腳步聲 第一部(四)

不知道是驚嚇,還是著了涼,娜雅開始發燒,到了中午就燒到燙手了。一向嘻嘻哈哈的同事驚覺情形不對,趕緊把她抓去急診。

花了五十分鐘候診,醫生用五秒鐘打發她。「流行性感冒。按時吃藥,多喝開水,多休息就會好了。」

拿了大包的藥,同事為難的看看幾乎動彈不得,一整個發虛的娜雅。這種樣子真的不用住院?昨天還中氣十足的罵人,今天已經癱了大半個。

【Google★廣告贊助】

「娜雅,妳要不要回家休息啊。」同事關懷的問。

她微微的顫抖了一下,虛弱的說,「…我沒事。」

說不定回家才有事。在她找到合理的解釋之前,她實在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裡…

合理的解釋?她呆了一下。

是,她和房東太太都是短髮,房東先生更是五分頭。但房東的兒子呢?她可從來沒見過他。會在洗衣台留下頭髮的,不是她,當然是房東兒子的囉?這種年代,男生留長髮又不稀奇。

她不過是做了個太逼真的惡夢,然後跟現實攪纏在一起,把自己嚇個半死罷了。

大大的鬆了口氣,她重新露出笑容,雖然有些發軟。「我想,下午我還是請假好了。」

「妳連明天一起請了吧。」同事把她扶起來,「看妳病成這樣。昨天不是好好的嗎?」

「病來如山倒麼…」娜雅軟綿綿的說,她決心奢侈一次,搭計程車回家了。

她最近真的累壞了,吃沒好好吃,睡沒好好睡。身體不健康,就會疑心生暗鬼,沒事也搞到有事了。

往床上一撲,只剩下蓋被子的力氣,她闔上眼睛。朦朦朧朧中,她聽到窗外傳來一陣陣淒慘的哭聲。

拜託,是誰在看電視開得這麼大聲?她太渴睡,用被子蒙住頭,一點也沒把這聲音放在心上。

正因為她蒙著頭,所以沒有看到,在她的窗外,有著幾顆頭顱在窺看,悽楚的哭著。都有著極長的頭髮,慘白的唇。連容貌,都和娜雅有幾分相似。

或許是午後的太陽,也或許是輕輕開門的聲音,她們只出現了一下子,就消失無蹤。只是細細的啜泣聲,若有似無的,在風裡漂蕩著。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