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九)

(九)

雖然常常吵鬧,他們依舊跟著羅伊的團。只是兀那常常想,她和羅伊大概先天就犯沖,所以才會這樣互相看不順眼…

似乎沒有和平的時候。

劍鬥和席琳神使倒是笑咪咪的,他們兩個感情不錯,羅伊虧遍了整個克塔的女人,就是不虧那個席琳,兀那一直以為他們是一對的。

【Google★廣告贊助】

直到有一天…劍鬥帶了一個陌生的女暗精靈巫師過來,行若無事的說,「她是我女朋友,大家多多指教。」

席琳的臉孔立刻黯淡了下來,卻也只是笑笑。那個暗精靈女孩茫然的站在團隊中,似乎手足無措。或許是不熟的關係吧?她一直很沈默,很沈默的跟著,有時候補血,有時候魔攻,看得出來她盡量不讓自己變成累贅。

其他人聊天的時候,她也只是默默的站在一旁,只有慕德會跟她說話,畢竟他是個體貼的人。兀那雖然話不多,也會盡量擠個幾句,不讓她覺得被排斥。反而劍鬥將她帶進隊伍裡就像是責任已了,很少跟她多說什麼。

「好啦,我有帶妳組隊喔,妳別說我都不跟妳一起練了…」有回在角落,聽到劍鬥這樣跟他女朋友說。

那女孩的唇角輕輕抽搐了一下,輕輕的說了聲,「嗯。」

兀那和慕德對望了一下,慕德不知道為什麼,伸手去握了兀那的手,兀那沒有甩開。

***

這天,克塔特別熱鬧。幾個很久沒來的老朋友都來了,羅伊高高興興的想要組個九人大團上克二盡情狩獵…

結果多出一個人。

大家面面相覷,沒有人想退出。畢竟這麼理想的團難得組到…

「我們退好了。」兀那向來是無所謂的。她可以跟慕德共同狩獵,一點問題也沒有。

「欸?你們退?你們退的話很難打欸!」劍鬥抗議了,他是個狂熱的追求力量的劍鬥士,狂熱到幾乎盲目的地步,「法師好像太多了…」

「我退好了。」那個嬌弱的女巫師,怯怯的說了話,「我退好了…」

「喔,好啊好啊,」劍鬥鬆了伊口氣,「妳退好了,反正妳也沒什麼用處…」

那女孩像是要哭了一樣,卻又忍住。她勉強笑了笑,慢慢的離開克塔,背影被落寞拉得長長的。

「…不要緊嗎?」慕德低低的問劍鬥,「真的不要緊嗎?」

「喔,沒關係的啦。」他滿不在乎,「組她又沒用。我們自己打就好了…我快升級了!羅伊,別打混啊!找怪找快一點…」

這團打了很久很久,打到連狂於戰鬥的兀那都疲憊了。他們為什麼這樣急著變強?兀那心裡不禁一陣迷惑。

我呢?那我呢?我是為了什麼這樣拼著命?為什麼要誅殺這些留守在幽暗塔裡的魔物們?重複著相同的殺戮…在沒有戰爭的年代當個沒有用處的戰士…?

她望著因為眼睛看不見,更緊繃精神千萬倍的慕德…

我是為了讓慕德看到光亮,我是為了那個人才要變強的。若是變強…不是因為有誰可以榮耀,變強的意義到底在哪裡?

「我累了。我們都累了。」她很自然的掏出手帕,幫精疲力盡的慕德擦汗。

「我還好。」慕德低低的說。

「…我累了。我的心,累了。」

「……羅伊,我們要休息了。」他抱歉的笑笑,和兀那並肩出了克塔。

在克塔前的殘破廣場,有個熟悉的人影。那個女黑巫坐在克塔前面,眼睛虛無的望著前方。

慕德幫她加了祝福,她才像是大夢初醒的抬頭,溫柔的道謝。「…你們…打完了嗎?」她的眼底出現冀望,「他呢?還在裡面嗎?」

他們都知道「他」是誰。

「…我們先休息了。」

「哦…」她的眼睛蒙上死氣沈沈的失望,「是嗎…?」

「別等他了。」兀那突然生氣起來,「回家去,別等他了!」

「…再一下下就好…」她美麗的臉孔出現溫柔卻凄艷的笑容,「我想等他…我今天還沒跟他說到話呢…」

變強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若是沒有人可以奉獻、可以保護的話?

兀那霍然轉身,急急的往前走。慕德趕緊跟上去,卻聞到了淚的味道。

「…兀那…」

「我永遠不會這樣對待你。」她仰首,望著天空,這樣狡猾的淚水才不會滑下來。「我不想再去克塔了…那裡的氣味…讓我很痛苦。」

「當然好。」慕德摸索著握到她的手,「我已經用殷海薩的名義起誓了,跟隨妳到天涯海角,不是嗎?」

兀那還是沒有甩開他的手。

從那天開始,他們不再進入克塔一步。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