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尾聲)

第二部 尾聲

荒涼蒼鬱的大地,永遠刮著冰冷的風。天空藍得接近冷漠,靜靜的俯瞰這片半覆著霜雪的大陸。

這是塊孤懸海外的蠻荒之地,船隻幾乎不會經過這裡。交通不便讓這片大陸神祕而封閉,只知道有些信奉火神的勇猛民族居住在此。自從魔族肆虐,將這世界帶入黑暗時代,中土的人們連活下去都顯得艱辛,更無暇顧及這個遙遠的北國。

【Google★廣告贊助】

這天,鮮少有旅人的寂靜山道,緩緩的駛來一輛馬車。守在城門口的士兵有些訝異的望著。執鞭的是個很小的女孩…原本以為是同片大陸上,隔著險峻高山的矮人一族…

但是當馬車轆轆的駛到城門口時,士兵發現,那是個人類的小女孩。

人類!多少年沒看到人類來到他們都城了!雖然火神的兒女對抗魔族上百年,對於異族懷著強烈的戒心。但是憐恤孤老、親切孩童是他們這隻勇猛善戰民族的守則,士兵還是放下了槍,親切的問:「哪兒來的呢?小妹妹?」

聲音已經刻意放柔了,但是獸人獰惡的長相和戰士勇猛的嗓門,還是像是個悶雷打在大地上。

那位風塵僕僕的小少女卻一點害怕也沒有,反而綻放出甜美的笑容,兜帽下是張稚嫩的小臉,「我從中土大陸來的,哥哥。我可以進城休息一下嗎?」

中土?中土不是現在無盡的戰火中嗎?她一個孩子,是怎樣橫渡這樣險惡的海洋?不過,她坦然率真的態度很討人喜歡,士兵讓她進入了廣大的石城。

奇異的長相和甜美的嗓音,讓城裡許多人好奇的將她圍起來,神官發現了街上的騷動。基於愛護兒童的原則,神官邀請她進入試煉洞窟的神殿內。

火神巨大的石雕頭顱懸在空中,四周圍著熊熊的烈火。烈火之下有著伏流潺潺而過,百年來沒有改變。這位奇特的小少女,居然恭恭敬敬的向著火神行禮。

「遠來的少女,歡迎。」有著猙獰臉孔如戰士,卻蘊藏著豐富智慧的神官招呼她,「是什麼緣故讓妳從中土的鳥語花香來到北地的荒瘠?」

她脫下披風,非常自在的跟著神官盤膝坐在炕上。「我的父母到遠地漫遊,而我覺得…也該是我的旅程開始的時候了。」

這樣的回答很奇妙,尤其是一個看起來不過十來歲的小孩口中說出,更是有種異樣的感覺。

遍歷風霜的神官凝視了她一會兒,發現她抱著一把琴。「遠來的小小吟遊詩人啊,敢問妳的名字?」

「我叫杜莎。」她稚嫩的臉孔湧出耐人尋味的笑容。環顧廣大的神殿,有副氣勢驚人的壁氈從數樓高的天花板垂到地上。

那是百年前的女族長和她的神職與使魔共同對抗惡魔軍團的壁畫。這位女族長的勇氣和奮戰,使得族內所有女性的地位和男性再也沒有什麼不同。

沒有人敢質疑女性的勇氣。

而這個栩栩如生的巨大壁毯,據說是暗精靈君主,囚居十年的心血結晶。臨死前囑咐送到女族長手裡,就這樣掛在神殿裡。沒幾年,女族長和神職雙雙過世。

留下這幅壁毯,代替她的英魂,默默守候著跟惡魔不斷抗爭的族民,和這片她最摯愛的家鄉。

杜莎流露出懷念的目光,抱起琴輕輕撥了幾弦,「…兀那…兀那。妳可原諒我了?」她粉嫩的臉頰滾下淚,「慕德…你是否見到席琳的神殿?是否和兀那重逢?」

時間過得這樣的快,她的時間感原本與其他人就相差甚遠。

「蒙您招待,吟遊詩人原本就該說說故事回報您。若是可以…請讓我告訴您,漫長旅程裡,我的朋友慕德和兀那吧。」

當她的弦一撥,像是充滿魔力似的,吸引了所有神官們和信徒的注意。隨著她輕柔的嗓音,所有的人跟著她一起回到幾百年前…女族長依舊年輕的時代。

那在黑暗之前,毫無畏懼的身影,和他們的故事。

都在她那見過就無法忘記,卻再也不復記憶顏色的美麗眸子裡,滄海桑田。

(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