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二)

(二)

跟她狩獵是很沈默的。兀那總是沈默的、安靜的誅殺眼前看得到的每一隻魔物,嘴角噙著殘忍而迷離的笑容,獰惡的面容如許平靜,像是只有在殺戮中,她才能找到真正的平和似的。

因為知道她善良又害羞(?),慕德總是主動找她組隊,她的臉孔會抽搐一下,頗難堪的轉開頭,「跟好。」然後就是沈默的繼續誅殺魔物。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她是很貼心、非常貼心的。常常停下腳步等待跑得比她還慢的慕德,討伐魔物的時候,也總是注意著他的安全,危急時常常奮不顧身的放下封印,發出兇暴的戰嚎,往往等殺完所有無知魔物時,她的血也見底了。

就算什麼都不說,還是讓人感受到她的體貼。

「妳是個好戰士。」慕德有些不瞭解,「妳為什麼不跟別人組隊共同狩獵呢?」

「…我是巫醫。」兀那破例的開口,「在勢利的亞丁大陸,沒有我組隊的空間。帕格立歐的子女是不向無知人種低頭的。」

「…我拖累妳了。」慕德有些抱歉,就算她一個人狩獵,也得心應手,他實在不應該硬要跟來,「實在對不起…」

「再說一次對不起就殺了你!」兀那發怒了,「跟好!別開怪開到一半就幫我補血,你看不起我嗎?!」

…她的確是個善良又害羞的好人呢。

他們這樣沈默的二人組,狩獵一直很順利。比較困擾的是,常常有人跑到他們小隊旁邊,非常粗魯的命令,「幫祝福。」

一次兩次,兀那不開口。兩次三次,兀那也還是沈默。到了第四次…

「幫他加風走就好。」她冷冷的說,「敢加其他的,我連你都一起殺了。」

慕德有些為難,卻暗暗鬆了口氣。一個牧師的MP有限,他擔心這樣加別人祝福,會沒有MP幫兀那補血。

「欸,妳這隻恐龍很囂張喔。」陌生戰士瞪起眼睛,「幫加一下又不會死!妳臭屁什麼…」

兀那冷笑兩聲,「不高興?不高興你組他,帶他升級呀!憑什麼你不帶他升級還要用他的魔?搞清楚…他現在是我的人!他的每一點魔、每一點血,整個人都是我的!要他幫你祝福?先過我這關再說!」

「媽的,死恐龍這麼秋,不給妳點顏色看看…」戰士火大了,揮動手裡的革命劍就要給這隻不長眼的綠巨人好看…

只覺得腦門一昏,他中了睡眠。

不會吧…?睡眠不是法師才會的嗎?這個全身鎖甲的恐龍女戰怎麼會…他還在發昏,一記寒焰命中,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血飛快的往下掉…那隻不知道是啥職業的女戰居然去拖了群主動怪…發出尖利的戰嚎嚇得怪物亂跑,憤怒中的怪物無情的讓自己倒在地上…

趴在地上的戰士不敢相信,「…妳到底是什麼怪物?!」

「哼。」兀那冷笑,「我是綠色的恐龍,懂嗎?你媽沒教你,不要惹可怕的恐龍,可能會遇到血淋淋的報復嗎?」

慕德忍不住笑了出來,雖然他知道不該笑。他依舊好心的幫戰士復活,「…她是巫醫。」望著她昂然的背影,「一個很強的巫醫。」

默默的往前走了好一會兒,兀那連頭都沒回,「你救他做什麼?」

「別樹敵比較好。」慕德還是心平氣和的回答。

「我不怕樹敵,儘管來。」她倔強的縮了縮下巴。

「別這樣裝兇…其實我知道你溫柔又善良…」

蹦的一聲,慕德又滿頭冒金星,又中了兀那的暈眩攻擊。

「…再胡說連你都一起殺了!」

—–

註:夢天通過初期修練的見習者都有護身魔法保護,不至於在討伐魔物時真正死亡,而是陷入動彈不得的重傷狀態。若非使用復活卷軸解除,就得由神聖系列的職業執行復活術。不然,也可以直接歸返城鎮,卻會損失大量功勳,使得修練之路不進反退。

然而,護身魔法並非絕對的。某些魔力高強]的惡魔可以造成真正的死亡,若干被禁止的黑魔法也可以使人魂魄皆滅,沒有救活的希望。

某些大城市擁有禁止爭鬥的魔法,進入城內,所有攻擊性法術和劍術、技藝通通失效。這是為了保障一般市民的和平生活。

通過試練的「有職者」,都會宣示不對尋常無能力的平民動手。但是這個宣示沒有法術約束,也常常被有職者違反。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