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八)

(八)

羅伊是有固定班底的,一個帥氣的人類鬥士,和一個美豔的席琳神使。至於兀那和慕德…兀那是死也不肯承認他們是羅伊的班底。她嚴肅正直的個性實在受不了這個輕浮的精騎。

總是有各式各樣的鶯鶯燕燕撲到羅伊的懷裡抱怨,死巴著要跟他組隊。他總是滿臉淫笑的和這群女人們周旋,不動聲色的將她們安插到其他隊伍去。

【Google★廣告贊助】

是滿聰明,卻非常讓人瞧不起的做法。既要享受女人的嬌嗔和媚麗,卻又現實的不接受任何愚蠢的法師…雖然兀那不得不承認,這群女人手腦不協調的居多,總是快快的把魔揮霍完,為的就是可以坐下來等著經驗值和寶物源源不絕。

不管是羅伊,還是那群女法師,她都相同的看不起。

「不是每個人都跟兀那一樣厲害呀。」慕德苦笑。

「我從來沒要求過別人跟我一樣。我是火的兒女,其他人不過是軟弱的神的後代…」

「…兀那…」慕德臉上掛下無數黑線。

「我只要求每個人盡其在我。只要盡自己的能力,那就可以了。」她握緊拳頭,「如果無心鍛鍊自己,拜託去外面玩沙好嗎?!不要妨礙我修煉的道路啊啊啊~」

「…兀那,冷靜點…」

還在跟羅伊廝混的女法師們看到了在一旁冒煙的兀那,有些不滿的,「羅伊,你不要每次都組那個怪咖麼…」

「對啊,你看她的皮膚是綠色的,好噁心喔…」

「嗓子真是粗得超難聽,她真的是女的喔?」

「把她踢掉組我啦…」

兀那的忍耐力終於超過極限了。她霍然站起來,默默的退了隊。募德發現她退隊了,知道說什麼都沒有用,也跟著退隊了。

「欸,兀那,妳幹嘛?」羅伊變色了,「搞屁啊,我還在徵戰士呀…」

「你不欠我這個怪咖。」她相當瀟灑的揮揮手,「至於慕德…反正你的法師候選那麼多,而我…只信賴慕德而已。」

羅伊變了臉色,「兀那!妳…」

沒等羅伊說話,兀那已經倔強的離開了克塔。回頭望著這個高聳入雲的高塔…這樣傲慢的矗立著。

才待多久而已…像是看盡了一切冷暖。

「因為她們笑妳,所以才生氣的嗎?」慕德的眼睛雖然看不見了,卻還充滿了溫暖的光芒。

「…不是。」兀那整理了一下思緒,「只是有點不舒服而已。你看失業區的人那麼多…有人哀叫整天也沒有人願意組隊狩獵。裝備武器不佳,就會被排拒在外…戰鬥精神不存,只剩下斤斤計較的評量…我們是幸運的,因為那個輕浮的精戰對我們有著奇怪的興趣,所以…不然,我們大約也得在失業區坐很久很久…

「這是什麼?這到底是什麼?還有人記得戰士的尊嚴和驕傲嗎?他們只是…只是想要一個漂亮頭銜…好像是個紙糊的皇冠頂在頭上誇耀…只有效率、效率、效率!但我是戰士!我是有自尊的戰士!我是為了磨練我的精神和肉體才來修練的!可不是為了那個紙糊的皇冠…」

一口氣湧了上來,「我不是乞丐!我不需要別人因為對我好奇才…」

「我又不是因為這樣才組你們的!」羅伊不開心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那是因為你們都是優秀的夥伴,我才高高興興的和你們共同狩獵的!」

兀那將頭一別,她的自尊比別人都高,更不能忍受旁人的指指點點,尤其是無能的人…

「不要使性子了!」向來溫和的羅伊不知道為什麼,面對這個死女人就會冒火,「差你們兩個開團啊!要讓我們等多久?!」

「好了,來吧,兀那。」慕德牽起她的手,「乖,別生氣了。讓別人等可不是火的兒女該做的…」

「…再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我就殺了你!」她額頭爆出青筋,卻沒甩開慕德的手,嘴裡卻兇得要命,「你當我是小孩?吭?!你侮辱我嗎?!」

看他們緊緊握在一起的雙手,羅伊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不是滋味。

我…我在酸什麼?羅伊心裡一驚。

他將頭一轉,很僵硬的笑起來,「慕德,我還真是佩服你呀,虧你受得了這種任性的女人…要不是看她戰鬥還有點用,我實在是懶得跟這種胳臂可以跑馬的女人打交道…」

話還沒說完,他頭一昏,腦袋開始冒金星。

就在眾目睽睽的克塔待業區,武藝高強、風流倜儻的羅伊隊長讓個女獸戰打到差點休克了。

「我胳臂可以跑馬是礙到你了嗎?!不爽別組我呀!」她早就看這個輕浮的傢伙不爽了。

「…妳這個女人…」羅伊也失去了理智,「媽的,來打一場啊!肌肉女!偷襲算什麼~」

這種女人…這種動手比動口快的女人…他才沒有瞎了眼,會看上這種女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