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夜叉.行 之二十

「這山路可還習慣?」綠兒騎著小驢,微笑的點頭。一路上為了不招搖,她又將面紗戴起來,進得峨眉山區,只有三大長老和幾個親信弟子跟隨,其他弟子讓香主帶著,遠遠的在山腳候命。

「娘娘,這一去山高水遠,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相見。」錢香主很是感傷,「您可萬千保重,弟兄們等候著您身體大好了,再來總舵相見呢。」

「著呀,老錢可說出我的心聲了。娘娘,您一定要來玩兒。我家乞丐婆飯煮得可好吃了,一定要來玩玩。」潘香主還是不離他的大嗓門。

其他幫眾一直仰慕的看著面紗下的綠兒娘娘,她也笑笑著將面紗摘下來,艷光四射,「綠兒若還有命在,定當造訪。」

在這些丐幫弟子的心裡,留下不能遺忘的倩影。

直到瞧不見了,大家還是靜默著。

【Google★廣告贊助】

「丫頭,妳可真的添了多少私家兵。」幫主嘿嘿的笑,「瞧他們連口水都不敢滴的蠢樣。」

「頭兒!」蕭直覺得頭痛極了。

「得了。又是那套幫主要有幫主樣的說教。真怕了你了。這會兒打狗棒在丫頭那兒,幫主可不是我。」

「我只是『代』幫主。現下不打仗了,拿回去吧。」她皺著眉毛,遞出打狗棒。

幫主拼命搖著手,「不是我,不是我…嗨,我先前面探路去…」下了小驢,飛也似的掠過樹顛而去。

「好俊輕功!」慕青不禁感嘆。

玉荷不禁有些得意,「那可不,天下第一名醫給治的呢。多活個二十年也沒問題。」

「可不是?我家玉荷妹子當真是神醫。」綠兒面紗下的笑容分外嫵媚。

「啊,娘娘別笑我。」

走了大半個時辰,終於到了山門。幾個峨眉弟子穿著素色,笑盈盈的迎上來,「一路辛苦。累薛幫主前來送訊。」

「芙蓉姊姊!我又回來了!」玉荷興奮的跳下小驢,衝上前抱住她。

又驚又喜的朝她望了好幾眼,「玉荷?可不是玉荷妹子?師父一定高興極了。」

「姑娘,我們幫主呢?」蕭直一拱手,連眼睛都不敢斜視。

「薛幫主上山洗塵了。這幾位也煩請上山吧。」一派溫文典雅,又不失禮數。

「不了。峨眉淨地,我們幾個魯男子不方便上山打擾,」梁長老拱拱手,「只是幫主得在峨眉打擾些時候,甚是難安。」

「哪兒話,」芙蓉也拱拱手,「幫主與師父本是故交,『風雨故人來』師父歡喜還來不及呢。至於綠兒娘娘大破玉羅門,管慕青少俠仗義,敝派請都請不來,哪說得上打擾。」

綠兒和慕青微笑著也拱拱手,才上幾步山階,綠兒喚:「蕭長老。」

蕭直應了聲,突見碧綠的事物疾飛而來,待一接,這才心下後悔不已。「娘娘!不…代幫主!」

「我躲到峨眉來了,還代什麼幫主?你代著吧。」綠兒摘下面紗,伸伸舌頭,「我若還有命,還記得住,這可再找你拿去。」

一路都是她銀鈴似的笑聲,看看手上的打狗棒,一抬眼,梁魏兩長老幸災樂禍的眼睛叫人沒好氣。

「回去吧!真是…笑什麼?!」

「是~蕭代幫主。」魏長老笑彎了腰。

遠遠聽見他們的笑聲,綠兒也跟著微笑。

走過極遠的山階,幾重小小巧巧的屋舍隱在雲端中,氣象清奇,不一會兒,陽光破雲而出,一派清光,雲霧消散,名震天下的峨眉派,居然是這樣簡樸大度的光景。

「那兒是出家姊妹的居處,這兒是俗家姊妹的居處,管少俠,你和幫主都住後院,真委屈您了,不過有個小門戶可到後山,您盡可四處遊賞。娘娘,您跟我來…」

「我不是峨眉弟子,住在後院便了。」綠兒微笑,「飲食起居我們會自便,已經很叨擾了,不敢跟清靜女兒家混在一起。」

「還是這樣不愛煩人的性兒,嗯?」溫柔慈和的聲音,「可是好些年不見了,綠兒。」

伴著玉荷,武林同道均忌憚敬重的淡菊師太竟是這樣溫文如貴婦人的中年美婦。

「嘴巴闔上吧,慕青,下巴掉了?」綠兒取笑他,「師太,的確是好些年不見。」

師太看了看她的氣色,「妳這孩子,當真解了雪蟬霜?」

「這並不難。」綠兒輕輕的握了握她的手。

嘆了口氣,「你們好生在這裡住下吧。玉荷,好好照應著綠兒。順便去瞧瞧頭兒吧,他快被那些女孩兒吞吃了。」

幫主被一票女孩子圍著,鬧哄哄的要他說故事。

「我以為峨眉派規矩很大,沒想到…」慕青倒是呆掉了。

「你碰這兒的女孩兒試試看,我會讓你知道規矩有多大。」綠兒覷了他一眼,「安分些。」

「喂,別把我說得像是色魔一樣。」

走近來,聽見幫主大喊大叫,「丫頭們,丫頭們,也夠了吧!這些陳年往事我說過多回了,還說什?」

「不管!幫主爺爺,你兩年沒來,我從小孩子變大姑娘了呢!」杏黃衫子的小姑娘不依,「說麼!爺爺,說說你為什麼會變成丐幫幫主…」

「別搖了!別搖!老骨頭都搖散了!」他咳了聲,「也沒酒,叫人說什?」

玉荷皺著眉毛要把酒搶下,被綠兒按了手,笑了笑。

「有啥好說的?」他喝了一大口酒,「我還小的時候,跟你們淡菊師太和…咳,另一個女孩兒是鄰居。那女孩兒可美著呢,哎唷淡菊,妳也是美的--打小兒一起練武一起打架,她那潑辣勁可兇著,妳們女孩子可千萬別學…後來大了,我也還喜歡她,但是要娶她,這可是耽誤人家。後來她兇得要命,給我三條路,要不她就跟我拼命。」

「幫主爺爺,哪三條路?」雖然有幾個姑娘聽過幾回了,還是殷切的問。

「嗐,那丫頭真是我命底的魔星!她說,第一條路,娶她。第二條,當和尚道士去。第三條,當乞丐。這不是為難我麼?娶她麼,我這浪蕩個性,不是害了她?當和尚道士,我哪頓飯沒有肉?當乞丐就當乞丐吧,誰知道當乞丐還不安寧,前任幫主坑了我,硬栽我當什勞子的幫主來!真真坑殺我!」

女孩兒有的笑有的嚷,綠兒的精神卻短了些。

「可累了?」師太笑了笑,「這可回去歇息吧。」

慕青也不戀著,扶著綠兒回去。

「妳怎麼認得淡菊師太呢?」慕青讓她坐下。

「她是我姑奶奶,你說我怎麼認識的?」慕青差點兒把茶倒到桌子上,「什麼?!」

那她豈不是…豈不是…

「她打小過繼給李宰相。雖是皇室公主,身子骨不好,過繼了才安了些。那,你以為幫主是誰家的?別問了。牽來拌去,一堆皇親國戚。」她輕嘆一口氣,「皇親國戚又如何呢?不如入江湖還清靜些。」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