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第一部(完)

「他一直在生病,一直很痛苦!」房東吼著,「我們用盡一切的辦法,他還是死了!妳知道我們有多傷心嗎?他是我們唯一的孩子,唯一的!」

「親愛的,別激動。」房東太太安慰著他,「他到底還是回到我們身邊了。別嚇著了娜雅,若是嚇壞她,肉會變酸,不好吃了。」

【Google★廣告贊助】

房東先生冷靜下來,「妳說得對。老婆,去叫漢生下來。雖然還是太瘦,叫他將就點。他喜歡先吸點血,等她不動了,我們再扛去三樓處理。」

娜雅瞠目看著他們,看他們像是在討論菜單一樣討論自己。「…你們瘋了?你們縱容一具殭尸吃人。」

「他就算是殭尸,也是我們的孩子。」房東太太冷冷的回答,湧起一個溫柔卻殘酷的微笑,「讓孩子吃飽是應該的。」

她想逃,卻被房東先生抓住。她拼命掙扎,卻挨了房東先生一個耳光。「我不想對妳動粗。」房東很慈祥的說,「安靜點,忍一下就過去了…並不會太痛苦。」

「那麼愛他,為什麼不當他的盤中飧?!」娜雅徒勞的掙扎,「為什麼是無辜的人?為什麼是我們?」

我們…她想到樓上的那三個淒慘的頭顱。「你們吃了人,還保留死者的頭顱做什麼?」

「漢生喜歡。」房東先生將她捆起來,「若不是她們試圖警告妳,也不用縫住她們的眼睛和嘴巴。她們都太多事…希望妳將來不會這麼多事。」

所以她們叫我滾。所以她們顯示她們淒慘的末路給我看。

「你們不是人。」娜雅發起抖來,半是恐懼,半是憤怒,「你們根本是魔鬼,不是人了!」

「只要漢生好好的,是不是人都無所謂。」房東將捆得結結實實的娜雅扔在沙發上,「既然神明不救漢生,當魔鬼也沒什麼不對!」

房東先生深深吸了幾口氣。之前漢生可以自己處理,他和老婆需要的只是將肉支解洗淨,分成幾包放在冰箱,等漢生想吃的時候就可以吃。

這一次卻特別費手腳。他年紀有一些了,實在感到有些疲倦。等了一會兒,樓上依舊嘶鬧,但是老婆卻久久沒有聲音。

「老婆?」他遲疑的喊,低頭看看還在掙扎的娜雅,確定她不會掙脫,房東走上樓,「老婆,妳在做什麼…?」他的臉孔馬上轉為蒼白。

他的妻子大張著眼睛,躺在兒子的房間地板上,脖子上有著撕裂的大洞,汨汨的流著血,已經沒有呼吸了。

漢生抓著兩個將他幾乎纏死的頭顱,地上摔碎著一個,暗紅和慘白的液體混在一起,將溼漉漉的長髮黏成一團。

「老婆,老婆!」他慘呼,「妳怎麼了?老婆…」

他喊到一半,突然沒了聲音。他的脖子被長長的、溼漉漉,瀰漫著福馬林味道的頭髮纏住。他雙眼突出,徒勞無功的抓著,卻被越勒越緊,最後舌頭吐了出來,痛苦的空抓幾下,活生生的勒死了。

臨死前,他看到那個摔碎的頭顱微微的笑了起來。被縫住的嘴扭曲含糊的吐出幾個字:「我們也是人家的女兒…」

他死了。

房東的死似乎刺激到殭尸,他吼叫兩聲,將兩個頭顱用力摔在天花板上。長長的黑髮無力的鬆弛下來,靜止不動了。

他摸了摸死去的雙親,又吼了幾聲。但是悲傷壓抑不住食慾,他蹣跚的爬起來,一跛一拐的往樓下走去,拖著不自然的腳步。

趁著囂鬧,娜雅焦急的扭動,用腳踹倒了茶几,打破了玻璃杯。不知道被扎了多少下,她終於磨斷了童軍繩,爬了起來。大門被鎖,前後都是鐵窗…

三樓跳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死?

但是得經過二樓…會不會反而自投羅網?她想起,家裡有兩道樓梯。一道是直接通到二樓,不用經過客廳,另一個是房東用的,是個螺旋鐵梯,可以從廚房走到三樓的洗衣間。

當初她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設計,現在想想…大概是方便處理她們這些「食物」吧?

她像是看到一絲希望,奮力拖著疼痛的腳,爬上螺旋梯。

然後,她聽見了,如影隨形般,拖著腳,輕輕的腳步聲。她怕得幾乎癱瘓。手腳並用的爬上去。

曾經想過,自己可能會因為老、因為病,因為種種天災人禍而死。但她從來沒有想過,很可能會被吃掉,留著頭顱泡在福馬林裡頭。

這讓她多了一些勇氣,手腳更靈活一些。不管多恐怖,多害怕,她就是不願意被人吃掉。

摔死和被吃掉,她寧可選擇前者。

等她奔上三樓,跑向樓頂,她暗暗鬆了口氣。再幾步路,再幾步路她就可以逃生了。只要跑過樓頂,跳下去。

她跳了。攀著矮矮的圍牆,她準備鬆手,就算死也是全屍吧…

但是想像中的墜落沒有降臨。她的左手一陣劇痛,幾乎不像是自己的。殭尸長而烏黑的指甲從她的上臂掐進去,因為重量,也可能是因為溼滑的血液,他沒有抓緊,長而烏黑的指甲在她手臂劃出極深的傷痕…流出很多很的的血。殭尸吼叫著,為了將要失去的食物不甘。他充滿屍臭的唾液和發出黴綠的膿血,也這樣滲入了娜雅的傷口。

娜雅掙扎了幾下,卻始終掙脫不了他的掌握。最後一點一滴的,被提上去。

殭尸腐爛的臉,在她眼前成了一個恐怖的大特寫。那個護身符居然還黏在他臉上,腐蝕出一個無法癒合的洞。

「我寧可摔死。」娜雅低低的說。將手伸進口袋,她偶爾會抽煙,身上有帶著打火機。抱著一種暴烈的決心,她用打火機點燃了殭尸臉上的護身符。

護身符裡頭的茉草發出奇異的香氣,讓殭尸發出淒慘的叫聲,並且鬆手。在墜落中,娜雅看到殭尸像是一截腐朽的木頭,被火焰吞噬、燃燒。

該說幸還是不幸,她摔到一樓的雨篷才跌落到地上,所以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

這一夜,消防車、救護車的警笛響徹雲霄。這棟三層樓的公寓燒得乾乾淨淨,只找到三具幾乎燒成灰的屍體,和昏迷不醒的娜雅。

最後娜雅清醒過來,在她的沈默中,這件案子以普通火警了結。

看起來,像是一切都落幕了。娜雅搬了家,卻不像她原本希望的與人合住,而是單獨租了一間很偏遠的小套房,孤獨並且冷漠的,上班下班。

幾乎不與人來往或者是交談。

的確,她不再聽到可怕的腳步聲,她的新家一點問題都沒有。

但是被殭尸抓傷的手臂,卻開始腐爛、乾枯,在膿血流盡之後,剩下幾根枯骨和乾硬的肌肉,意外的、不自然的強壯。

或許她的惡夢,還沒有結束。

(第一部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