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四)

(四)

營火下,慕德默默的整理思緒,兀那沒有催他,只是添著柴火。

火光中,她翠綠的臉龐有種詭異的溫潤,瞳孔燃燒相同的火苗,閃爍而不屈。

她,的確是火神的兒女。連鬥志都和火神一樣。

【Google★廣告贊助】

「…我在話島修煉的時候…」慕德困難的開口了,「在精靈要塞,遇到了惡魔。」他遲疑著,「…巴列斯。」

這不祥的名字像是一句咀咒,轟然的讓營火高漲,又畏縮了光亮。周遭變冷了,黑暗中傳來陣陣騷動的低語。興奮的低語。

魔物的低語。

兀那瞇細了她金色的瞳孔,對著營火唱出「聖火頌歌」。隨著她激烈而慷慨的歌聲,營火因此兇猛捲盪,燃盡一切不祥,也讓魔物緘默下來。

一併驅除了慕德內心深處的恐懼和悔恨。

他呼出一口氣,「…我不該對自己的力量太自信,也不該奢求不應該有的力量。在所有隊友陣亡之後,我獨自面對巴列斯…他對我獰笑,問我要不要強大的力量。」

兀那沒有說話,只是朝著營火丟下一根枯柴。

沐浴著火光的慕德,眼神黝暗了,「…我想要那種力量。我想要…成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巫師。我…我…現在想起來,這種虛幻的野心…跟巴列斯有什麼兩樣?我居然愚蠢到接受他的提議…」

「你卻沒有成為巫師。」兀那冷靜的提出這點。

「因為那是錯誤的!」慕德難得的發怒,「喔,老天,我怎麼可以成為巫師?他隨時都可以因為我的野心而取代我,拿走我的靈魂和肉體!難道妳以為我會永遠那麼蠢?等我回到村莊,我就醒悟到我錯得多麼離譜…天啊,巴列斯?!透過我的身體,他可以把世界變成煉獄!我怎麼可以讓這種事情發生…」

「所以,你成了牧師?」兀那翠綠的臉孔出現罕有的悲憫,「你用被惡魔浸潤的身體侍奉殷海薩…這是很痛苦的、非常非常痛苦的…」

「這是我的罪。」慕德按住自己的胸口,「失去光明是我應得的懲罰。我不能讓惡魔破體而出…」

「那就該用你的身體禁錮惡魔嗎?」兀那按住他的手,眼底的不忍再也掩飾不住。

「我不該懷著那種虛無的野心…」他顫抖著,覺得兀那的手那樣的燙、像是要燙焦他似的。

「渴求力量有什麼不對,為什麼要受懲罰?殷海薩為什麼不悲憫你,讓你受無窮折磨?」兀那眼底出現不以為然,「神都是惡質的…」

「不要侮辱殷海薩!」慕德憤怒了,「我就不曾侮辱過火神…」

「身為帕格立歐的兒女,我也認為火神是惡質的!」兀那的臉顯得很無情,「就因為神者難明,我相信身為神的子女該有的驕傲,但是我不會倚靠神的力量!」

她徒手握碎一截柴火,血液和木屑紛紛落下,「這才是我的力量、我真正的力量!我整個信仰的中心,而不只是神而已!若是殷海薩認為你該受懲罰,那麼我,兀那,要反抗這種懲罰!雖然我現在的力量還不足…但是有一天,總會有那麼一天!我可以解開你的咀咒…我不會叫你不再相信殷海薩,但是你要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不是逃避、頹廢,而是相信、相信自己和夥伴!」

慕德怔怔的看了她好一會兒,「…我相信妳。」

「答應我,絕對不能夠逃開。」兀那認真的看著他,「正視你的命運…我發誓,我的命運也和你的命運相連接,我絕對不會拋棄夥伴的!以帕格立歐的名字發誓!」

在這樣火光蕩漾的眸子裡,你還能說什麼?

他原本熄滅的希望,突然如她美麗的金色瞳孔般,爆發出金黃的光芒。

「我以殷海薩的名字發誓,永遠追隨妳。追隨妳到天涯海角。」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連載階段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