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一部 (六)

(六)

克塔總是擠滿了修煉的人。白妖精、黑妖精、人類、矮人…還有極少數的同胞。

兀那厭惡的皺了皺眉。她討厭人多的地方…討厭必須卑躬屈膝的懇求,才能夠加入別人的組隊,共同狩獵。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她得快快成為族長候選人,才有資格翻閱更多的典籍、瞭解更多的咀咒,她也才能夠對抗慕德體內的惡魔,真正的讓慕德看到光明。

她受不了慕德受苦。這比她自己受苦還痛苦許多許多。

「妳是戰士?」一個白妖騎士觀察了他們一會兒,問她。

她厭惡要跟無知的人種解釋自己…「算是。」

「算是?」白妖騎士很有趣的摸摸下巴,「難得看到獸人女戰呀…妳在你們族群裡算是美女對吧?」

她啪的一聲擊碎地上的一顆大石頭代替回答。

「兀那,別生氣。」慕德苦笑著。

「你是牧師?」白妖騎士摸摸鼻子,「要跟我們組隊嗎?還欠兩個人。我叫羅伊。」

「你好,羅伊隊長。」慕德已經習慣失明的日子了,他很巧妙的掩飾,沒讓人看出他的缺陷,「但我和兀那是在一起的。」

「很兇的女戰,妳要不要來呀?」羅伊似乎很喜歡逗兀那。

兀那想發作…卻又忍下來。為了慕德…她是很願意忍耐的。「走。」

他們沈默的跟著這個野團走。不過,羅伊雖然輕浮,但卻是個稱職的騎士。跟著他狩獵,的確是很安全…但是突然發生暴走,偏偏在這個時候,牧師的祝福開始失效了…

眼見就要滅團,一直非常沈默的兀那突然對著全隊開始誦唱戰歌,瞬間激發了全隊的士氣,只見她不住手的施放封印,硬扛住湧向法師的魔物們,反應過來的羅伊立刻放了挑撥和極限防禦,居然撐過了這波暴走。

慕德微笑,打從心裡對兀那感到驕傲。

「…老天,妳真的是戰士嗎?」羅伊不敢相信的叫著。

「每個火的兒女都是戰士。」兀那冷冷的回答,「只不過我的職業叫做『巫醫』而已。」

「巫醫呀…」羅伊有些著迷的看著這位堅韌又冷漠的女郎。居然覺得她有種其他女性沒有的詭麗。「以後都共同狩獵如何?美麗的巫醫?」

「…你問我的夥伴吧,他說好就好。」兀那還是冷冷的。

嘖,居然有夥伴了呢…「只是夥伴而已吧?牧師大人?」他笑著問慕德。

不等慕德回答,兀那橫了羅伊一眼,「專心狩獵如何?騎士先生。讓一個綠皮膚的女戰比你更像騎士不丟臉嗎?」

說不出為什麼,慕德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