狂喜了起來。

「娘娘,妳…妳心底到底有我。」不等她回答,盈盈的站起,「我這就去。」

想喊住她,心底真是啼笑皆非,見她飛奔而去,又覺得有些身懶。

托著腮,望著燭火出神。

「不吃藥,準備白日飛昇?」慕青把藥端進來,「玉荷似瘋了一樣,到處的看傷患,叫我跟妳送藥來。妳跟她說了什麼?臉紅得似火燒,高興得幾乎跳上屋頂。」

「這藥不吃也罷。這幾年,光人參就吃了十幾斤下肚了,白費藥材,這又何必?」慕青只將碗一送,兇著一張臉,「張開嘴!」

懶得和他爭辯,一匙匙吞了下去,見她頰上有滴淚,心疼的幫她拭去,「太苦了麼?」

「比起人生,甜得緊。」她笑著,淚卻不斷的落下。

一見她哭,心頭一緊,輕輕的讓她靠在胸膛。

「你又何苦涉險?」綠兒輕輕的問,「我們不過萍水相逢。你明知道打不過楊玉清的。」

「我只是內力沒他強。」突然覺得懊悔,為什麼仗著機敏,不曾下工夫好好扎好基礎,「我沒保護好妳。妳武功比我好多了。」

「保護我?為什麼?因為還沒跟我訴到衷腸?」她破顏一笑,「原來對男人來說,訴衷腸這麼重要。重要得連命都不要了。」

「才不是!」他生氣起來,「妳知不知道跟著丐幫一走,我的心像是淘空了一樣!又害怕又痛得要命!萬一他們發現妳不是閻玉荷呢?萬一他們發現妳是娘娘呢?萬一…萬一,我再也見不到妳了呢?」用力抱緊她,「我不要!我不要…」

沒有掙脫,綠兒寧定的讓他抱著,「你也只是個孩子…」

「我是大人了!大人了!」多少少女看見他都會有羞赧的紅暈,只要對她們轉轉眼睛,就能讓她們自己隨了上來。他一直風流自賞,卻把心丟失在綠兒慵懶嬌媚的眼睛裡。

這是報應。這絕對是報應。

發現綠兒軟癱下來,才驚覺自己抱得太緊。「娘娘?!」

「我沒事。」她懶懶的靠著慕青,「想要訴衷腸?現在可是時候了。」

她站起來,讓外衫落下,只穿著單衣緩緩的坐在床上斜倚著。慕青張大了眼睛。

「呀?不用了?那我可要睡了。一但我改變主意…」慕青握住她的手,她的笑,還是嬌懶從容的。

慕青有些不明白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他的腦子昏昏沈沈,只覺得綠兒的身子如陽春白雪般晶瑩,觸手滑膩,她半閉著眼睛,臉上模模糊糊的笑,卻有點悲傷的感覺。

淡淡的月色破雲,緩緩的照在她羊脂般的胸脯。

他不願多想,只是在她身上釋放自己這些日子來的熱情和渴慕,看著她仰頭屈身,病弱的身體這樣激烈的承受他的熱情,狂喜之後,憐惜的撫著她汗溼的髮絲。

她閉上眼睛,讓劇烈的心跳平息下來。

「他叫妳將軍。」親吻著她的耳垂,在她耳邊細語著。

「誰?」她身體一僵,「謝校尉?未出嫁前,我的確帶過兵打過仗。」

慕青的眼中掠過一絲陰影,「妳可有意於他?」在那乞丐捨身救她之後,綠兒的悲慟讓他心裡發酸。現下就算得了綠兒的身子,這種發酸的感覺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強烈。

她睜圓了眼睛,笑了起來,「他是我的部屬。」眼神卻冰冷著,「你以為女將軍就該和每個部屬有曖昧?」

急出一頭汗,「沒的事,我只是,我只是…」他的聲音低下來,「我只是覺得…心裡頭,有點不是滋味…」

綠兒攏了攏衣服,嬌懶的,「好了。你走吧,我也睏了。」

走?

「你想訴衷腸,這會兒也讓你訴著了衷腸。還有什麼不滿意?你要的,不就是這個?要到你要的,就別跟著我找死。」綠兒柔軟的聲音,聽在慕青的耳底,不啻打了個焦雷。

他虎著站起來,胡亂穿上衣服,發怒的想說些什麼,也只能氣得發抖,一迴身看到一桌子的藥碗調羹,嘩啦啦全掃下來,憤怒的撞開門出去。

綠兒木然的出神,半晌才嘆了口氣。渾然沒有注意到窗外另一雙含悲的眼睛,這次,玉荷沒有流淚。

慕青衝進林子裡,胡劈亂砍,一使勁,碗口大的樹應聲而倒。

幾乎將精力散盡,倒在林子裡喘息不已。「誰?!」他握住劍,眼睛泛出紅絲。

「慕…慕青哥哥,你…你別這樣,我好害怕…」玉荷?!

他衝上前去,看見玉荷瑟縮著,身上的衣服被脫了大半,眼睛紅紅的哭個不停,清麗的臉龐顫抖著。

「發生什麼事情?怎麼了?不哭不哭…」他哄著玉荷,和綠兒離散的時候,玉荷可憐兮兮的跟著他,他也湧出兄長般的感情,「怎麼了?怎麼這個樣子?」

「有壞人…有壞人…剛剛讓你嚇走了…」她縮得小小的,依進慕青的懷裡。

「不怕不怕…」他輕輕拍著玉荷,將她的衣服拉攏些,這可憐的孩子,為了不想被逼婚,嬌滴滴的千金小姐,又何必這樣江湖顛頗?「妳累了一天,怎麼不回房裡睡,這麼晚了,跑出來做什麼?」

她軟軟的把頭擱在他的肩膀上,「我本來要睡了,看你這樣跑出來,人家不放心…」

慕青有些感動,「傻姑娘,我是男人,亂跑有什麼關係。」

「…慕青哥哥,你喜歡綠兒娘娘,對不對?」

他的心像是猛然被衝撞了一下,「可娘娘沒把我放在心上。」即使身子給了我,活像是施捨一樣。

「…我…我的心裡,是有你的。」慕青像是被燙著了般,趕緊將她推遠點,卻被她牢牢抱住,「我也喜歡娘娘。我喜歡你們,我們…我們永遠不要分開,好不好?」她哭了起來,「我們永遠在一起,跟你們分開,我…我心裡好生難受…峨眉山很大,我們住在一起。我想法子讓娘娘好起來,我們在一起…等娘娘好了,我們一起游遍天下…好不好?我知道我是孩子話…但是…我不要嫁到玉羅門…我不喜歡男人,但是,我喜歡慕青哥哥…」

慕青將她推開,玉荷哭了起來,「你…哥哥也嫌我是個對食?」

「不是這樣的!」

少女柔軟芳香的身子靠過來,他的呼吸也跟著急促。這樣的月夜,是有魔力的。

他不敢看玉荷落的那抹豔紅,隨著那抹豔紅,他的心頭,像是扛起了非常沈重的重擔。

為什麼?為什麼?他一遍一遍的問自己,不知道為什麼抱了玉荷。因為月色太好?為了綠兒心頭沒有他?還是他也對這個清麗的小姑娘有了憐惜?

輕輕擁著玉荷,他的心亂成一片。

玉荷將衣服穿好,頰上有淚,卻是笑著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