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一)

(一)

這就是,我存在的真正意義,也是我「活著」的證據,而不僅僅是「存在」。

營火邊,火光照亮了杜莎半張臉,她默默的想著。兀那和慕德都沉睡了,她不需要睡眠,放任自己陷入漫無邊際的沉思。

事實上,杜莎一直對「模擬城市」、「世紀帝國」那類的遊戲不拿手。她不喜歡那種高高在上、隔絕群眾的上帝感,反而喜歡互動,喜歡生存在人群中,那才讓她有「活著」的感覺。

【Google★廣告贊助】

即使因緣際會,讓她和燦月米迦勒成為這世界最初的諸神之一,她還是非常排斥這種身分。

她知道,她完全知道夢天的前身和來龍去脈,但是完全不妨礙她深愛著身邊的各色人種。

讓這個世界誕生,是錯?還是對?對眾生將要面對的黑暗宿命…她真的能夠做些什麼嗎?

即使是諸神之一…即使是萬知萬能的凱拉辛…也無法透過迷霧似的程式解讀未來的所有命運。她只能看到一點點…她只知道兀那很重要、慕德很重要,但是其他的,她也跟凡人一般,一無所知。

這樣,也可以稱為神祇嗎?她不認為。

敏銳的感到身後有視線,她轉頭。被慕德那雙失明的眼睛這樣注視…她幾乎有些不安了。

那雙失明的、酒紅色的眼睛,像是可以看透許多表面外的真相。

「妳並非眾生之一。」原本溫和的慕德嚴厲起來,「既不是銀白精靈,也不是暗精靈。當然不是矮人或獸人…妳甚至不是人類。」

杜莎暗暗戒備起來。她看得見…看得見慕德的內在潛藏禁錮著一隻強大的惡魔。讓她戒備的不是惡魔的凶惡,而是慕德的「混雜」。

一個神聖系的先知,卻將惡魔之力不自覺的融合在自己的法力中。惡魔浸潤了他的身體,奪走了視力,卻讓他變得更強大,超乎想像。

「我的確不是。」杜莎沉吟了一會兒,不知道他知道多少,該告訴他多少,「但是我相信,你的眼睛會告訴你,我並不是邪惡的。」

慕德「猖獗」了。

關於「猖獗」這種現象,她只聽過凱拉辛提起,還不曾見過。夢天其實是個脆弱的世界。之前發狂的天使長將這個世界的劇本任意更改,危及了整個世界的平衡,造成許多的漏洞和bug。

雖然凱拉辛盡力的修補了,還是有許多異常現象無法排除。某些人會突然得到逸脫規則的法力,強大到超乎設定…這種現象往往會伴隨意志喪失和突發狂氣,甚至會自爆。

高等法師特別容易出現「猖獗」。當然,也有人可以控制「猖獗」然後成為一代宗師的。但是這非常非常罕見,如此的人非有鋼鐵般的意志才行。

(不知道為什麼,杜莎想起了女媧補天,凱拉辛似乎補得不太好)

她屏住氣息,忍耐著猖獗的慕德高昂的法力像是無數的觸鬚攻擊她的精神,研究、窺看、嚴酷的探查。

這時候的慕德,很像一團瘋狂的龍捲風。杜莎想著。

過了好一會兒,慕德原本的嚴厲褪去,似乎有些茫然。他剛剛幾乎讓怒氣主宰,恐懼兀那受到傷害引發了狂怒,他似乎對杜莎施了什麼法術…但是這法術他既不曾使用過,也不知道用途。

但是,他卻看到某種神聖…像是沐浴在大教堂裡,虔誠的向主神祈禱時的那種神聖感。

他還是不知道,杜莎是「什麼」。但是他曉得,杜莎並不邪惡,甚至聖潔得令他有些敬畏。

「…妳究竟是誰?」他困惑了。

「我嗎?」杜莎笑了笑,扔了一段枯木到營火中,「我只是跟隨你們遠征的隊友而已。」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