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編輯有點怪 第十章

第十章 只羨紅塵

火車沈默的朝北直去,九娘已經將結界撤去,只剩下稀薄的禁制環繞在她的身邊,隔絕自己所有的氣息。同時祭起安魂香,保護著車內乘客不受侵犯。

她的戰鬥經驗不可說是不精。天上天下,幾個眾生能躲過五次雷災?她能。

【Google★廣告贊助】

比較沈重的是,這一車生命都在她手上,而不像以往,她只要保住自己的命就好。這是很艱難的任務,但是她卻放棄掙扎了。

她就是喜歡人間,喜歡人類。她是移民…是對異鄉懷著鄉愁,將他鄉作故鄉的二代移民。就像狐影不容青丘之國受人侮慢,在她看得到的地方,也不容任何妖異侵犯她的「鄰居」。

不像妖怪也沒關係,她就是喜歡人類。

越朝北,火車內的氣息越森冷。昏睡的乘客口中冒出一縷縷白氣,室內的溫度越來越低,越來越低。充塞在火車內的妖異們無聲的嘶吼、尖叫,繞著虛幻的目標垂涎著。

然後一道雪白的影子突然掃過整列列車。當他毫無表情的俊秀臉龐冷冷的掃過來時。九娘更靜默、更屏息。這是「冥主」的分身。這個奸詐狡猾的妖異王者只派了分身來完成任務。

騙得過他嗎?表姊媚然擋得住冥主的本尊嗎?

像是冬天最冷的那道冷鋒,無形又銳利的侵入列車又離開,攫走了九娘用生氣凝聚出來的虛幻情侶。

妖異們或哭泣、或呻吟,追隨著那道雪白的影子離去。列車卻在這時候發出長長的撕裂聲,衝出了大轉彎的鐵軌,即將發生慘劇…

九娘飛出車外,梳得整齊的髮髻散在狂風中,勾成誘人的髮線,伸出皙白的手,向上天獻出虔誠的祈禱。

隨著她那悅耳而急速的古老咒語,出軌的火車漂浮在空中,連同乘客安詳的夢境,安魂香隨著她妖力的發動蔓延,芳香馥郁的令人神醉。

有些乘客在半夢半醒中看見了妖美魅麗又純潔高貴的她,有些懷疑為什麼觀世音菩薩穿著西式套裝出現在人世。

規矩的半高跟鞋輕輕的落在地上,同樣輕柔的,巨大的列車緩緩的安全落在荒野中。

我已經盡力了。九娘想著。只能替他們祈禱,可以平安順利的逃過此劫吧。

「妳,比我想像中的美。」幽幽的聲音宛如鳥鳴般悅耳,卻讓九娘打從心底冷了起來。

是冥主?!終究還是沒騙過他嗎?

她戒備的張開護身結界,猛回頭,瞠目看著眼前這位天神。這個神祇…這個奇怪的神祇…他是誰?她沒見過或聽過這樣神威猛烈,幾乎讓她屈膝的上神。他究竟是…

「妳的眼睛,比你母親更美麗。」天神噙著恍惚的笑容,「來人間來對了。」他的眼中,露出天神不該有的貪婪和瘋狂。

九娘想逃,卻覺得兩條腿像是果凍一般,站都快站不住。救了這列自強號,她已經耗盡了大半的妖力,結界薄弱許多。遇到這樣強大的天神,她更被神威衝擊的快要站立不住。

「你…你是誰?」九娘勉強問著,一面悄悄的按下手機的快速通話鍵。

狐影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好天神說出他的名字。

「我是帝嚳。」

狐影愣住了。手裡的手機承受不住帝嚳發出的強烈神威,轟然一聲,炸了。

「…九娘!」

手機炸掉的時候,九娘因為極度的恐懼,反而平靜了下來。慌張沒有用處,只會越弄越糟糕。

「上神找小妖有什麼事呢?」她沈穩下來。沒錯,現在不能慌。反正狐影已經接到她的求救,他會想辦法的…

現在她只能盡力撐過去。

「噢,我真喜歡妳的冷靜和機智。」帝嚳憐惜的看著她美麗的眼睛,「我不殺妳好了…把妳的眼睛給我,我帶妳去天界,當我可憐又可愛的解語花吧…」

他伸出手,九娘身形不動,硬生生的往後挪動三尺,避了開來。「您的要求不太合理。況且早已封天,您不該出現在人間…」

帝嚳的眼睛暗了暗。「若不是有不自量力的傢伙,我早在封天前得了妳。不過礙事的傢伙已經不在了…乖乖隨我來吧…」

他的神威更劇,逼得九娘跪倒在地,動彈不得。完了…難道她就這樣被這隻變態天神玩弄傷害?憑什麼?到底憑什麼啊?只因為他是神,就可以將眾生看為玩物?

她也是活生生、有心智有感情,會哭會笑的眾生啊!這太不公平了!

帝嚳的笑意越深。他多年的夙願終於可以成真了…

轟然一聲大響,帝嚳的手微微冒煙痲痹。雷閃挾帶著雷鳴的憤怒劈了下來。

「別碰她!」全身都是傷痕的雷恩,滴著水,疲累不堪的擋在九娘前面,「她是我的!」

他真的生氣了。帝嚳想著。這個卑賤的雷神一直在干擾他。早在封天之前,他就該得到了狐妖的眼睛,只是這傢伙…這隻卑賤的畜生,不斷的干擾他。

跟蒼蠅一樣煩人,不斷的糾纏著。不是不能打發他…但是純淨的雷火頗為棘手,又剛好相剋到他。

對於沒有污穢的雷火,他沒有辦法。只能禁錮這隻不自量力的雷神,將他深深的禁錮在海底。

但是拖了這麼多時日!拖到封天以後了!

他是怎麼掙脫禁制的?這隻該死的雷神?明明在他脖子上繫了鎖龍鍊,將他扔進深黝的海底不是嗎?

帝嚳困擾了起來。

「不要怕。」雷恩沒有轉頭,輕聲的安慰九娘,「我會保護妳的。」

九娘怔怔的抬頭,發現雷恩的頸子環繞著細痕,滲出絲絲血跡。「你!…」

「不要在意。」他細語著。沒錯,為了擺脫鎖龍鍊,他將自己的頭顱割了下來,再安回去。他知道,他明白。這麼做根本是自殺…但是為了九娘死,卻比他想像中快樂許多,「希望妳未來幸福快樂。不管是天上人間…」

他掣出名為雷閃的銀劍,決心傾全力一博,「所以,妳快走!」他撲向帝嚳,準備同歸於盡。

「雷恩,不要!」九娘慘呼著,這是第一次,她喊了雷恩的名字。這也是第一次,她真正心痛的哭起來。

哪有前線有人為自己拼命,還膽小的逃走呢?她是有恩必報的狐妖,可不是沒血沒淚的其他眾生!

站在他身後,九娘放出結界保護雷恩,誦念著母親教給她的咒語,將淡青色的狐火徒勞的襲上帝嚳…帝嚳也森冷著臉,發出如刀鋒般銳利狂風…

「住手。」只見一個少女柔弱的站在他們之間,伸手一擋,居然遏止住天孫帝嚳和九娘的狐火。

只見少女飄飄然,足不點地,不過是個沒有形體的人魂。但她卻施放出可以中和一切的結界,冷卻了所有的戰意。

她微微笑,帶著略帶疲憊的溫柔,「…今晚真是多事之秋。」

「卑賤的人魂,讓開。」帝嚳眼神冷然。

「不要生氣,天孫。」她輕輕呼出一口氣,「我是得慕,舒祈的管家。我想您應該知道…都城的管理者葉舒祈。」

「知道又怎樣?」帝嚳露出鄙夷的眼光,「滾開。」

「當然可以。」她略讓了讓,「我只是來送請帖。」她遞上一台宛如書本般大小的筆記型電腦,「您接了請帖,我就走。」

有什麼我不敢接的麼?我可是天孫帝嚳。他冷笑的接過來,天上天下,即使是天帝親手打造的神器,也不能對我怎麼樣…

只見螢幕乍然光亮,發出冷藍燦爛,令人不敢逼視。帝嚳只覺得千萬道光芒穿透了他…將他吸入了無數飛光的通道。

當帝嚳消失了蹤跡以後,得慕疲倦的撿起掉落的筆記型電腦,「唬唬沒用過電腦的天神還行…就是唬不了精明的冥主。」

隱在她身後的狐影大大的鬆了口氣,「有累妳了,得慕。」

她疲憊的一笑,「我得走了…這一夜,真的發生許多事情…」緩緩的消失在夜色中,像是甜蜜的風稍縱即逝。

狐影放鬆了下來,感覺到相同的疲憊。他低頭看著抱著雷恩慘哭的九娘,心中充滿感慨。

「他還沒死。」蹲下來察看氣息微弱的雷恩。

「離死有很遠嗎?」九娘又哭又嚷,「不要讓他死,狐影!拜託別讓他這樣就死了…天人是沒有可供轉生的魂魄,死了就是死了…」

「…他若死了,就不會再來煩妳了。」

九娘臉脹髮亂的啐了他一口,「你說這什麼話來?這是一條命,這是一條為了我的命!快救救他呀!」

「…我又不是急診室醫生,為什麼非救他不可?」這個亂來的雷神切下了自己的頭,叫人家怎麼救?

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