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編輯有點怪 第三章

第三章  編輯不能當太久,會有浪漫不耐症。

管九娘有氣無力的看著小編們如獲至寶捧上來的稿子。不到半個鐘頭,她打了第十二個呵欠。

那位貢丸先生又把稿子交上來了。她真的很想誇獎一下,能夠這麼勤奮的在半個月內敲出十萬多字是很了不起的。而且,還可以把奇幻、言情、不怎麼好笑的搞笑和在一起作成「撒尿牛丸」…對不起,她昨天看了四部周星馳的VCD,有點昏…和在一起寫成一部很用力的「曲折離奇」愛情小說,其實也算是不簡單了。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她看兩頁,就得停下來深呼吸。通篇就是不斷的強調「他很專情、他非常專情、他無敵霹靂的專情、他專情專到命都不要的專情…等等等」。

嗯,被這種人愛的女人真他媽的倒楣到極點。

我求求你,我哀求你,你去做點別的什麼好唄?讓女主角透口氣,過點清靜日子好嗎?這樣死纏活纏,被愛上的女人不活像坐牢?

你高興當獄卒,也得看看女人想不想坐牢。

她真的好想退稿。尤其是看到時序亂七八糟,空行空得一塌糊塗的稿件,她發現自己的文字組織能力又再度受到重創。

天啊地啊…救命啊…她趴在稿件上面無力動彈。外面一個跟蹤狂兼偏執狂盯梢已經很苦了,為什麼她必須看這種偏執狂兼獄卒的神經文章啊…

總編笑咪咪的踱過來,謹慎的用手上的鋼筆戳了戳她的頭。

「別戳!還沒死!」她悶著聲音低吼,說不出有多不爽,「再戳我就抱住你!」

總編驚嚇的往後一跳,皙白的臉孔微微抽動。他道行不高,卻是隻謹慎的「移民」。他已經聽過太多前輩慘痛的傷痕了。

「有、有話好商量!」他連連擺手,「我只是想問看看,你審的稿子怎麼樣?我聽說在網路上佳評如潮…」

「……」九娘掙扎了好一會兒,不知道要不要昧著良心。「…有賣點。」她硬著頭皮回答。

「有賣點?小芳!」總編回頭呼喚小編輯,「快去連絡作者將他簽下來。」

他高興的搓搓手,九娘雖然脾氣大了些,但是眼光一向是很準的。正因為她的工作能力這樣卓越,所以他才可以安然的混日子。

還有比出版社更適合書蠹蟲的嗎?吃了那麼多書,說是學富五車、聰明智慧也不誇張。

他很懂得用人的。

(是壓榨吧?書蠹蟲總編…?)

「那個,九娘啊…」總編滿臉堆笑,拖了張椅子坐在她旁邊,卻非常聰明的離遠些,「照你看,這位龔先生的筆名該叫什麼呢?」

九娘脾氣暴躁的將稿子往牆上一摔,非常神準的彈進了廢紙回收箱。她為了市場,砸了自己的招牌了啊啊啊~~

「還能叫什麼?」她肝火甚旺,「就叫貢丸好啦!筆畫大吉,好念又好記,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好的?走走走,別再這兒妨礙我工作!以後叫小芳負責他的稿子就好,用不著我看了!」

總編摸摸鼻子趕緊溜了,九娘一腔怒火未熄,只能悶在肚子裡燒。說來說去,都是她那風騷的娘不好!妖怪讀什麼書?她才剛學會走路,她那高張艷幟當老鴇的娘,就將她抱在懷裡識字。

識字就識字麼,偏偏還請了先生,教她讀書寫字,念了一肚子不合時宜的文章,識了那些無用處的風花雪月和才學。

養成習慣,害她成了癮,一天不讀個幾本書不能過日子。她就是讀了兩千年的書讀壞了的!

什麼文章好,什麼文章壞, 一眼就瞧得出來。什麼文章能賣,什麼文章賣不出去,也是一眼就瞧出來。

偏偏好文章賣不掉,爛文章倒是一本出過一本。那個叫做什麼蝶的,寫那種文章是能看嗎?偏偏寫這麼多年也餓不死她,這就夠悶了,現在又出了貢丸!

她是謀殺好文章的兇手啊!

越想越氣,加上太多日子沒接觸到男人的禁斷症候群,讓她脾氣更大,一眼瞥見催稿單上,居然出現翡翠的名字,她差點張口噴出狐火。

要知道,在好文章和好賣文章之間,往往沒有交集。翡翠的小說雖然稱不上好,也還看得下去;她們的言情小說系列本來就算是慘澹經營,大牌作家不肯來,小牌又撐不起賣量。

翡翠還算是安全保守的那一種。而且,她交稿的速度是讓人稱許的快。

連這種交稿快是最大優點的作者都跟她拖稿,她這編輯還做得下去嗎?沒男人就很淒慘了,看稿傷害視力、泯滅良心就算了,連小作者都跟她作對…她還要不要活啊?!

一面咒罵著,一面撥著電話,「翡翠!…」

她的話還沒罵出口,電話那頭的言情小說家已經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管編編…」

九娘腦門一陣昏,不要…不要發生這樣的慘劇…

別跟我說妳寫不出來!這對我太殘忍了!

「管編編,我真的寫不出來…嗚…」

哭若是管用的話,我管妳哭出幾缸淚。若是哭就可以解決「寫不出來」這種鳥問題,妳不哭我都打到妳哭!

「…說說看是為什麼呀?」九娘按耐住越驅高漲的火氣,「來,提出來討論嘛…」

結果這個沒用的小作者只是一直哭,一直說對不起。然後?然後九娘沈不住氣,草草安慰了幾句,馬上掛了電話。

她還不夠煩?難道還要繼續聽孝女白琴來湊嗎?

過了一個禮拜,她估計翡翠的情緒應該平靜下來了,打電話過去…還是只會哭和對不起。打幾次都是如此循環…

她真的動怒了。

說對不起就可以了事的話,這世界還需要警察嗎?!

她抓起皮包,義無反顧的下樓搭計程車。這本稿子再繼續拖沒關係…再拖她就不要了!千萬不要惹怒產生禁斷症候群的狐妖編輯!

忿忿的按了翡翠家的電鈴…好一會兒,眼睛腫脹得像是核桃的翡翠出來應門,把她嚇了一大跳。怎麼?沒多久前她才見過翡翠,那時候還活跳跳的…怎麼三五個禮拜不見,人馬上死了八成?

「……妳看起來像是癌症末期。」明知道做人不要太坦白,但她還是脫口而出了。

翡翠的眼淚在紅腫的眼眶打轉了一會兒,哇的一聲又噴了出來。

九娘有些頭疼的按了按額頭,跟著痛哭的翡翠進屋,卻有種奇妙的違和感。是誰在這個小作者的家裡下了禁制?手法很是巧妙,妖氣也強得很…

是怎樣的狠角色到了這都城?居然靜悄悄的,她一點都不知道呢。

但她可是管家狐妖第一。狐妖族裡,管氏遠近馳名。不單有個美魅絕麗,艷倒三界的女族長(正是九娘的娘親,名列聊齋記載內,閨名叫做管寧),更因為管家精通結界與禁制,家學淵博到連仙人都自嘆不如。

設下禁制的大妖很是厲害,人類一無所覺,但是對於各種惡意的眾生來說,不啻是銅牆鐵壁。

但那是對其他眾生,不是她管九娘。

她揮了揮手,像是撥開蜘蛛網一般,進入充滿禁制的小屋內,和繼續噴淚的翡翠相對無言。

是怎樣?不過是個妖怪…難道這就是她交不出稿的主因?搞清楚…這裡是都城,是管理者的城市啊!還有什麼地方的妖怪比這兒妖權更低?隨便就有人出來管頭管尾了。

「乖,跟編編說,妳為什麼交不出來?這種沒腦又驕縱到令人想打得死小孩類型不是妳最擅長的嗎?有什麼事情讓妳煩心呢?」她放軟了口氣,誘哄她說出真正拖搞的原因。

若是有妖怪趕不走…她門路多,還怕找不到誰來處理嗎?

翡翠紅著臉,扭捏支吾了半天,顫著唇,欲言又止,幾乎把九娘的火氣鉤上來。幫幫忙,我知道妳寫言情小說。但是別弄出那種八點檔女主角的死樣子行不行?

她有嚴重浪漫不耐症啊!

「是…是這樣的。我為一個很好的『朋友』煩惱。」翡翠困難的咽了咽口水,遲疑了一會兒,「我那個『朋友』,在她家後陽台撿到一隻銀白色的大獅子似的妖怪…」

她哭哭啼啼的說著,細訴那隻妖怪和「朋友」間相依為命的點點滴滴,和獵人追殺以至於妖怪離她而去,卻又冒險回來看她的情誼;說到激動處,翡翠還差點捏碎了杯子。

表面上,九娘不動聲色,但是心裡卻有點納罕。她在都城開闢之初,就已經從唐山過來了,這城裡的幾代管理者、大大小小的眾生,就算不認識也略有耳聞;這妖怪的外觀、容貌,都不像是長年住在都城的妖怪…反而像是她還小的時候,見過幾次面的長輩…

這氣,倒是有幾分像的。

但是這個長輩聽說遭了高人的禁錮,也有聽說被高僧化了去,皈依佛門修行了。怎麼會讓梵諦岡的狗子們追得亂竄呢?幾時都城又歸梵諦岡管了?說來就來,要殺就殺?

管理者不可能這麼大方的。

她沈思了會兒,看到翡翠淚眼汪汪的看著她,一臉的委屈和尷尬。

「唔…真的是,很特別,很感人的愛情故事。」九娘打破沉默,摩挲著下巴,「不過題材太不安全了,所以大概不能排進書系裡面。」

翡翠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這算愛情故事嗎?」

「加油添醋以後絕對就是了。」九娘揮揮手,「拿根針就寫成棒槌不是作家虎爛的全褂子好戲?咱們先不談這個.妳就為妳這個『朋友』的愛情故事寫不出稿子?」

「呃…這個…妳知道作家感情是比較纖細敏感的…」翡翠吞吐了起來,「不能幫到『朋友』的忙.替她難受一下也是應該的…」

九娘沒好氣的白她一眼。最好是纖細敏感啦!

這年頭當人家朋友怎麼那麼衰?

什麼事都是發生在『朋友』身上的:從蠢到被金光黨騙.一直到抓娃娃.通通都是發生在『朋友』身上。

靠,『朋友』真好用啦!

幸好她朋友不多…也就一個會寄充氣娃娃的狐影而已。

「別說我不幫妳…的『朋友』。」她嘆了口氣,小孩兒家沒見識,這點小事情就慌了。「什麼大事呢?不過是個妖怪的居留權。我指點妳…的『朋友』一條路。妳呢,去找排版的葉舒祈。她算命可是厲害的哩,一定能告訴妳…的『朋友』該怎麼辦。」

這種事情找管理者最釜底抽薪啊。別扯到她就好。管理者大姊還沒原諒她這小狐妖的無心之過呢。

看見翡翠一臉遲延,,她更沒好氣。人類老愛拿頭銜當幌子。若說是哪個裝神弄鬼的大師,大家都會沒命的奔去;說是個排版…就覺得不可靠。

大隱隱於市懂不懂?如果不懂,去查查妳的辭海吧!

「呿,妳不會想去找什麼廢柴大師吧?」九娘很唾棄的啐了一口,「妳相信我,找到舒祈之後.一定可以解決妳的問題…我是說,妳朋友的問題。不過…」

九娘倒豎起她那雙美麗的狐眼,有種超脫人類的美麗和一絲絲令人膽寒的恐懼,「妳若透露是我告訴妳的,我會把妳碎屍萬段,聽到了沒有?!」

管理者最近快被工作逼瘋了,早通令天下不准去吵她。指點是可以指點,總不能好心還被雷親…

重要的是,她真的會被雷親欸!

翡翠睜大眼睛,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嘴巴張成一個渾圓的O型。

「不要提到我的名字,聽見了吧?」編輯真是人幹的?連這種鳥事也得管…什麼命唷…「真是的…害我以為發生什麼天崩地裂的大事,妳連稿子都不交了…」

「編輯。」翡翠訥訥的叫住她。

「嗯?」九娘微偏著臉看她。

「請問你們…我是說,上邪那樣的『移民』……多不多?」

九娘睜圓了眼睛,不大自然的別開視線。這個笨蛋女人!跟妖怪住這麼久了,什麼不好長,偏偏染了些妖氣,神神鬼鬼起來了。

「妳…妳怎麼不去問客家人移民台灣多不多?呿,什麼問題嘛…就算『移民』,我們也是每天上班下班,認認真真的掙口飯吃喔。妳趕快交稿,不要讓我被炒魷魚,我就謝天謝地了。」

她不太自在的走出大門,之前九娘已經若無其事的從沙發底下摸了一樣「禁物」出來。

攤開手一看,是根纖細柔長的銀白長髮。她幾乎確定了,這是大妖上邪的頭髮,擁有悍然霸道的妖力。

沒想到他也到都城來了…

但是關她什麼事情?九娘聳聳肩。她的事情已經忙不完了,還有心思去管誰來都城誰不來都城?她只是個小編輯,可不是舒祈呀。

回到出版社,更多的鳥事等著她。她氣悶的一一處理,還得應付更多機車作者和沒長大腦的部屬…

看著數張小編輯送上來的催稿單,她開始考慮不幹了。這年頭,爛作者的架子大如天,膽敢拖稿兩個月!

「雅美蝶!」她抓起電話怒吼,「妳再沈迷網路遊戲看看!妳的稿子拖了兩個月呀!!」

「不然呢?」雅美蝶漫不經心的回答,透過電話而來的是網路遊戲的配樂。

不然呢?不然呢!?不然我就去放把火燒了妳的電腦!又不是辦不到…九娘拼命的告訴自己要理智,深深吸了幾口氣,突然悲從中來。

媽的,我不是沒有妖權,我連人權都沒了!

「…妳再不交稿…」九娘嗚咽起來,「我就去妳家上吊!」

「…怎麼大家都要來我家上吊?」音樂停止了,那個死女人的良心似乎稍微甦醒,「編編妳要來的話,可能需要排隊。另一家出版社的編輯已經先說了…」

……這還有天理嗎?編輯不是人幹的,也不是妖怪幹的啊!

好不容易得到她的承諾,九娘抽起面紙開始拭淚。她要辭職,她要辭職!寧可回去青丘之國過著無聊的修煉歲月,也不要跟這起死人類混成一堆了…

一想到天天念經的日子,她反而更想哭。

正氣悶的時候,小芳小心翼翼的探頭過來,「…管姐,綠意來了。」

「她也跟著拖稿?!」九娘跳起來,聲音拔尖好幾度。她還要活不要?連號稱最聽話配合的綠意都拖她的稿…不幹了,她真的不幹了!

「不是不是…她是來交稿的。」小芳被她嚇得貼牆壁,「她她她…她說想親手交給妳…」

…原來不是天下作者的良心都讓狗吃了。

她擦了擦眼淚,稍微補了妝。走進會議室,綠意害羞的笑著站起來,「好久不見了…管姐。」她樸素的臉龐泛著一個小小的笑窩,「這是我嬸嬸寄給我的醃梅子,我吃不完,請大家吃。這是我的稿子…」

她遞出一大疊列印得整整齊齊的稿子,還細心的附上一個乾淨清爽的磁碟片。

九娘感動得差點抱住綠意。若是她旗下的作者都這麼貼心就好了…和她閒聊了幾句,九娘的心情也安定不少。

是嘛,會那麼沒良心的作者畢竟是少數。她含了顆醃梅子,酸甜的滋味暈染開來,還有綠意善良的好意。

哎,就是為了這種味道…她實在捨不得離開人間。原本低盪的心情也因此好了起來。

很可惜,沒好太久。

怒氣沖沖的聲音伴隨著撞開會議室大門的巨響,「為什麼我要用這麼難聽的筆名!?貢丸?貢丸!!管編輯,妳要給我個交代…」

貢丸先生…對不起,是龔寰。他怒氣沖沖的衝進來,看到綠意,愣了一下。好清秀靦腆的女孩子啊…看起來就是很可口的樣子…

難得的好心情被破壞了…九娘有點沮喪。

綠意被貢丸先生盯得有點發毛,她怯怯的站起來,「編、編編…妳有事要忙,我先告辭了…」

不!不要走!妳走了我哪來的擋箭牌?

「等等,」九娘趕緊叫住她,「綠意,還有些事情我們還沒談完,等等出去喝咖啡吧…」

她轉頭跟貢丸說,「呃,貢丸…我是說,龔先生。筆名的部份我只是提議,若有什麼不好,請跟小芳討論。很不好意思,我先跟綠意約好的…」

話還沒說完,又有電話找九娘,她只好很逼不得已的出去接電話。火速講完電話回去,綠意帶著驚惶小動物的眼神,看見九娘,趕緊躲到她身後。

…太強了吧?她離開才三分鐘,這位貢丸先生就把綠意嚇成這樣?這年頭的偏執狂動作怎麼這麼快?

一起走出大門,綠意還緊張的拉著九娘的袖子。

「…他對你怎麼了?」雖然不想知道,但是九娘還是問了。

「沒、沒啊。」綠意狼狽起來,「他、他說了一堆奇怪的話…跟我要msn。」

她有不祥的預感。「妳給他了?」

「…嗯。」綠意有點想哭,「我、我這個禮拜不會上msn…有事請打電話給我…」

「他到底說了什麼?」九娘實在不想問。但是她總得保護自己的作者。

「他、他有點怪…」綠意也不想重述。她真沒想到這種話真的有人說得出口,她雞皮疙瘩全體站立了。

九娘停下來,等她說。

綠意掙扎了一會兒,「…他說:『在這刻之前,妳不認識我。』」

「…然後?」

「然、然後他說…『從這刻之後,我要讓妳永遠記得我。』就跟我要msn了…」

九娘默然的站著,覺得臉頰一陣陣發燒,接著開始發癢。

「管、管姐!」綠意驚駭了,「妳、妳的臉…妳的臉長了好多風疹塊…」

不,這是浪漫疹。九娘絕望的掏出鏡子照了一下。編輯當久了,就會有這種可怕的後遺症啊!就算她是隻百毒不侵的狐妖,也無力抵抗這種過敏。

她真的該考慮辭職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