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八)

在他們還想不到如何上去的時候,慕德的手又不聽使喚的舉了起來,就在牆上,有個很淺很淺的手印,微微的發著咒光。

一搭上去,他們全身籠罩著微光,瞬間通過了上方的出口,來到一個廣大遼闊的禮拜堂。

廣大、清寂、冰冷。主神殷海薩的巨大神像默默的俯瞰,沾滿了灰塵。這原本華美的禮拜堂像是許久都沒有人來過,每走一步,就是灰白的腳印。四周的窗戶都封了起來,微光卻從窗縫滲了進來,清新的空氣緩緩流動。

【Google★廣告贊助】

從滯悶濃重的黑暗中離開,這個幽深的禮拜堂顯得這樣清新、美好,原本壓在心上的黑暗恐怖驟然被拔除,兀那張大眼睛,像是剛剛從惡夢中清醒過來。

回憶在地下水道的痛苦糾結,她真不敢相信,那曾是她轉過的念頭。

「出…去。」慕德的口中傳出嘶啞粗嘎的聲音,「快…出去。」

兀那回頭,只見慕德臉上一片苦笑,恢復原本柔和的嗓音,「不是我。是巴列斯。」

她點頭,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失去對慕德的信心。慕德怎麼會被惡魔控制?他有最堅強的意志,她不是知道嗎?

慕德曾經單獨和那惡魔對抗許久,就算跟她在一起,這種對抗從來沒有止息。為什麼她會不相信?

「我明白。」她點了點頭,失去黏膩黑暗的咀咒,她又是那個堅強的兀那了,「叫他安分點,不然小心我的火焰!」

一聲低沈的吼叫,壓抑在慕德的喉頭。他有些奇怪的發現,其實巴列斯也沒那麼難相處。他能夠清楚的分離巴列斯的狂熱和他自己的冷靜,可以慷慨分享一些控制權給巴列斯,那惡魔就比較願意受控制。

而且,他若鬆綁一些,身體上的衰弱就會輕微多了。現在他的腳步有力起來,這或許是巴列斯的功勞。

「我們走吧。」他的眼睛依舊豔紅,卻顯得和藹,「離開這裡。看看巴列斯要些什麼吧…」

禮拜堂的大門是鎖著的,但是一點也沒有妨礙巴列斯的急切。慕德不聽話的右手只是一推門,就讓手臂粗的鐵鍊應聲而斷。

原來已經向晚,彩霞西飛,太陽緩緩的墜落。禮拜堂外是長長鏤空的天橋,映著霞光,像是黃昏的一抹長虹。

在天橋之上,有個華服少年孤獨的站在他們的前方,悠閒的看著夕陽。

他轉過頭,俊美的臉龐有著淡然卻輕蔑的笑意,他輕鬆的走過來,定定的望著慕德,一聲清脆的笑,「唷,巴列斯,看你這麼落魄,我還真是高興哪…你的魔力呢?你的邪惡呢?可憐唷…居然讓個卑賤的人類拿走了,讓你像狗一樣趴在地上乞憐!怎麼不搖尾巴呢?怎麼不汪汪叫呢?你不是數一數二的大惡魔嗎?怎麼讓你看中的人類綁起來當寵物呢?…」

「撒哈克!你這下流的蟲,卑鄙的蚯蚓!」慕德喉間吐出粗嘎的聲音,「幾時輪得到你這賤種跟高貴的我說話?連你的主人都不配舔我腳跟!你這該死的…」

安靜下來,巴列斯。慕德無聲的命令他,你要的是這個惡魔的死亡,不是罵罵他就夠了。

慕德的眼睛更紅、更艷。原以為巴列斯會不聽控制,卻沒想到弱化過的惡魔居然安靜下來。

「殺了他。」巴列斯哀求,「殺了這個宿敵,這個可厭的東西。」慕德感受到惡魔的痛苦和憤怒,還有劇烈的悲傷。

「你吞吃了老領主的靈魂?撒哈克?」慕德拿回了自己的聲音,靜靜的問。

「是。」他舔了舔唇,人類少年清純的臉龐卻出現了惡意的邪佞,「我將會吞吃了你,還有你身邊的獸人。我將可以扭轉這世界的命運!」

他撲了上來,卻和兀那對了個正著,他噴出了火焰和兀那手裡發出的淨火激烈的撞在一起,兩個人都倒退了一步。

只見兀那吟唱聖火頌歌,激昂炙熱的讚美火神,呼出強大的咒縛困住了撒哈克,短短一秒,惡魔就獰笑著將堅固的咒縛打成碎片,卻中了慕德的睡眠術。

兀那揮動戰斧,砍向動彈不得的撒哈克,沒想到巨大的傷口在斧面離開的時候,也瞬間癒合,她反而讓撒哈克的反擊飛了出去,撞上旁邊的護欄,石愧紛紛碎裂。

「兀那!」慕德憤怒得幾乎失去理智,他的憤怒引發了內心強大的黑暗,剛好和巴列斯的悲傷相呼應,在他還沒意識到之前,他發出了帶有濃重黑暗的聖光術,將撒哈克打出護欄,摔到下面的花圃中。

撒哈克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頸骨折斷,低垂在胸口,他的眼睛上吊,露出忿恨的眼白,伸手將頭扶正,張口大呼,「有入侵者!殺了他們!快來人啊!」

人類的身體是這樣的不方便!撒哈克氣憤的想著。若是惡魔的身體,這樣的衝擊算什麼?他多麼想擺脫這個脆弱的肉體…但是他得等待,等待「亡者」的命令。

起碼,他現在可以殺了被困在人類體內的巴列斯。只要殺了巴列斯…他就可以晉升為十二子爵之一了!在魔界挑戰他多回,從來沒有機會殺了巴列斯…現在他唯一的機會來了!

「快來人!殺了他們!」他鼓起惡魔之力,將濃重的殺意傳入所有人的耳中。

像是中了蠱一般,城裡所有人都站了起來,不管是男人女人,老人小孩,都拿起手邊的器械衝了過來。

內城的天橋瞬間被晚如蟻群的人們包圍了起來,還有許多人攀爬著天橋,更多士兵從天橋兩端兩眼無神的湧進。慕德遲疑了,他無法傷害這些被蠱惑的人…兀那行動比轉思快,她已經攔腰扛起慕德,在護欄上使力一點,非常冒險的跳上天橋旁的屋頂。

廣場就在眼前…她拔足狂奔,在屋頂和屋頂之間奔跑,跳躍。這些被蠱惑的人神智不清,許多人都卡在城門互相踐踏,行動反而遲緩。正因為撒哈克的蠱惑是這樣的強,反而將所有的追兵集合在一起,廣場一片空空蕩蕩。

她奔向廣場南端的守門人,「高貴的法師,請送我們回艾爾摩的家鄉!」

守門人抬頭看了她一眼,「我不能讓惡魔傳送。」

「死女人!我和他們是一伙的!」巴列斯藉著慕德的嘴吼著,「若是可以拆夥,我也很想拆夥!」

「我不能讓使魔以外的惡魔傳送。」穿著嚴整道服的守門人絲毫不為所動。

「不要管我,」慕德推著兀那,「妳快走!」

「沒有你我是不會走的!」兀那吼了起來,她護衛在慕德之前,只見人群為成大圈,漸漸的逼近。

只是他們眼中帶著迷惘。撒哈克的惡魔之力進入守門人的範圍內,減弱不少。已經有不少人停住了腳步。

「你這該死的妓女!」巴列斯破口大罵,「我可不怕你們象牙塔!你們分明大小眼,讓撒哈克通過,不讓我通過?你們分明是找碴!」

「撒哈克不敢接近我的範圍,」守門人依舊冷漠,「你不能通過。我不能讓使魔以外的惡魔通過。」

巴列斯發出一串難聽的髒話,只見包圍圈越來越小。他知道,撒哈克巴不得趁這個時候宰了他。他被這個附身的人類重創之後,已經沒有能力轉移或脫出了。宿主若死,他也得跟著死。

他知道,撒哈克也知道。所以他讓人類來殺人類,帶著虐殺生物的愉悅心情。

還有別條路可以選嗎?他沒有可以選的路啊!

「…我願成為他的使魔。」巴列斯虛弱的低語,繼而激憤,「我願成為先知慕德的使魔!他媽的,快讓我們通過傳送啊!」

守門人揚起手,面無表情的發動傳送陣。撒哈克看到傳送陣居然啟動了,不禁大驚,顧不得懼怕象牙塔的祕法,他頃盡全身之力,發出了黑暗火焰,打向慕德…守門人臉孔微微變色,一揚手將撒哈克震開,卻還是慢了一步。

慕德吐了鮮血,而傳送陣被這擊扭曲,將兀那和慕德傳向另一個方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