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們 第二部 開始

第二部

「杜莎,我們和別人不同,不應該干涉這個世界的一切命運。」

一葉無帆無艙的孤舟,在月下的碧海裡飄蕩著,滿頭髮絲照得銀白,燦月美麗的臉上,帶著悲憫和不忍,輕聲的規勸著。

杜莎凝視著遙遠的地平線,一言不發。緊閉的嘴有種堅毅和倔強。坐在一旁的米迦勒,只是默默的撥著琴弦。

【Google★廣告贊助】

靜謐的月夜,海風飄蕩著初夏的甜蜜,輕輕搖晃著小舟。只有沉默,只有無盡的沉默,在她們之間流連著。良久良久。

「那麼,」杜莎終於開了口,「燦月,妳為什麼要出海?」她美麗得宛如向晚天光的眸子閃亮,「妳明知道經過的地方都會成為『真實』,為什麼要出海到未知的世界,觸發新大陸的生命?這難道不是一種干涉?」

燦月啞然,默默的撥動舟外的波浪。「…我既然身為一個旅人,自然會想四處流浪。」

「妳不是旅人,妳是夢天唯一的女神。妳沒辦法克制賜予生命的渴望,所以才四處流浪,創造、觸發,這是妳的願望、妳的使命。」杜莎冷靜又殘酷的指出了這點。

「…我不是女神,我不是。」燦月軟弱下來,「這樣的力量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是…只是…」

「只是存在於此,深愛著這個原本虛擬的世界。」杜莎溫柔的望向她,「我也深愛著這裡,雖然和妳不太相同…但我深愛著每個生活在此的每一個種族,每一個人。」

「我們都深愛著夢天。」米迦勒開了口,滿頭金髮在月光下閃爍如黃金,「但是杜莎,正因為我們的力量太絕對,才不應該干涉這個世界的運作。成與毀,都該由這個世界的居民、原始的設定去進行。我們若強行介入,就會失去了公正的立場。我希望妳了解…」

「那麼米迦勒,你回答我,你為什麼要制定法律?每到一個新大陸,就留下基本而簡明的法律?這是公正?這是客觀?你也不能夠真正放手…不是嗎?」

米迦勒有些困擾的沉默了,他無法反駁。

突然成為這個年輕世界的真正神祇,他和燦月都有段茫然而恐慌的時候。不久之前,他們還是凡人,這樣絕對的力量並沒有帶來任何榮耀,反而是種沉重到壓彎肩膀的責任。

他們選擇了沒有神殿、沒有人崇拜的路途。正因為是這樣深刻的愛著這個世界,所以他們準備當個最客觀的神祇。

他們都知道,根據最原始的設定,夢天在豐饒之後會進入空前黑暗的時代。但是修改腳本就會變更太多基本的設定,就像一環套著一環,息息相關。他們若手動強行扭轉黑暗的誕生,只會造成這個世界的徹底崩壞。

他們只能旁觀,什麼都不能做。

「還是有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杜莎望著越來越近的地平線,「或者說,我可以做的事情。燦月是女神,米迦勒曾經是GM。我明白你們會有大人的堅持,但我是小孩,我還可以有小孩子的熱情。而且…我只是個前任玩家。」

她舞空而起,雪白的衣裳讓海風吹得獵獵作響,「米迦勒可以繼續制定法律,燦月可以繼續教導技藝。但是我…也有我能做的事情。」

「妳不該動用妳的力量。」燦月幾乎是哀求的,「這會破壞世界的平衡…」

「我不會。」杜莎承諾,「我絕對不會。我只會使用我知曉的技藝,絕對不會動用到龍的力量。但是我要去和他們一起。」

「杜莎,這樣做有什麼意義?」米迦勒俊逸的臉孔充滿憂挹,「黑暗還是會來臨的。」

她淡淡的笑了笑,甜美中帶著憂傷。「我總是忘不了,我是遠征隊的一員。我也同樣的…想要和對抗黑暗的人在一起。」

「這就是,我存在的真正意義。」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