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六)

兀那是不哭的,他明白。但是他聽到了兀那內心沈痛的哭泣。很痛很痛的哭,為了許多無辜的生命哭,為了殺人的罪惡感哭。

他完全明白。他也親手殺過人。那種黑暗…可以將人拖到深淵。

但是這些人…這些含笑屠戮,為了血腥興奮的人,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們是讓什麼蠱惑了,所以拋棄了身為人的良知?

他不懂。

【Google★廣告贊助】

等到達了縫隙,他才發現,是古魯丁城的地下水道。有些茫然的躊躇了一會兒,地下水道有著粗重的鐵欄杆,他們進不去。

「退後一點。」兀那低語。她遠本對於武藝有很高深的領悟,猖獗之後她更若有所感,只是說不出個所以然。她凝神,深吸一口氣,揮動塔斧,將手臂粗的鐵欄杆斬斷,像是砍斷乾而脆的枯木一樣。

他們進入了地下水道。

地下水道像是個龐大的墓穴,幽深而冰冷,帶著死氣。寬宏的大排水溝潺潺的流著,偶爾有動物的屍體飄過。兩側都有三人寬的走道,那是為了維修方便修築的。

只有他們倆個的足音,在錯綜複雜的地下水道迴響著。慕德時時要停下來,抬頭看著堅硬沈默的石頭之上,或深或淺的咒陣,以此辨識方向。

這是很勞神的工作,每隔一小段時間,他就得休息一下。這些日子的勞累驚恐,極度營養不足和休息不足,正在摧毀他的健康。

若不是兀那有力的臂膀,他可能就倒下了。但是…她在身邊。她就在身邊。即使看不見,她就算再哀傷、再憔悴,她宛如烈焰的生命力,依舊這樣鼓舞著他。

這世界上他也只有她而已。絕對不能…讓她遭受任何厄運。

「…接下來我不太能辨識了。」慕德低聲,聲音很虛弱,「廣場和內城的咒陣是相同的…我沒有什麼把握。先休息一下,我再仔細看看…」警覺的抬頭,他感到其他人的呼吸。

兀那已經舉起塔斧。

蜷縮在黑暗中的人,轉過頭來,在兀那火把的照耀下,是張充滿皺紋衰老的臉孔,一個年紀很大的婆婆。她穿著襤褸的禮服,駝著背,眼神如在夢中,懷裡抱著什麼…

等看清楚了,兀那倒抽一口冷氣。她用襁褓包著一具嬰孩的骸骨。

「不要搶走我的寶寶…」婆婆嚶嚶啜泣,「你們是來搶走我的寶寶的?是不是?不不不…你們這些該下地獄的人…」她的啜泣漸漸拔高,尖銳,瘋狂。

「不是。」慕德鎮靜溫柔的聲音鎮住了她的狂噪,「若是可以,我希望可以幫他加個祝福。」

婆婆瞪了他們好一會兒,竟將已經成了白骨的嬰兒捧高,慕德溫和的念了段經文,加了祝福。

「願妳平安。」慕德鄭重的握了握她皺縮充滿壽斑的手,「也願妳的孩子平安。」

「等等,」等他們轉身,婆婆突然叫住他們,眼底的瘋狂暫時褪去,「你們是去殺他的嗎?你們準備去殺了我丈夫嗎?那個裹著我丈夫的皮,事實上被惡魔吞吃的古魯丁領主嗎?」

他們驚訝的回頭,面面相覷。

「他冒充著我兒子的身分對吧?」婆婆笑了起來,聲音依舊美妙,柔軟得像是絲綢一樣,「我的丈夫…上一代的古魯丁領主。為了怕老、怕死,他和惡魔交易,獻祭了我的青春,和兒子的生命!他以為我會衰老而死…卻忘記我是誰。我是古魯丁最偉大的術士!他殺不死我…我要親眼看著,親眼看著那個魔鬼下地獄!」

「…妳說,他和惡魔交易?」慕德輕聲的說,他簡直不敢相信。

婆婆端詳著他,良久。「你的身體也有著魔鬼。妳!」她伸出枯乾的手指,凌厲的指向兀那,「我就是妳的鏡子!妳的榜樣!將來他也會獻祭妳的力量和青春…妳有多相信他,他就可以有多背叛!殺了他!快快殺了他!不然一切都會來不及…」

「我不會讓這一切發生。」兀那冷冷的說。

婆婆瞪了她好一會兒,仰天大笑,「愚蠢!就跟我當年一樣愚蠢…我以為我能駕馭丈夫心中的魔鬼,最終還是…但是我喜歡妳的愚蠢!答應我,殺死那個男人,我的丈夫,我曾經愛過的人!妳不殺他,血腥不會停止…血、血啊~懷抱孩子痛哭的母親啊…妳聽聽她們的哭聲,聽聽看啊!我天天都在聽,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既然受不了,為什麼不去殺他?」兀那有些火大,「既然他隱藏的罪惡只有妳看到了,為什麼不殺他?」

她笑出眼淚,又轉嗚咽,她放下襁褓,爬行過來,只見一道灰痕。她的腿已經風化,不能行走。爬行的時候,只見砂礫碎裂掉落於地。

「妳說我這樣子,還能去哪裡?」她眼底充滿嘲弄,「妳最好記住,瘋子的話充滿真理。因為我的世界歪斜破碎,反而可以看到這個歪斜破碎的世界的真正面貌。」

窒息般的沈默,充塞在陰森的地下水道,只有水滴恆久的滴落…滴落。

「我聽這水滴聲,已經聽了二十年。」婆婆淒涼的一笑,從虛空中喚出咒陣,一套法袍和盔甲掉落在地上,還有本陳舊卻充滿法力的法書,以及一把發出森冷光芒的戰斧。

「這是年輕的時候,我和丈夫的盔甲武器。我跟他並肩…到處討伐魔物,讓古魯丁成為可以安居的地方。」她爬向襁褓,愛惜的抱起來,「走吧,帶這些東西走吧。我的壽命到極限了…上神讓我活這麼久,大約是為了要等待你們。」

她又哭又笑,「我先去地獄等他…他總有一天會來。前面有兩條岔路,往左是廣場,往右是內城。你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吧…」

她閉上眼睛,瘋狂的臉孔朝上,風化漸漸蔓延,直到臉孔、髮絲,和白骨嬰孩一起成了灰塵。風一吹,消失無蹤。

他們驚駭的交握著手,心裡陣陣的掠過淒慘。穿戴好婆婆遺下的裝備,互相對視了一眼。

兀那沈默的走向右邊的岔路,慕德信賴的跟著,沒有反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