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夜叉.行 之十七

天大亮了。

綠兒坐在中堂,大門敞開,正對著小山岡,身後堆著信香。整個營地靜悄悄的,只有王香主的人散著,正在煮飯劈柴,一副忙碌光景。

辰時了。綠兒輕輕的吸一口氣。

一聲震天喊,小山岡衝下一隊人馬,滾滾黃塵,馬蹄雜沓的衝過來,綠兒仍然端坐著,起碼有兩百餘人,五十幾匹馬。

王香主的人迅速的集結,在山前擋住,廝殺了起來。馬倒是逐批倒下,卻越殺越進敵陣。

「該死!我就知道他不聽令!叫他殺馬,誰讓他直直殺去?」綠兒一拍桌子站起來,怒氣勃生,連蕭長老看她都有點膽寒。

【Google★廣告贊助】

仍然是美的…但是美得令人有點心驚…她那頭歪斜著的墜馬髻幾乎散完了,衣衫不整,活像個病美人,卻在這一拍桌站起的時刻,突然散出殺氣,那咬牙切齒的凜然,當真像個廝殺戰場的將軍。

很美的,夜叉將軍。

這才讓人知道,她這稱號的由來。

王香主看不到綠兒的怒容,只是得意的越殺越勇。叫他佯敗?我呸!我老王可是條漢子,為什麼要聽那扭捏娘們的號令,「殺呀!把這票水老鼠殺回去!讓他瞧瞧我們丐幫的威風…」

「哎呀!王香主中箭了!」他正奇怪自己沒有中箭,只見慕青欺上來,一時不防,竟讓他點中胸口,一時氣窒,居然倒栽下來。

「不好了,兄弟們退呀~」慕青一面拖著王香主,一面朝後撤退。

開始撤退,綠兒才鬆了口氣,嘴裡輕輕的念著,「再過來一點…對了,再過來一點…」

「妳在幹什麼?他們要殺進來了!」蕭直慌了,「趕緊…」

「閉嘴!」綠兒轉過頭,髮絲飛舞起來,面上怒容若火艷,「再吵我就用幫規處置你!」

之後沒人敢出聲。

「退一點…再過來一點…慕青,不要讓我失望…」她臉上煥出神采,「現在!鳴鼓!!」

破天的震起戰鼓,像是晴天打了陣霹靂,兩旁掩著的香主殺出來,敵陣立刻大亂。兩翼的香主出其不意,掩殺過去,玉羅門自己踩著自己,錢香主那隊擅長暗器,潘香主又力大無窮,驍勇無比,原本敗退的王香主那隊,又讓慕青帶著,攻了回去,堂堂皇皇的玉羅門,居然讓五十幾個人殺得大敗。

「鳴金!」綠兒一下令,鑼聲一響,圍攻之勢立刻出現了個缺口,慘敗的敵軍狼狽的從這缺口逃走,百餘人眾人馬雜沓,一併逃回山岡,沿途又被追兵射殺不少。

「退!退!」綠兒咬著唇,「退了沒?」

「我們的人退回來了,」蕭直這時候才有些佩服綠兒的用兵,「玉羅門的人卻逃走了!為什麼…」

「窮寇莫追。他們不是被我們打敗,是被我們嚇壞的。樂正那兒有沒有信號?」她焦急的問。

「沒有,代幫主。還不見信香。」她一頓足,「時間太趕了麼?全退進屋裡!」小小的山屋擠了六七十人。

「蕭長老,帶著幫主和幫眾從密道走。」她將門關起來,「窗子關上!」

「密道?密道沒有出口…」蕭直有些慌張,「還有,代幫主,妳呢?」

「沒有出口?沒有出口我和幫主從哪冒出來?你當咱們會穿牆術?幫主,你負責打開密道,」她將袖箭裝在袖裡,「一聽我信號,就魚貫衝出密道,知不知道?樂正會接應你們。若是我趕不及,別等我。」

「我也留下斷後!」玉荷喊著。

「別傻了,快把她帶走!」玉荷拼命搖頭,「聽話,若是苗頭不對,妳還能保著丐幫,若是我被抓了,我也不會死命抵抗。活人比較值錢,這一路還有搭救我的機會…」

「我不走。」慕青抽出劍,「妳說也沒用。」

綠兒默默看他一會兒,「好,你留下。」

「咱們走吧。」幫主懶洋洋的,「這兒礙手礙腳啥?丫頭,別死了。妳還是丐幫幫主哩。妳若死了,太多人得陪葬,多不好。上天有好生之德。」

「我第一個拖你做陪。」綠兒笑了笑,「快走吧。」

慕青將桌子抵住門,不到半個時辰,聽得殺聲掩至。他用力握了握綠兒的手,發現她的手乾燥穩定。

「一定不要死。」

綠兒慵懶的神情一變為神采飛揚,「打仗不是求死,是求生。」

窗戶一被打破,就挨了袖箭,慕青敏捷的衝過去,來者紛紛成了他劍下亡魂。

「其他門戶都封死了吧?」不知道殺了多少人,綠兒疲倦的說。

「對。他們這才猛攻大門。」慕青身上都是血。

一刻鐘,還是兩刻鐘?綠兒的神經緊繃著,只知道不停的射殺來敵。這些都只是先鋒部隊,若等那些高手們也趕來,我可抵受不住了。

忽覺腦後風響,她一回頭用打狗棒架住,強大內力衝擊得她心笙動搖,真氣亂竄,勉力定睛,兩個人都是一愕。

少門主?

這纏綿於心的倩影,居然在這裡見到,讓他大吃一驚。趁著這刻,慕青仗劍過來,綠兒已經心口劇痛的軟倒,還是奮力射殺接近的人。

他的眼睛對上慕青的眼睛,發現少年的眼睛燃著純青的鬥氣。

「讓開。」他聲音低沈,多少疑惑和渴望,直想此時此刻抓住綠兒。

慕青淡淡一笑,不答腔,瀟灑的一招「有鳳來儀」,直逼他的門面。劍氣將周遭的人盪得一窒,怕被波及,其他的人圍成半圈,守著不讓綠兒等逃走。

這丐幫弟子怎會五嶽劍法?他心念急轉,回了一招「雷行千里」,劍光閃爍,招招綿延,虛者為實實者為虛,慕青卻不交手,劍影中遞出「鶴展青雲」,直取他的雙眼,逼得他迴劍自守。

兩個人快攻十來招,兩旁的人不禁神馳,目不暇給,丐幫一個尋常幫眾居然能跟少門主鬥成平手,心下不禁又對丐幫怯了幾分。

只有綠兒看出來,慕青全攻不守,仗著輕功過人,天資聰穎,這才勉強打了個平手,若是時間一長,內力不繼,一但慢了些,身首非異處不可。焦急不已,殷鑑那劍又讓她妄動太多真氣,此時動彈不得,果見慕青慢了慢手腳,一劍劈下…

只覺一閃,直覺迴劍來救,終是讓綠兒的袖箭射過了臉。

「慕青過來!」他滾過去,一把抱住綠兒,「不要動。誰動我就射誰。」兩個人慢慢的後退。

一摸到臉上的血,被綠兒欺騙的憤怒與悲傷一起湧上來,想要將她碎屍萬段,又看她病弱如柳的身子,又想一把擁進懷裡。

眼角瞥見晶亮的煙火,她大喝一聲,袖箭射向屋角的鑼,響亮的一聲,縱進房裡,關起門來。

正忙著撞開門,突見地上一線火苗極其迅速的飛竄出來,點燃了那堆信香,瞬間炸了起來。

山屋本是木造,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綠兒和慕青嗆咳著,衝進地道。

「怎麼會有水?!」慕青一面跑著,水不斷的漲起來。

「屋邊的小溪暴漲了。」綠兒摀住心口,「我讓樂正去紮筏炸壩子,這會兒水都淹進地道了。」她一把抓住慕青,「可會水?」

慕青點頭,水淹得高來,出口被水淹了大半,「走!」

兩個人一起潛進水底,從出口游出去,水底見綠兒的長髮飄揚,雖然這樣生死一線,慕青卻覺得,若能這樣望著她,天涯涉險,也甘之若飴。

她宛如水仙。

冒出水面,慕青大口的喘氣,樂正把他拉上來,「還有綠兒,綠兒!」

她也冒出水面,喘息著,正要攀上木筏,突然腦後一痛,頭髮被拖了下水。她也不掙扎,倒潛入水,面有怒容的玉羅門少門主,一臉憤怒夾雜著迷惘的看著她,用力抓住她的肩膀,簡直要掐碎她的骨頭。

綠兒抓住喉頭,露出痛苦的表情。殷鑑望著她,突然緊緊抱住,將氣度在她的口裡,綠兒軟軟的癱著,突然眼睛一睜,只見她手裡揮著銳器,饒是他躲得快,眼上還是不禁一痛。順勢在殷鑑身上一點,反向游出水面,慕青一把將她拖上來,見殷鑑窮追不捨,她將手裡的東西激射出去。

他一閃,那東西卻迴轉插進他的髮間,不禁嚇出一身冷汗。

是送她的髮簪。

握著這髮簪,聽著玉羅門人呼號的聲音。居然大敗在這謎樣女子的手底。該殺了她,還是該佔有她,殷鑑想不明白。

只記得她窈窕的身影穿著一身白,一點長髮和衣擺仍浸在水裡,坐在木筏上,笑著向他揮手。

像是水仙一般。那有毒的水仙。

他已然中了她的毒,日日夜夜的啃噬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