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編輯有點怪 第二章

第二章 人間「移民」何其多

最近管九娘很愛看漫畫。被太多劣質的文字弄傷了眼珠,看看日本漫畫還滿不錯的。反正數量多,她有得選,看個兩頁撐不下去,可以大大方方的一丟。漫畫王又管喝管吃,書隨便你看,她假日幾乎都消磨在此。

不過看到「寄生獸」,她心裡還是有點感慨的。

【Google★廣告贊助】

人類生存在一個單薄的表象之下,崇尚著理性和科學,將所有的靈異事件都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談。其實這種堅決閉上眼睛的態度是很令人欽佩的。

事實上…

她冷眼看著眾生,可以清楚的分辨,某些是純正的「移民」,哪些是移民的後代。人類的基因強悍而霸道,多少「移民」和人類通婚,眾生的特質被掩蓋在人類的顯性基因下沈眠,後代都跟人類沒什麼兩樣。

沈眠,不是死亡。偶爾經過某些觸發,能力會奇怪的爆炸開來。人類實在很可愛,會找各式各樣的理由來合理解釋這種「不合理」。

說起來,正統一點偏雜都沒有的人類真是越來越少了…反而留戀人間、壽命比人類長許多的「眾生」越來越多。

雖然說,他們跟人類一樣:吃飯、睡覺、談戀愛、工作。服膺著天界蠻橫紊亂的法則,甘心被壽命短促的人間管理者拘束。

但是沒辦法,他們就是愛這個混亂又有意思的人間。比起其他居住在異界、活得蒼白嚴肅的同類來說,他們更為喜愛人類。

(雖然也有喜歡拿人當食物的妖怪啦,不過那都是群粗俗無聊的傢伙,很被移民們看不起)

哎,好久沒有男人啦…她快忘記男人是什麼滋味了。實在好懷念啊…

她百無聊賴的躺在漫畫王的沙發上,努力收拾起來的狐媚在心笙動盪的時候,實在不太收拾得住…

結果整個漫畫王都瀰漫著微漏的狐香,實在很像打翻了NO﹒5的香水啊…幾乎每個男人都有點頭昏腦脹,昏昏沈沈的抬頭嗅聞,這美好的香氣是從哪兒來的…

是意外嘛。管九娘在心裡辯解著,一切都是意外。等等她若被撲倒了,可不是她的錯。一切都是無心的意外啊~~

她滿懷興奮的抬頭一看,不知道是哪個帥哥摸到她的包廂…

觸目是一雙冒著十萬伏特雷火的眼睛。她滿腔的春意如墮冰窖,全身都劇烈顫抖起來。天啊…為什麼還是雷恩?星期天欸,他都不放假的啊?

「我什麼都沒做,什麼都還沒開始做呀!」九娘拋下了一張千元大鈔,颼的一聲瞬移到店外,非常狼狽的落荒而逃,什麼春意遐想都嚇得拋到九霄雲外。

我的禮拜天…我的男人…我的青春啊!!!

她差點一路哭回家去。

越想越不甘心,不行,這樣太違背自然了。狐妖本來就該夜夜笙歌的,繼續壓抑下去,她覺得自己快要心理變態了。

人類不行,「移民」呢?她心裡燃起小小的希望。不能媚祟人類,這是天界麻煩的規則。但是媚祟「移民」,這總管不著了吧?

雖然她實在不太喜歡「移民」…事到如今,只要是男的就好了,誰管他是耗子精還是犀牛怪呢?

她匆匆梳妝打扮,奔赴某家頗熱門的PUB。

雖然知道這家空氣不好又吵死人,在裡面亂竄的幾乎都是不大入流的「移民」…但是她再也熬不住啦!繼續叫她當修女,真的不如一雷劈死她算了…

這樣一個又美豔、妖力又高深狐妖美女往吧台一坐,幾乎惹得全場眾生瘋狂,連酒保都費盡苦心吸引她的注意力。她草草挑選了一下,抓了隻鹿精就往外拖。鹿精雖然知道此去兇多吉少,還是暈陶陶的跟她走了。

根本走不到旅館,在暗巷裡,九娘宛如「惡狐撲羊」,正準備享受暌違已久的男人滋味…

一道光燦燦的閃電猛然一劈,虧得她敏捷,往旁邊一跳,這才逃過一劫。但是被閃電尾掃到的鹿精卻被電得半焦,倒在地上抽搐不已。

顫巍巍的轉頭,雷恩氣得頭髮都豎了起來。她終於親眼看到什麼叫做怒髮衝冠…

「他是個妖怪!」一面奔逃,一面氣急敗壞的大嚷。回答她的是更多的閃電和雷鳴。

天啊,地啊,救命啊~~

她幾乎狂奔過半個台北市,好不容易衝進幻影咖啡廳,立刻跑進吧台底下,縮在狐影的腳邊發抖。

狐影無奈的看她一眼,慢吞吞的走到大門,低聲跟雷恩說了幾句。雷恩惡狠狠的回答,惡毒的瞪了九娘幾眼,這才離開了。

在咖啡廳的熟客連大氣都不敢出,何況是笑。雖然說,剛剛九娘淚奔著衝進吧台實在好笑…

但是你惹得起麼?一個是天界最強的雷神,一個是人間最悍的狐妖。大家不約而同的摸了摸鼻子,試著將笑聲悶死在喉嚨裡,一時之間,咳嗽之聲大作。

「好啦,他走了。」狐影無奈的拍拍九娘的頭。

沮喪了一整夜的九娘放聲大哭,一把抱住狐影,「我受不了啦!我再也受不了啦~~這種日子叫人怎麼過呀~」

「喂!不要抱住我~喂~」狐影驚慌的推她,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匡啷一聲大雷,經驗豐富的九娘跳了開來,但是狐影已經被劈到頭髮捲成米粉燙了。

他好不容易才把上次被劈焦的頭髮養回來…怎麼…

「跟妳說過,不要抱住我的。」狐影差點掉下淚來。

後來管九娘很堅決的將「無號碼顯示來電」那本書給退稿了。

雖然她手下的小編輯紛紛驚呼、惋惜,而且都來抗議過(可見這些女孩子們都懷有不可救藥的浪漫情懷),但是…

對不起,她實在沒辦法接受愛上跟蹤狂這種變態情節!這會讓她想起自己的切膚之痛啊啊啊~~

她已經被那隻該死的跟蹤狂搞到心理變態了(男人!給我男人!),連朋友都要跑光了(狐影~不要拋棄我~),恨他都快要恨死了,怎麼可能接受情節這麼不合理的恐怖小說啊~~

結果稿子才退沒三天,那位作者居然登門拜訪了。

這麼有勇氣的作者不多見了…雖然近日她被雷恩煩得快崩潰,她還是該見見這麼有勇氣的作者不是?

更何況,他還是個男生。

撲不到,啃不到,看一看總可以吧!

她細細的補了一下妝,滿懷希望的推開會客室的門…工作場合幾乎都是女孩子,偶爾也該讓她看看男人…

猛一看,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又仔細看看…還不如猛一看。

她滿腔溫柔的激昂像是潑了盆冰水,瞬間清醒了。九娘無語的望著天花板,覺得上天待她太殘忍。為什麼她是擁有一雙慧眼,專精於破除結界與障礙的管家狐妖呢?

其實,她沒指望看到什麼帥哥。她有個非常喜歡的男作家,擁有很抱歉的暴牙,但是他豐富的智慧以及悲天憫人的慈悲胸懷,讓他的面容顯得那樣俊秀飄逸。可惜他的產量那麼少,少到簡直可憐,三年也見不到一次。

但是她眼前這一個…讓她眼淚幾乎掉下來。就一個正常人類的標準,他長得很堅持的正常。雖然頭大得和瘦小的身軀不成比例,我們還是不該以貌取人。

但是…但是但是…九娘卻很痛恨的發現,這個人的腦袋塞滿了稻草似的自卑和自傲。這讓他的氣質變得很「難吃」。

總體來講,他只能打上五十五分,這還是禮貌的分數。

他望著美麗的九娘,嘴巴大張著好一會兒合不攏嘴。九娘有氣無力的輕咳一聲,他才如夢初醒的行了個九十度的大禮,「…管編輯您好。」

「你好。」九娘沒精打采的坐下來,「有什麼事情嗎?」她好想念那個上半臉帥哥啊…讓她對坐著看一天也不會膩…

「啊?呃?喔喔喔…」他猛然驚醒,只是眼皮沈重,視線只能死盯在向下四十五度角。啊啊啊,誘人的起伏啊…「我只是、只是想知道,我、我的小說是有什麼缺點,能不能請妳指教…」

先生,我的臉不長在胸部。九娘有些自棄的低頭看看,她的釦子扣得很規矩,再扣就要勒住脖子了。冷靜點,管九娘。她暗暗的鼓勵自己,妳不但是個妖力高深的狐妖,還是人稱出版界第一把交椅的精明編輯。

勉強振作起精神(她暗暗的張開結界,省得傷害自己的稚弱的心靈),「其實呢,現在的小說雖然說不用文以載道,但也要稍微考慮一下對讀者的影響…」她非常冷靜貼切的分析了整個出版市場走向,還討論了他小說中的幾個重大缺陷。

尤其是愛上跟蹤狂這個點子…真的很鳥。

「…但是網路讀者都覺得我寫得很浪漫!」作者很義正嚴辭的抗議。

啊我說了一大篇,你是聽不懂人話?我明明是用標準國語說的。「網路上的作者無法代表所有市場上的作者…」九娘一面按耐住性子,一面拿出最大的耐性,跟他說明。

說到口乾舌燥,看他還是沒有告辭的意思。她突然沒力起來。雷恩不是很愛劈雷?怎麼這個時候就不劈了呢?趕緊把他劈個半死,好讓她解脫啊啊啊~

最後還是好心的總編進來說開會,解救了她。

臨行前,作者很慎重的將名片遞給她。上面寫著:「網路知名作家 kuonguan」。

「…貢丸?」九娘拼著羅馬拼音,不太敢相信的念出來。

「是龔寰!我的真實姓名!」他似乎被激怒了,「kuonguan是我在網路上使用的名字!」

…那你名片為什麼不打上去?

「很高興認識你,龔先生。」九娘意氣消沈的揮揮手,「希望早日看到您其他的大作。」

嗚嗚嗚…我要男人…最少我想看看男人。起碼也讓我看個好點的男人…我的願望真的很卑微啊~~嗚嗚嗚…

她的傷春悲秋還沒有結束,總編輯又乾笑著請她參加會議。

……她就知道那個死老鬼沒那麼好心,真的想來救她。

她有些自棄的坐下來,聽著行銷們的抱怨和編輯群的抗辯。反正會議就是這麼回事,吵吵吵,鬧鬧鬧,爭功諉過,互相指責對方的不是…

然後什麼結論都沒有。

真奇怪,人類居然會對這種無用到極點的會議這樣樂此不疲。

吵鬧了兩個鐘頭,大家都累了。鬢角飄霜的老帥總編站了起來,笑咪咪的宣佈,要將新長出來的奇幻書系和愛情勵志交給九娘。

她略抬了抬眼皮,「…總編,我手上已經有網路小說和言情小說兩個書系要管了。」

總編陪笑著,「阿呀,掛個名咩。反正兩邊的書都有人管了,你只是看看稿,指定一下方針而已。沒問題的啦,妳辦事我放心…」

說得倒簡單。真的這麼簡單的話,你不會自己兼喔?全出版社都知道,就是總編最清閒,天天都在看書,還看得津津有味。

天知道她都快被桌子上排隊的書稿和公文壓死了。

散會後,她經過總編的身邊,咕噥著,「…你真不是人。」

總編大為緊張,「噓…噓噓噓…知道就好,別嚷嚷。」

九娘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沒錯,他的確不是人…他是隻五百年修行,成精的書蠹蟲。

該死的傢伙…大家都是「移民」,偏偏他最愛壓榨同類。

幸好她是妖怪,累不死打不爛,但是這麼沈重的工作壓力,還得讓她這個大狐妖天天喝了蠻牛再上。尋常人類怎麼受得了?跟她同期進來的編輯,不是出國唸書,就是告病假逃亡,就剩她一個孤鬼兒…

喂,做到深夜十一點,不給人下班,到底是有沒有一點良心啊?!

氣悶之餘,回思一想,不禁悲從中來。下班能幹什麼呢?可憐她天天受監視,連男人都不好多看一眼…要不是鎮守這棟大樓的地基主還有點道行,擋得住雷恩,她連絲毫清靜日子都沒有…

最少工作的時候,她可以專心一意,用不著去悲傷沒男人這回事。

九娘熱淚盈眶的的抱著稿子捨生忘死的工作下去。她這種拼命三郎的精神感動了吝嗇的老闆,居然幫她加了薪(其實只加了三千塊,買蠻牛都不夠),還升了個好聽的虛銜:「副總編輯」(工作量只有更多,因為他們總編不食人間煙火)。

當然,不忘塞給她更多的稿子和嗷嗷待哺的作者一大群。

女人多難免八卦多,小氣的女人更多。這個出版集團大大小小的出版組織起碼也十幾個。看她升得那麼快(沒人看到她做得幾乎吐血),流言當然多了起來。有些滿懷「義憤」的女人根據八卦和豐富的想像力,開始寫匿名黑函到處寄送。

現在又是網路時代,e-mail多如狗。幾秒鐘的轉寄,整個出版集團幾乎人手一封電子黑函,唯恐天下不亂的還趕緊補發轉寄給沒收到的人。

她手下的小編輯唯恐她看到,趕緊到處消毒,偷偷幫她刪除電腦裡的黑函。但是就是有那種「熱心人士」,透過msn傳給她看。

事實上,她手下的小編輯們都很愛這個豔麗又慵懶的大姊姊,實在不想傷她的心。提心弔膽的看著她喃喃的念著信裡的內容:「…淫蕩無恥,人盡可夫…」一面紅了眼眶,不禁都難受了起來。

一個小編結結巴巴的試圖安慰她,「…不要難過,管姐。我們都知道那不是…」

九娘開始掉眼淚,「…淫蕩?他們怎麼可以用這麼令人羨慕的字眼罵我?」天知道她已經快半年沒約會了!那次約會她差點被劈死,還跑去福德深厚的人類長者那兒躲了一躲才沒死…

你怎麼可以用這麼令人羨慕的字眼罵我!?

看她哭了,小編輯們更著慌,紛紛試圖安慰她,結果有人脫口而出,「…我們知道你跟總編沒有姦情啦…」

什麼?居然還有這種流言?為什麼我要跟一條書蠹蟲有姦情?我有這麼不挑嗎?

她哇得一聲,哭得梨花帶淚,簡直要哭倒整棟大樓。

我要男人!我要真正的男人啦!天啊地啊,給她一個可以啃的真正男人吧…她要受不了了,她真的要受不了了啦!

「…狐影,我要男人。」她哭著打電話給唯一的朋友。

「…………」狐影沈默的抓抓頭,這個要求對狐妖來說,是非常實際的需求。但是對一隻被雷神盯梢的狐妖來說,叫做緣木求魚。「…我試著想想辦法,偷渡一個給妳。」

九娘又燃起微弱的希望。隔了幾天,她居然在公司收到一個包裹。看了看寄件人,是狐影。

奇怪,這個包裹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像是可以藏一個男人啊…難道是什麼法寶可以躲過雷恩明察秋毫的雷達眼,讓她可以找到男人…?

她偷偷抱著包裹到洗手間,拆開來一看…猛一看真是嚇一跳,好像是張皺縮的人皮摺成一團。仔細閱讀說明書,越看越傷心。

這是個珍藏版的…男性充氣娃娃。不但如此,還非常細膩的附帶了各式各樣的「成人女性玩具」,除此之外,還有個用腳踩的充氣幫浦。

她放聲哭出來,「該死的狐影!我要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男人啊~~」

再也沒有眾生當狐妖比她更淒慘的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