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三)

(三)

這樣孤傲的一個女郎…卻為了他換了狩獵地。

「…豺狼營不好嗎?」他有些驚訝。

「我討厭老是被打擾。」兀那生硬的開了口,「那些煩人的蒼蠅…老是打打殺殺的,什麼時候可以升級?」

【Google★廣告贊助】

事實上不是這樣吧?慕德心裡暗笑,卻有些感動。兀那對廝殺有著莫名的狂熱,遇到衝突時總是殺得很痛快…但是他這個無用的小牧師卻總是在廝殺中第一個躺下。

她會忍氣吞聲離開豺狼營,為的只是不想看他躺下吧?雖然說,每次的衝突幾乎都是因為他…「對不起。」他很誠摯的道歉。

「再說一次對不起,我就把你給殺了!」她的臉頰又紅了起來,非常惱怒的。

雖然她這麼兇惡,慕德還是笑了。

他們改打游擊地,可能十天半個月不見任何人蹤。這樣的狩獵是很寂寞、艱苦的,但兀那沒喊苦,他也不會喊。

只是…兀那再強,本質上還是個防禦很低的法師。雖然她的奮不顧身讓人忘記她孱弱的防禦,但是慕德卻比以前更謹慎、更盡力的保護她。

不過這一天,卻發生了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周圍的一切,突然變暗了。他什麼也看不見。

怎麼?已經很久沒發生這種事情了!為什麼是這個時候…在被重重包圍的時候?!

他望著虛無,奮力發了三次急救術。他知道所有的魔物都會忿恨的追逐而來…沒關係,只要兀那平安就好!

不能因為自己看不見了,就讓兀那枉死!

「你在做什麼?你在做什麼?!」躺在冰涼的地上,他聽到兀那憤怒的尖叫,「…你別逃!我有復活卷…你逃什麼?你要逃去哪裡?!」

他是逃了。他幾乎是立刻在重傷狀態下歸返城鎮。他知道,他會喪失這些日子以來努力積下來的功勳,但是他不在乎,他是什麼都不在乎的。

逃去哪裡嗎…?事實上他也不知道。這可怕的眼疾一直跟著他,自從他觸摸了咀咒之後…他的視力就越來越糟糕了。

光明一點一滴的喪失,他成為一個無用的牧師。在無盡的黑暗中,只有絕望伴隨著。

回到狄恩,光明漸漸回來了,他又看得到周圍的景物。

趕緊離開狄恩…去什麼地方都好。他不能再拖累任何人了…這是他的原罪,他的錯誤。這是他的報應,為了貪求不該有的力量,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報應…

他不能再拖累兀那了…

「你想去哪裡!?」在守門人之前,憤怒的兀那一把拖住他,「說啊,你想去哪?」

「對不起…請別管我…」他狼狽的逃避,卻被兀那抓著雙肩猛搖。

「再說對不起就殺了你!」她怒吼得周遭人人側目,「是怎樣?不過是看不見而已!你只要靜靜站著就夠了,我會保護你的!跑什麼跑?!你忘了我說的嗎?你整個人都是我的!我會對你負責到底的!既然你是我的夥伴…你就想想夥伴這個名詞的意義!」

「…你知道我會看不見?」慕德獃住了。

「我是巫醫。」兀那揪著他的領子,「我是咀咒系的專家,還看不穿你身上的咀咒?總有一天,我會幫你解開咀咒,讓你看到光明的。我以帕格立歐的名字起誓,絕對不會放下你不管的!」

「…妳從來沒問過。」他望著兀那的眼睛。那金色的瞳孔像是爬蟲類般倒豎,卻有種奇異的詭麗。

「…我尊重你的尊嚴。」她有些難堪的放開慕德,「你想說的時候…我會聽。」

「…謝謝。」

就在這晚霞飛逝的傍晚,慕德發現他愛上了一個非常奇異的女郎。

但是慕德不知道,兀那給了他一個多麼寶貴的承諾。這是第二個,這個驍勇的女郎願意獻出生命的人。

這時候的他,還不知道。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