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第一部(三)

在蓮蓬頭下淋浴,她默默站著,昏昏欲睡。這是個很簡單的浴室,也就是個蓮蓬頭,一個洗臉台,和一個馬桶而已。

不過想到跟陌生男人共用浴缸實在很噁心,房東這樣的安排也比較好。蓮蓬頭和洗臉台、馬桶之間,隔著一面浴簾。洗澡的時候,她都會把浴簾拉上,省得把整個浴室弄得溼漉漉的。

在嘩嘩的水聲中,她卻聽到水聲以外的聲音。

【Google★廣告贊助】

她沒把門鎖上?不可能。跟外人住在一起,她有隨時檢查門鎖的習慣。她進浴室以後,還刻意把門鎖了幾回,才放心去洗澡的。

將還在滴水的頭髮往後撥,關上蓮蓬頭。一聲低低的哭泣聲,在她的浴簾之外響了起來。

她全身寒毛倒豎,獃住了。但是除了那一聲哭泣,她只聽到自己狂野的心跳聲。

「誰在外面?」她壯起膽子發問。卻又被自己緊繃嘶啞的聲音嚇到。

一片寂靜。窒息的寂靜。

她不敢動,但是光著身子在浴室裡不太好受。這幾天冷得緊,這三樓又空落落的,風特別大。不一會兒,她發起抖來,不知道是冷,還是怕,或者兩者都有。

怕也不管用,對吧?若是強盜小偷,或是色狼,這薄薄的一層浴簾,什麼也擋不住。還不如去把衣服穿上實在。硬著頭皮,她將浴簾拉開…

拉到一半,蓮蓬頭突然「啪啦」的噴出冷水,把她凍得跳起來,在浴室結結實實的跌了一跤。她差點就用臉去敲浴室的地板,在快到地面時…一股寒意,托住了她的臉,讓她打從心底冷起來。

她摔實了這一跤,全身上下無一不痛,臉蛋倒是倖免於難,只是脖子擰得疼痛。掙扎了好一會兒,她坐起來,發現除了手肘有些破皮,只有幾處瘀青而已。

還以為會摔斷脖子呢。又羞又氣的爬起來,所有的害怕都扔到九霄雲外。一拐一拐的把蓮蓬頭關起來,沒好氣的擦乾身體,穿上衣服。

瞧瞧,自己嚇自己,差點跌斷自己的脖子。還會有什麼人呢?房東他們是很少上來的,房東兒子又整天關在自己房裡,只有半夜才會出來走動。

那一聲哭泣,大概是誰家的電視開得太大聲吧?

摔得太疼,她胡亂的洗了衣服,就回房去睡覺。樓梯的燈又無人自開、無人自關。她已經認定是高科技開關,當然也就不再多想。

但是這一摔,真的很吃力。她睡得很不安穩,疼痛隱隱約約的侵襲著。輾轉反側間,她在淺淺的睡眠中,聽到了輕輕的腳步聲,徘徊著,窺探著。一聲一聲若有似無的哭泣,一滴滴的跌落,無助的、恐懼的、絕望的哭泣。

她驚醒過來,寂靜中,沒有聽到令她困擾的腳步聲。另一種聲音,穩定而單調的,在夜裡迴響著。

眨了眨眼睛,她才聽出來,那是水龍頭滴水的聲音。我沒把水關好?她掙扎著爬起來,一拐一拐的走出房門,爬上樓梯。日光燈自動亮了起來,她瞇細了眼睛,想看清楚是哪個水龍頭沒關上。

她一直不懂,房東為什麼要做這麼大的洗衣間。一大排,五六個水龍頭,頗有學校宿舍的規模。他們家也不過三口人,若加上她這個房客,也才四個。

這麼豪華的大洗衣間,房東又從來不用。他們在一樓有洗衣機,衣服都晾在後院。她放棄去了解,還很睏倦的她,一拐一瘸的走近洗衣台。

洗衣台裡,黑呼呼的橫放著什麼。我衣服洗了扔在這兒?她心裡疑惑,走近一看…

剛開始,她沒意識到看到了什麼。畢竟很凌亂,很觸目驚心。她還迷迷糊糊的腦袋只覺得有點噁心,以為房東買了很多肉擺在洗衣台裡清洗,還有排骨和內臟。

等她看到了幾根手指,和一顆放在水龍頭底下,眼睛半開半閉的頭顱,她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麼。

在極度驚嚇中,她沒有叫,只是倒退幾步,貼在牆上低喘。她的眼光因為驚駭,居然無法移開。沒有關緊的水龍頭一滴滴的滴水下來,流過頭顱的臉孔,讓面無表情的屍體,像是在流淚。

然後那雙死魚般的眼睛張開來,定定的望著她。一點血色也沒有的嘴唇,吐出一個字:「滾。」

她幾乎是用跌的,踉踉蹌蹌的跌下樓,衝進自己房間,將門用力鎖起來,抖著手插上門鏈。躲在被窩裡,她不斷的發抖,顫著唇向所有知道的神明祈求庇佑。

後來她不知道是睡著,還是昏了過去。

第二天,她恐懼無比的爬上三樓,整個洗衣台乾乾淨淨,什麼都沒有。是夢吧?她不過是做了個恐怖的惡夢…

眼角瞥見洗衣台有幾根極長的頭髮。

房東太太和她,都是短髮。這幾根長髮…到底是…?她咽了幾口口水,勉強自己鎮靜下來,臉色蒼白的去上班。

雖然她發起高燒,全身酸痛,她還是不想一個人在詭異的家中養病。

凡事都有一個理由。但她還找不到那個合理的理由。–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