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後話

娜雅講了很久的故事,那女孩呆呆的望著她。

「…真的嗎?」她退縮了。

「真的。」娜雅脫下長襯衫,拿下手套,露出乾枯的左臂,「這就是我的祕密。」

【Google★廣告贊助】

「…怪物。」她往後退,尖叫起來,「妳也是怪物!妳跟那些跑到我家來東西一樣,通通都是怪物!出去!這是我家,我家!」

「巧鈴,妳照過鏡子沒有?」娜雅溫柔的問,「妳照過了嗎?」

「出去!我不要照什麼鏡子,鏡子裡面也是怪物!」她不斷的狂叫,「爸爸變成怪物了,媽媽也變成怪物了,你們都是外星人對不對?你們通通一起來騙我,來騙我!」

她全身不斷顫抖,咬牙切齒的,「我不要被吃掉,我不要被吃掉…我不要!」

她撲了上來,腐爛冒著膿血的手指上面有著烏黑的長指甲。

娜雅的眼中露出一絲不忍,左臂敏捷的一揮,將她打飛出去,「巧鈴,妳是人類對不對?」

「我當然是人類!」她尖叫,「你們不是,你們通通是怪物!殺了你們,吃了你們!」

如果可以,她很想救這個小女孩,真的。就像當初老師救了她一樣。等老師過世了,娜雅會砍下她的頭,讓她免於變成殭尸的侮辱;她也想要收一個弟子,將來可以砍下娜雅的頭。

最少可以讓她脫離這種可悲的宿命。

「巧鈴,妳不認得躺在妳腳邊的人嗎?」雖然已經屍骨不全,但卻是妳的爸媽啊。

「他們是怪物,將我埋在土裡的怪物。」眼前小小的殭尸陰霾的說,「我恨你們這些怪物,你們通通去死,通通去死~」

她張著腐爛得幾乎沒有上下唇的嘴,口裡揚著黴綠的唾液。形容非常可怕的撲了上來。娜雅閉了閉眼睛,銀光一閃,砍下小殭尸的腦袋。

她小小的腦袋飛了起來,眼角含著驚懼的淚,「…我不要死。不要把我埋在土裡…」慢慢的風化、剝落,化為灰塵。

她大約十三還是十四歲吧?是兒童癌症的病患。出生多久,就纏綿病榻多久。雖然活得這麼痛苦,她還是希望可以活下去,不想被埋在土裡。

她只看得到她想看到的景物,相信她想要相信的事情。她成了殭尸,從墳墓裡爬出來,回到家裡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家人殺了個乾乾淨淨,吃得七零八落。

或許她是恨的。她恨為什麼被父母拋棄在墳墓裡,她恨為什麼只有她死了。她寧可相信所有的人都成了怪物,而不是她便成了殭尸。

娜雅真的是、真的是很想救她的。

「早跟妳說了,妳救不了她的。」殃淡淡的說。

「…總要試試看吧?」

「我今年九十三歲了。」殃恍惚了一下,「只見過兩個不屈服於食慾的殭尸,妳是第二個。」

「我不是殭尸!」娜雅發怒起來,「我是人,我活得好好的!」

殃深深的看她一眼,沒有說話。

其實娜雅,早就已經死了。她被殭尸感染屍毒後墜樓,那時候應該就已經死去了吧?但人的執念,是那麼的可怕。

她激烈的求生意志和偏執,讓她死而復生,成了一隻真正的殭尸,卻完全沒有自覺。她成功的騙過自己,騙過所有的人,差點也騙倒了殃。

多少次,殃暗暗的祈禱,祈禱是檢查報告出錯,她年輕的弟子只是感染了屍毒,並不是殭尸。

但她失望了。她失望乃是害怕娜雅知道真相的時候,不知道會多麼絕望。

為什麼是我們?為什麼?為什麼我們會遇到這些事情,為什麼?

我們,都陷身一個巨大的惡夢之中,永遠都不會清醒。

現在殺了她吧?殃忖度著。殺了她對她比較好,最少她不會在理智淪喪的時候,成為別人的惡夢。

像是感應到她的殺意,娜雅停下了腳步。

「老師…」她的聲音緊繃。

「嗯?」殃冷漠的回應,警戒起來。

「請妳…走我前面好嗎?」她回頭,年輕清秀的臉孔顯得分外脆弱,「我害怕身後的腳步聲。」

「…扶著我。我腰痛的很。」她伸出手。

柔潤而冰冷的手,殃握著她年輕的弟子,感傷的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路還很長,而她們的惡夢,也還沒有清醒的那一天。

(全本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