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十四)

不知道飛行了多少時間,直到夕陽緩緩的在遙遠的地平線染遍金光,異樣的龍飛向海面的一叢蒼翠。兀那和慕德半飄半浮起來,從龍背緩緩降落在雪白的沙灘上。

一落地,兀那微微一偏。這擁有雪白沙灘、蓊鬱森林的小島,竟然隨著海浪上下,宛如船隻。

一個沒有根的,漂浮的島嶼。

【Google★廣告贊助】

異樣的龍抬頭向天,發出宛如笙簫的美麗聲音,全身泛出銀白燦爛的光芒,漸漸成了閃爍的霧,模糊了身影。流動的光霧不斷的蜷曲蜿蜒,漸漸的凝聚成形…

細白粉嫩的腳踏在砂礫中,光瑩如雪的肌膚瞬間著上了白衫。那雙見過就絕對不會忘懷,卻不復記憶顏色的眸子憂鬱著。

異樣的龍化為少女,靜靜的站在他們面前。

「…杜莎。」兀那的喉間乾渴,聲音顯得非常嘶啞。

她沒有回答,只是憂鬱的望著遙遠的來處。即使這麼遠,她還是聽得到悲泣、聞得到血腥。這讓她心痛,很心痛。「…兀那,神是什麼?」

這問題讓兀那愣了一下,但是從小受到的良好宗教教育讓她立刻回答了,「神是全能全知者,是這世界的主宰。我們都是神的兒女。」

「這麼說起來,」杜莎緩緩的開口,「每個孩子的第一個神祇,應該是父母了。但是孩子會長大,父母還是神祇嗎?」

兀那如墜五里霧中,「我不懂…巴列斯說…」

「我知道巴列斯會說什麼。」杜莎苦笑了一下,「因為他是特別的。他存在於所有種族之前,他是這世界設定的NPC。」

「我早就不是NPC了!」巴列斯又控制了慕德的聲音,憤怒的嘶吼,「我擁有自己的意志、自己的靈魂!就算死了再多次也還能夠復活重生!我是惡魔十二子爵之一,至高無上的巴列斯!你們這些偽創世者憑什麼指揮我?就算凱拉辛也和我地位相等,同樣是應真創世者的呼喚而來!妳…」

「安靜點吧,巴列斯。」杜莎流轉眼波,「你已經發誓成為使魔了。」

她的話才說完,慕德顫抖了一下子,突然往前跌倒。兀那驚駭的扶住他,一回頭…發現慕德的影子居然消失,巴列斯以人面獅身的形態出現,憤怒的搧著巨大的翅膀。

「妳這個可惡的偽神!你們都是該下地獄的偽神!」他如雷的吼了起來。

杜莎彈了彈手指,巴列斯立刻倒在沙灘上打滾,暫時失去聲音。

兀那大吃一驚,幾乎是馬上跪了下來。她受了很深的宗教薰陶,畏神已經成了她的天性之一。反而是和惡魔共存到有些混雜的慕德動也不動,充滿困惑。

「杜莎,妳是眾神中的那一位?」

杜莎望著他們,卻不知道如何解釋。她依舊是人類時,是個聰明早慧,喜歡讀閒書卻厭惡學校功課的少女。她想到曾經生活過的「現實」,和那個現實裡曾經有過的不合理神話、傳說。突然有種非常荒謬的感覺。

說不定,她之前生活的「現實」,只是重重失誤下產生的另一個「伺服器」。

「沒有什麼『神』。」杜莎回答,「我們只是倖存者,而不是神。這是個很遙遠的故事…其實,我想你們也聽不懂…「你們現在生存的這個世界,只是一個『由虛擬轉現實』的網路遊戲伺服器。」

「伺服器?」慕德也有些茫然。

杜莎頓了頓,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解釋,煩躁了起來。

「我要怎麼解釋程式語言?我要怎麼解釋網路遊戲?我怎麼解釋天使長?怎樣才可以解釋凱拉辛?」她激動了起來,「我們什麼也不是,只是流落在此的異鄉人!就算有點能力也…」

她的激動讓海浪高高的掀起,無根之島劇烈的搖晃著,兀那和慕德鐵青了臉。慕德靜靜的開口,「杜莎,妳真的是神祇。」

杜莎勉強壓抑住自己的沮喪和激動,好一會兒都無法開口。再開口時,充滿陰鬱。「…若是有一天你們進入了一幅魔法畫中,你們懂得構成魔法畫的咒語,能夠左右畫中人的命運…那麼,你們也是魔法畫世界的神嗎?「我們,我們是這個世界重新啟動時的倖存者。我們會運用一些指令…但也是凱拉辛教我們的。燦月能夠將這裡的空白轉成現實…但也只是天生的能力。這世界的劇本是寫定的,我們也無法變更。我們…」

她停下來,看著這兩個摯愛的朋友。這個世界重新啟動,他們三個生活在杳無人煙的曠野,孤獨充塞在心中。畢竟,人是群居的生物,只有三個人…世界再大也宛如囚籠。

所以,得慕將人魂送到此轉生,漸漸有了各個種族的誕生,遵循著夢天原本的遊戲腳本發展起來,他們心裡的喜悅,實在是無法言喻。

這樣的喜愛這些人們…憐愛的替他們制定法律,託言為各個種族的神祇。他們既是人類信奉的殷海薩,又是暗精靈的死神席琳;既是矮人代表豐饒的大地女神,又是銀白精靈的水神席娃。

當然,更是獸人們敬愛的火神。

他們不敢、也不知道可不可以更改原始腳本。明明知道職業制度和現實是衝突的,明明知道魔獸橫行是不應該的,但是他們卻膽小到不能夠更改這些,只能假用神的教誨,神的面貌,希望給這個剛誕生不久的世界一點秩序。

「我們什麼也不能做。」杜莎含著眼淚,「我們的力量會破壞這個世界的平衡。我們怎麼算神呢?我們不算…但是這個世界…也沒有『神』。」

「…我不相信。」兀那的臉孔慘綠,「我每天虔誠的祈禱是奉獻給誰呢?我的法力又根源於誰?我又該祈求誰的幫助,祈求誰給我勇氣呢?」

「我不知道。」杜莎哭了,「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

海浪輕吻著沙灘,這向晚的海洋,多麼安詳美麗。但是兀那的心裡像是被挖空了。她惶恐,非常惶恐。雖然她會說神是惡質的。但是她遇到艱困痛苦時,呼喊的還是火神的名字。

但是現在卻有個人,有個真正神能的人,對她說,她信仰的只是個謊言,從來沒有火神。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