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五)

(五)

為什麼放不下他呢?兀那反覆的問著自己。她不懂…為什麼這樣輕易的將慕德視為貴重的「朋友」,可以奉獻生命的朋友。

他是個異教徒、異族人。他和兀那的個性外貌根本是南轅北轍,他甚至不是個令人尊敬的戰士。

若說兀那願意為杜莎獻出生命,是因為杜莎施恩而不望報。但是慕德呢?

【Google★廣告贊助】

她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激越,這樣理所當然的認定他是可以獻命的人。

但是她知道,她很知道,慕德會為她死。只要護身法術失效,真正的死亡逼在眉睫,他會面不改色的,像一個戰士般擋在她面前,為她,只為她殉死毫不後悔。

光光這樣的認知,就足夠讓她血液為之沸騰,再也不想追究何以視他為朋友的理由。

***

修煉很艱苦,非常艱苦。

慕德的視力惡化得越來越快,幾乎已經全盲了。他那讓惡魔浸潤透了的身體,往往在向殷海薩尋求力量時,痛苦得宛如要解體。但是他卻總是忍耐下來,清秀的臉龐顯出超然的堅毅。

看不見,他就用聽的。聽不清楚,他就用感應。和兀那在一起越久,他就越清楚兀那的氣息。就算是看不見,也可以清楚的在心裡描繪她的模樣,知道她的蹤跡。

再說,兀那總是將塔斧和盾一起抱在胸前,空出一隻手,牽起他。

她的手心非常粗糙,這是漫長的修煉造成的累累傷疤。但是這樣的手,卻是火燙的、充滿生命力的。只是這樣一握,他就充滿了勇氣。

當世界完全黑暗下來,兀那就是他的光、他的一切。

只是惡魔不會放過他。

「怎麼了?小子?你真以為那隻醜惡的獸人願意幫你解開咀咒?」總是在很深的夜裡,巴列斯會在他身體深處發出這樣的嘲笑,「她在利用你。利用你的輔助,好讓她擁有無比的力量…小子,你懂吧?這就是身為輔助系的命運…無用的傀儡、無用的娃娃。你只是墊腳石,總有一天,會被遠遠的踢開…」

慕德不為所動的垂下眼簾,輕輕的念誦著讚美殷海薩的詩篇。

「我才是你真正的朋友、夥伴。」巴列斯舔了舔嘴唇,眼中露出貪婪,「拋棄這種可笑的傀儡命運吧…只要你服從我,我的所有力量都歸你所用。你可以成為統治亞丁的王者,世界上的一切都得對你匍匐稱臣…」

「將一切榮光,都歸於殷海薩。」他朗誦著詩篇,強忍住身體劇烈的疼痛。

「你是白癡、笨蛋!」巴列斯被詩篇灼痛了,他瘋狂的滾動、嘶吼,「消滅了我你也會死的~」

「願殷海薩看顧兀那,卻除一切災厄。」他祈禱,全身劇烈的震動,像是要解體了。

「住口!住口~你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放棄了~你不要忘記,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已經不是殷海薩的子女,而是我的、我巴列斯的!~」

「願殷海薩原諒這愚蠢的惡魔。」他不為所動的繼續祈禱,儘管已經漸漸窒息…

啪的一聲,一記寒焰擊中了他。慕德伏在地上不住大咳,嘴角滲出鮮血。

兀那滿是怒氣的冷冷看他,對他放了生命禮讚療傷,「…你不會叫醒我?就讓那惡魔隨便的傷害你?」

猶在低咳的慕德沈默了一會兒,有氣無力的,「…妳需要休息。」

「去他媽的休息!喔,我願巴列斯立刻下地獄!」兀那的怒氣爆發了,一把揪住慕德的領子,非常心痛的發現,他美麗的酒紅色的眸子已經再也看不到任何光亮,「只要巴列斯再出現,你就要叫醒我,知道嗎?!我一定會把他打回地獄去!」

「…我知道了。」慕德苦笑著,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

因為他看不見,所以兀那可以不用掩飾的露出傷痛。她不明白這個軟弱的人類…為什麼意志這樣的堅強。在全盲之後,依舊有著鋼鐵般的意志對抗惡魔的侵蝕。

她恨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明天我們去克塔。」她鬆開了慕德,有些不忍的幫他擦擦臉上的血。

「…為什麼?」慕德訝異了,「妳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我非常厭惡,非常非常厭惡。」兀那扭曲了臉孔,「但是…我們兩個人練太慢了。你不能追求的力量,我去追求。我若要提升咀咒的奧義…就得成為族長候選人──霸主。」

她狼狽的將臉一別,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我不要再看見你受苦。」

「去睡覺,我守營。」她不知道跟誰生氣一樣,朝著營火粗魯的丟柴火。

慕德溫順的躺下,因劇痛扭曲的臉孔,卻沁出溫柔的微笑。

願主神原諒他…他真正的力量和意志力,都來自一個火神的兒女…而不是殷海薩。

願殷海薩原諒他的不敬和僭越…因為他的心中,已經有了比主神還崇高的人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