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一)

(一)

很早就注意到他,那個殷海薩的侍奉者。

應該是個牧師吧?身穿深黃的法袍,常常看見他坐在豺狼營的前面。清秀的臉龐有著溫柔的笑顏,過往的行人常常粗魯的對他說,「喂,加個祝福吧。」

他也總是笑笑的站起來,很盡心的將所有的祝福誠心的加上去…誰也沒有組他,甚至連謝謝也不說,就這樣揚長而去。

【Google★廣告贊助】

這是創世紀以後千年的夢天。創世者被弒,新任的創世者隱遁,至壽者龍王凱拉辛維護這個還很年輕的世界。在這裡,魔物節節敗退,整個夢天進入長久而穩定的和平。

各個種族漸漸淡忘彼此陳舊的仇恨,戰爭不再降臨。嚴謹的職業分野淪為制式的考試分層制度。戰士不再有有榮耀、法師不再有驕傲。熱衷的只是誅殺多少魔物可以通過怎樣的考核,成為騎士或者是魔法使只是富家世門子弟的漂亮頭銜,神職越來越自大,藉著神的名字輕忽自己的義務,與庶民百姓的隔閡越來越遠。

忘卻陳舊的仇恨,卻依舊擁有種族間的偏見。俊逸的精靈鄙夷不出色的人類,人類看不起行商天下的矮人,矮人羞於和外貌奇異的獸人同行。所謂的和平只是沒有戰爭,真正的和諧卻未曾到來。

各個職業互相詆毀、輕視。為了快速得到功勳,修練者只願與強者同行,鄙夷沒有利用價值的弱者。

無疑的,這個牧師是弱者中的弱者。

是,她也是追求功勳的戰士之一。但是她不利用人,也拒絕被人利用。

冷漠的亞丁大陸,冷淡的各色人種。她早就已經習慣這種狀況,只是說不出來為什麼,卻會憤怒…不知道是為那些自私自利的戰士,還是為了那個牧師臉上悲憫的笑容。

不過,她也只是默默的看著、狩獵。身為帕格立歐的子女,她是個巫醫。在普遍信奉殷海薩、伊娃,甚至是席琳諸神的大陸上,她是異數,被歧視的異數。

這種歧視讓她變得更冷漠、孤傲,更相信自己的力量,排斥所有的幫助,也不去幫助任何人。

但是這個討厭的牧師…真是令人厭惡極了!總是在她經過的時候,無禮的替她加上風走,像是嘲笑她的步伐太慢似的!

「…謝謝。」她壓抑住心裡的厭惡,僵硬的道謝,然後馬上離開。

只是…她實在很難裝作沒看到。當他狼狽的被豺狼們追逐,在場的戰士走避逃跑的時候…那些受過他恩惠的戰士,就這樣坐視他的死期…

她的塔斧閃出冷冷的藍光,放出令魔物膽寒的約束封印,將魔物們固定在地上動彈不得,她的唇間沁著殘忍的笑,繼而放出毒之封印,冷眼看著魔物哀號、失血,斧起刀落,魔物的首級一一落地…

望著躺在地上的他,勝利的快感居然蕩然無存。

「你不會呼救嗎?你的隊友呢?!」她的憤怒幾乎沸騰了。

「…呵,我打得慢,常常是別人的累贅…」他抱歉起來,「?妳沒事吧?」

她忍耐了一會兒,沈著臉用復活卷軸將他從瀕死的重傷救回來。「殷海薩的子女都是你這種笨蛋嗎?」

「是我的錯,跟主神是沒有關係的。」他暈眩的晃了晃頭,「謝謝妳,英勇的女戰士。」

她懶得去糾正這個可笑的錯誤。事實上,在冷漠的亞丁大陸上,她也以戰士自居。「你要去哪?」她冷冷的問,「我剛剛可是救了你。」

清秀的牧師有些手足無措,「…是呀,謝謝妳救了我。」

「那麼,你的命就是我的。」她蠻橫的揮揮塔斧,「走吧,像你這樣亂撞,怎麼狩獵?乖乖跟我走!」

他張大眼睛望著這位威猛的獸人女戰士,心裡感到一陣陣的溫暖,「…妳真是個善良的人。」

碰的一聲,他感到一陣暈眩,腦門不斷冒著星星。拿著塔斧的獸人女郎臉上帶著惱怒的微紅,「你再胡說,我馬上殺了你!」

半晌動彈不得,還在冒星星的牧師不禁啞笑。呵…她不但是個善良的人,還很容易害羞呢…

「我叫慕德,妳呢?」他對這個不善表達的強健女郎有了幾分好感。

「…兀那。」

這天是殷海薩的信奉者和帕格立歐的子女,相識的第一天。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