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四)

(三)

穿過華美的長廊,羅伊俯瞰著衣香鬢影的跳舞廳。年輕的領主臉上掛著得意的笑容,美貌的領主夫人含笑著依在他懷裡,看著達官貴人和貴婦淑女雙雙起舞,水晶杯裡裝著琥珀般的美酒,閃爍著魅惑的光芒。

這風流富貴的景象…卻讓他有不祥的感覺。

這世界…漸漸變樣了。

【Google★廣告贊助】

昨天他的朋友祕密來訪,憂心忡忡的。那位朋友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同族,雖然之後投效的領主不同,友情依舊非常堅固。他匆匆而來,帶來精靈君王的口信,竟要他棄了這裡的榮華富貴、高官厚爵,速速回返精靈之鄉。

羅伊嚇了一大跳,「…可是要跟暗精靈開戰?」不然緊急募集精靈有職者是為了什麼呢?

好友猛搖頭,語氣中帶著焦急,「不、不是。事實上,暗精靈王也下了相同的命令,甚至募集暗精靈巫師構建龐大而堅固的防禦咒陣,更打算跟塵世隔絕起來。」

「…為什麼?」羅伊呆了。

「族裡的賢者占卜出非常不祥的結果。」好友低了頭,「而且…最近我也有強烈心驚肉跳的感覺。羅伊,你不覺得怪怪的嗎?我們效忠的君王、領主,似乎漸漸的偏離了本性。我說不上來那種感覺…越來越不同了。上位者專注的似乎是物質和享樂,奇怪的是,有職者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昨天我得到精靈君王的密訊,猛抬頭,看到領主盤中有條活生生的大魚,他正微笑著割那條痛苦不堪的魚…

「你知道嗎?他若無其事的讚美這樣殘忍的美味,還提到想要用嬰孩試試看味道會不會更好!在座的有職者都在笑,還有人自告奮勇要去村莊抓個孩子給他嘗試…羅伊,這太恐怖了。就算是玩笑也可怕得緊…如果不是剛好接到君主的密訊,我搞不好也會跟著笑!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到處充斥著一種邪惡的氣氛,而我們不自覺呢?我馬上辭了官職,準備回精靈之鄉了。你也回來吧,羅伊。要出事了,我知道…雖然我還不知道要出什麼事情…但是真的要出事了…」

俯瞰著,羅伊思考著好友的話,心裡掠過一陣陣的不安。這場歡宴到了最高潮時,領主拍拍手,隨從們牽出一頭傷痕累累、吼叫不已的魔獸,將牠用鐵鍊繫在柱子上,然後…鼓勵在座的名媛淑女用餐刀或叉子射向那頭魔獸。

…非常殘忍而野蠻,但是每個人都陷入一種血腥狂熱的歡笑中。就算只是一頭魔獸…牠也是活生生的生物吧?如果是為了求生存與牠爭鬥,無可厚非。這樣殘殺…到底意義在哪裡?

他別開臉,正好和一個劍鬥士的目光相對。那是他長期一起修煉戰鬥過來的夥伴,名字叫做法爾。聽說他的名字就是火的意思。

他們交換了一眼,嚥下了沈重的嘆息。法爾沈默了一會兒,「…羅伊,你知道嗎?今天早上領主發佈命令,要禁衛軍去攻打兩個村莊。」

「什麼?」羅伊大吃一驚,他身為將軍,卻完全不知道這個軍令,「為什麼我不知道?而且…村莊?為什麼要攻擊別的村莊?我們跟各國都簽署了和平條約…公會和教會會怎麼說…?」

「不是別國的村莊,是我們的。路行村和寧靜村。」法爾沈重的嘆口氣,「領主指示他們意圖謀反,所以派了禁衛軍去剿滅了。」他筆直的望著羅伊,「是呀,為什麼你不知道?」

路行村和寧靜村?羅伊心頭一陣陣發冷。這兩個村莊貧窮又簡陋,有什麼力量謀反?難道是因為…因為他們合力拯救了兀那等人?

他愣愣的看著這個人類好友,警覺起來。

「快走吧,羅伊。」法爾望著底下的血腥娛樂節目,咬牙切齒的抓著羅伊的臂膀,「一切都走樣了。我也不知道哪裡出了錯…就像哪個環節歪斜,就整個要倒塌了。我不懂…我真的不懂…為什麼一個明顯無害的獸人女戰,會造成這一切…兩個村莊已經沒有人煙了!領主不讓你知道,也不讓我知道…他不會動我的,到底我還是他的皇儲之一。但是你呢?你是異族,他像是被戰爭的狂熱附身了,巴不得精靈王找他算帳!快走吧羅伊,保不定是明天還是後天…你就成了下個魔獸的替身了!」

他搖了搖羅伊,臉色鐵青的藏身在黑暗中,「快走!遲了就晚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羅伊除了自己的劍,什麼也沒帶走,匆匆的利用銀白精靈天生的敏捷,悄悄的溜出城門。

為什麼這片原本澄淨如洗的夜空,月亮會如血色般鮮紅?

誰能告訴他答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