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第二部(二)

她謹慎的跟著他們,從熱鬧的大街,直到冷僻的小巷。

「來這兒做什麼?好髒唷…」女人撒嬌的抱怨著。的確,這個僻靜的巷子座落在城市的角落,兩旁的大樓遮得幾乎不見光,滿地輕輕飛揚的垃圾。

「…這裡,才不會有人打擾我用餐呀。」男人笑著。

【Google★廣告贊助】

「你好壞唷。」女人捶了他一下,吃吃的笑,「那幹嘛不去旅館?在這裡多沒情調…」

「這邊收拾廚餘才方便呀…」

女人的微笑凝結,臉孔扭曲,尖叫起來。他眼前的男人迅速腐爛、猙獰,露出尖銳的獠牙…

只離女人粉頸幾公分,男人的頭髮被拽住,他憤怒的吼叫,卻發現了同類的氣息。

另一隻殭尸?

「還不快走!」娜雅氣急敗壞的對著女人吼,那女人呆若木雞的站著,然後軟軟的暈了過去。

糟糕。娜雅心裡暗暗叫苦。她本來是普通的女生,打架什麼的一概不會。剛剛是情況緊急,想也沒想,伸出左臂就抓住男人的頭髮。被男人反手打了一掌,她心頭一怯,就鬆了手。

逃跑?未必逃不掉,但是暈倒在地上的人怎麼辦?打?她怎麼打得過一隻怪物?

「幹嘛礙我的事?!」那個怪物罵了起來,「搶食物也不是這樣的搶的!同樣都是殭尸,滿地都是食物…」

「…你是殭尸?」娜雅呆呆的問。

「你沒長眼睛?」那隻殭尸沒好氣,「妳不也是?唔…妳剛醒沒多久吧?去去去,剛剛清醒的新屍跟老屍搶什麼食物…」

「你是人類死掉以後變成的殭尸?」她不敢置信的問,「你也曾經是人類,然後又吃人類?」

那隻殭尸呆了呆,像是被刺痛了。「又怎麼樣?老子餓了就是要吃!輪得到妳來對我說教?!」

他一爪抓了下來,娜雅笨手笨腳的躲開,心裡滿滿的是新的憤怒和悲哀。

吃吃吃,人活在世界上,不是只有吃這件事情。生前如此,死後也是如此。「你不知道你吃的…也是別人家的女兒嗎?!」

她想起那三個慘死還想盡辦法警告她的可憐冤鬼,生前死後都遭受到殘酷無比的待遇。她壓抑了許久的悲傷和憤怒一起爆發起來,發出尖銳的叫聲,揮著左臂抓了過去。

或許是她太拼命,也或許是那隻殭尸輕敵太甚,娜雅在狂怒中,單手扼斷了殭尸的頸子,讓他軟軟的癱了下來。

這是她第一次殺生。就算殺得是妖怪,她還是深深的戰慄發抖。她想哭,但是沒有眼淚。

將來我該怎麼辦?我會不會也變成這樣的怪物?或者,我該結束自己的生命?

但如果沒有死成,清醒過來,會不會連一絲理智都不存在?

用右手蒙住臉,她跪在地上。

「妳如果不砍下他的腦袋,等等他就爬起來,休養個兩天就好了。」她身後出現了蒼老嘶啞的聲音,她淚眼模糊的抬起頭,是個頭髮鐵灰,有點駝背的老太太。

但等她走近一點,才發現她半張臉溫潤如玉,另外半張臉卻縱橫著疤痕,萎縮扭曲,像是鬼魅一般。她應該年紀很輕,但也說不定。

因為她的眼睛非常滄桑。

撐著拐杖,她吃力的走過來,仔細端詳娜雅的臉孔和乾枯的左臂,點了點頭。她將拐杖裡頭的刀拔出來,飛快的砍下殭尸的頭。

那原本癱軟的殭尸,發出臨終的悲鳴,乾枯而風化,什麼都沒留下。

「孩子,」她溫柔的喊,「妳是殭尸呢,還是人?」

「我是人。」她像是要哭出來,「不管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是人。」

有著半張鬼臉的少女再次點點頭,笑了笑。「跟我來吧。只要妳還有人的心,我就承認妳是人類。這世界上有太多妖怪,披著張人類的皮。在我看起來,我們比他們好太多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