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編輯有點怪 第七章

第七章 雷恩愛的大冒險II

油豆腐作戰失敗,雷恩再次向他睿智的軍師求救。

「欸?她的寵物不吃嗎?」力哥很詫異。

雷恩支吾了一會兒,不知道怎麼回答。「…她說中國的狐狸不吃油豆腐。」

【Google★廣告贊助】

「她有回信給你?」殷力精神為之一振,「哎呀,有反應就是好反應。瞧瞧,她終究還是回信了呀!」

雷恩想到那張如血淚般控訴的「血書」。

也算吧…?

「…我想,她還是比較喜歡精氣吧…」雷恩喃喃自語。但是要他抓個男人給九娘?他怕一時衝動,馬上開了殺戒。

萬一這樣,他就不能留在人間了。

「精氣?」殷力一臉迷惑,「是香精吧?女孩子就喜歡香水啊化妝品啊,這類的小東西。送化妝品其實很不智,又貴又不知道她慣用什麼。香精好,泛用性高。既然她喜歡這個,去買就好了嘛。我記得有個朋友是作香精生意的…你去找他吧。」

欸?欸欸欸?人間還真是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啊。連精氣都可以賣?怎麼賣啊?握著力哥給他的名片,雷恩懷著非常不可思議的心情,跑去找這位「精氣販賣商」。

只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先生,愛理不理的抬頭看看他。「買香精?」他搬出一大盤標了標籤的小小瓶子,「挑吧。這是聞香瓶。」

雷恩拿起來一聞…呀,是精氣沒錯…卻是植物的精氣。但是這精氣…實在很稀薄。

「我不要這一種。」雷恩放下瓶子,「這些都混了一種很刺鼻的又不自然的雜質。」

老先生這才仔細的看了看他,眼中有種強烈的情感一閃而逝。「…那你看這種怎麼樣?」他掏出一只深紫得接近黝黑的小瓶子。

雷恩接了過來,嗅聞了一下。「這個不錯。但還是有點兒奇怪的雜質…」

老先生擦了擦眼鏡,仔細的看了看這個俊秀得有些冰冷的帥哥。他熱愛香精一生,從香精還默默無名時就鑽研於此,直到香精成了時髦玩意兒,他不自願的成了界中翹楚。

但是這些人…我呸!他們懂得什麼是香精?當他捧出最純粹的香精時,他們都嫌棄不夠香,「不純」。他們要買的是混雜了化學毒藥弄出來的假香精…誰還會去體會樸素的雋永?

原本他輕視這個家喻戶曉的偶像,但是他目光銳利到讓他吃驚。以貌取人,是他這個老香精迷錯了。

他對著雷恩點點頭,「我明白了。拿這種東西來敷衍行家,是我錯了。」彎下腰,他打開書桌的保險櫃,轉了很久,才捧出一小瓶色如琥珀的香精。

雷恩還沒聞到味道,就吃驚的脫口而出,「…是檀!」是非常古老的香氛…雖然對他的年紀來說,還是年輕了點…

但是他在人間呢!居然聞到天界類似的香氛,他有些激動,突然陷入鄉愁中。

老先生鬆了口氣,眼眶有些發熱。這瓶珍貴的千年檀香他保存許久,原以為除了自己再也沒有人發現它的美好…居然在暮年,得到這樣的知音人。

「你拿去吧。」老先生慎重的遞給他,「再也沒有第二瓶了。但是…香精委屈的待在瓶子裡,沒有人欣賞它的香氣,那它的存在意義是什麼呢?」

雷恩要付錢,老先生堅持不收,一定不收。「這種虛偽的年代…誰還會去欣賞香精真正的價值!錢算什麼東西!你拿去吧…這香精可以除穢去邪氛,一定對你有幫助的!」

雷恩滿懷感激的收了下來,發現老先生身體裡有些陰晦的影子。他買東西是一定要付出什麼的。

悄悄的,他趁老先生轉身的時候,將那影子抓了出來,用潔淨的雷火悄悄的燒掉。

在他無心的善意下,老先生原本不久人世的癌細胞,被燒了個乾乾淨淨。他覺得莫名其妙,醫生也覺得莫名其妙。

連準備來迎接他的死神都莫名其妙。

只是老先生一直沒有忘記那個識得真檀香的偶像帥哥。不喜歡看電視的他,甚至會為了看看雷恩,打開電視,有種奇妙的溫和會在他心中蕩漾著。

***

得到了那瓶奇特的檀香,雷恩真的很興奮。他小心翼翼的將檀香包了起來,還特別跑去便利商店寄宅急便。

這麼濃重的精氣,九娘總該喜歡吧?他懷著興奮又緊張的心情將禮物寄出去…

他知道,他不能再去跟蹤九娘,這只會讓九娘更討厭他…但是,他真的好懷念當初跟著她的時候…可以盡收她的一顰一笑。

但是等待如此焦躁。

他按耐不住的使出天眼,隔著非常遙遠的距離,屏息的窺看…看著忙碌的九娘匆匆的簽收,然後拿出那瓶檀香…

她跳了起來。但不是高興的跳起來。

她將檀香火速往桌上一扔,然後像是尾巴著火似的狂奔出去。一面跑,她的臉孔和手臂不斷的冒出柔軟的狐毛,蹦的一聲,她將自己鎖在洗手間,看著漸漸露出原形的手發怒。

她很想對著遙遠的雷恩比中指…但是狐狸的前肢要豎起中指是很困難的事情。OOXX的!她居然被打回原形了!這樣她連想要化成清光逃走都不能了!

我的妖力啊啊啊啊~~

從這天起,據說管編輯狂拉肚子,待在廁所整整一天,然後告病假告了快一個禮拜。

雷恩也收到九娘熱烈的回應…

一包厚的像是書的信,很沈重的送到他手裡。雷恩不知道九娘這麼博學,懂得三十幾種文字的…髒話。

他是愛上了一隻多才多藝的狐狸精。

「香精作戰有沒有成功?」看到雷恩一大早就出現在攝影棚,殷力很爽朗的跟他打招呼。好現象,這孩子真是認真。就算是偶像,也是個認真的偶像。從來不需三催四請,早早的就到攝影棚背劇本。演技爛歸爛,但是真的很認真學習。

他不只是個偶像,還會成為真正的明星。

雷恩放下了劇本,落寞的搖搖頭。「…她不喜歡。」

「不喜歡?為什麼?」殷力吃了一驚,他還沒遇過這麼難搞的女生。那個香精商賣的可是頂級貨,價格貴得讓人眼珠子掉出來欸!據說那個老傢伙不知道為什麼很喜歡雷恩,還送了珍藏已久的超級頂級貨。

為什麼會不喜歡?

為什麼?這很難回答…。那厚厚一大「本」的回信罵了不知道多少字數的各國髒話,勉強歸納起來只有一句話。「…她不能碰檀香。」

「哎呀,那麼多種香精,怎麼剛好不能碰這個?過敏嗎?有沒有很嚴重?」

該怎麼說…過敏嗎?也算是吧。「…她一個禮拜不能去上班。」

這麼嚴重喔…殷力悲憫的看著雷恩,只覺得他的身影籠罩著深深的憂愁。哎,他這條情路真是坎坷到了極點,連他這個老油條都深深同情了。

「總還有辦法可以想的。很抱歉,幾乎沒幫上什麼忙…」殷力溫和的拍拍他的肩膀,心裡是有些愧疚的。

「力哥已經很幫我的忙了,」雷恩嘆了口很長的氣,低頭繼續背劇本。「我再想想看好了…」

若是他脾氣壞些,又嚷又叫又跳,或許殷力還好過點。這種死小孩他應付多了,駕輕就熟。但是雷恩實在太乖、太聽話,太單純了。這反而讓他不能裝作沒看到。

是該替他想些辦法啊…

「雷恩,該你的鏡頭了!」導演扯開他的大嗓門,對著雷恩招手。

這是雷恩出道以來的第一部偶像劇。說坦白話,他演得很爛,這部偶像劇的導演脾氣又是出名的壞,殷力剛接下這個工作時,一直很緊張的陪小心,也告誡雷恩萬事要忍耐。

沒想到,他多慮了。

這個出名壞脾氣,甚至跟不少演員打過架的導演,不知道為什麼,格外容忍雷恩的僵硬青澀。或許是發現雷恩冷漠外表底下的單純和認真吧?導演嗓門還是大,但是會很認真的教他怎麼走位,怎麼面對鏡頭,怎樣做表情。

一個禿頭肥肚的老男人做出那種懷春少年或少女的姿容是很可笑的,但是雷恩一次也沒笑過。他和那些輕浮的青春偶像不同,反而很認真的揣摩,試著演出來。

「導演教你的時候,你千萬不能亂笑。」雖然真的很好笑,你也要憋著啊,雷恩。

「笑?」他茫然的抬起頭,「為什麼笑?導演很認真的教我怎麼工作,不是嗎?」

殷力張著嘴一會兒,看雷恩一臉認真嚴肅,他突然有點了解導演為什麼對他和善了。「…導演嗓門是大了點,但他並不是要對誰兇…」

「他的嗓門有大嗎?」雷恩更茫然了。在遇到九娘之前,他是天界年年拿勤勉獎的雷神。他工作認真嚴肅,雷公老大那樣兇狠狠的大嗓門,他都沒怕過。

導演的嗓門不大呀(比較起來的話…),他只是想把工作作好;而雷恩,也只是想把工作作好。就算他不明白對著攝影機傻笑假哭有什麼用意,但這是他的工作,他就該做得好好的。

如果他做不好,上司要輪起燈架砸他的頭,他也會乖乖站好讓他砸。因為他選了這份工作,在不幹之前,導演都是他的上司。

他比較訝異的是,導演只是在心裡想想,嘴裡罵一罵,就把這種念頭壓下去,沒真的付諸行動。若是在天庭,雷公上司早就老大不客氣的拿起雷鎚砸他的頭了。

導演已經很溫和了啊。

尤其是今天早上,他知道自己的表現不太好。但是導演雖然狂怒,卻還是按耐著性子「指導」他。

(如果說一百分貝的叫罵算是指導的話…)

「卡卡卡卡卡!」導演暴跳起來,「我問你!你到底戀愛過沒有?!」

不過就是一場簡單的戲嘛!女主角罵了男主角一頓,要他不要再跟著她,然後大怒跑掉,男主角露出傷痛的表情…

就是這麼簡單!但是這豬頭偶像居然呆著臉像木頭一樣!!

「…我愛著一個女孩。」雷恩呆了一會兒,漸漸的,表情變得悽楚,「…但是她不愛我。但我…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表達我的愛意,讓她喜歡我…」

「不、要、動。」導演的聲音放低,拼命招著後面的攝影機,「你現在對著攝影機想…噓!別開口。只要想著那個女孩,想著你想怎麼看著她…」

「但是,」雷恩有些不知所措,「她不在這裡。」

「你豬腦啊!」導演咆哮起來,「就當作是練習啊!難怪你追不上她…你總會想要怎麼看著她吧!你總會想要注視著她,你不知道此刻無聲勝有聲啊!」

注視著她…?他是想啊!他是想無時無刻注視著美豔的九娘。注視著她淡漠的慵懶,有些厭世的嬌笑。想要注視著她…生生世世都看不厭。希望她不要別開眼光,不要逃…

能夠對他笑一笑。真心的笑一笑。

他的眼神慢慢的悽楚、悲傷,然後變成渴望和痛苦。他專注的注視讓整個攝影棚的人都屏息了起來,幾乎要停止呼吸。

短短只有三五秒的鏡頭,就訴盡多少心中事…是多麼精彩的演出!

「…卡。」導演緩緩的舉手握拳。整個攝影棚靜悄悄的,沒有人說話。

這一幕真的太有感染力了,所有的人都深深被震撼。那是多麼令人難以忘懷,魅力四射的表情!

「砰」的一聲打破了寂靜。攝影機居然冒出裊裊青煙。脆弱的攝影器材禁受不起雷神專注的電眼,爆炸了。

「哇啊啊啊~~」導演抓著所剩不多的頭髮,「老天啊~你太殘酷了!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這是難得一見的佳作啊~快快快,快看底片怎麼樣了~~天啊~~天要亡我了~」

「對不起!」雷恩愧疚的想撞牆,「都是我不好…我把工作搞砸了…」

「你很好,你開竅了!」導演匆匆的對他豎大拇指,「你會變成大明星的!攝影師!平常叫你保養不保養,現在機器炸了!快救底片啊~~」

開竅?我開竅了?雷恩摸不著頭緒的愣著。

經過了天翻地覆的努力,終於確認底片無恙。導演和被罵得臭頭的攝影師都鬆了口氣,放映出來的時候,每個人都對著螢幕屏息,感動依舊。

「好小子,你會有前途的。」導演友善的丟了罐啤酒給他。雷恩雖然不太愛喝,但是他在人間也有一小段時間,慢慢習慣這種友善。

導演倒是滿心的感慨。若不是為了生活,誰會想要接這種爛劇本、爛電視劇?為什麼女主角要那麼倒楣,愛上那個鬼鬼祟祟的跟蹤狂?編劇的腦子一定有病,聽說他在網路上大紅大紫…

網路上那些年輕人的腦子也有病。

但是這爛劇本卻挖掘出這孩子的演戲天分,也算是件好事。他已經很久沒看到稱得上演員的明星了。

這孩子無疑的有這種潛力。

「不會吧?你只有這樣不成功的戀愛經驗?」導演嗓門挺大的嚷,雖然是友善的,「你別跟我講,從來沒交過其他女朋友。」

「我只要她。」雷恩回答得很簡短、很肯定,表情甚至是聖潔的。

導演定定的看了他一會兒,心裡模模糊糊的勾起熟悉又陌生的情感。在很遙遠的時刻…他也年輕過、愛過、哭過、單純過…

這個中年男子突然眼眶一熱,低頭默默抽煙。瞥見殷力經過,他大著嗓門掩飾情感,「老殷,你們管新人不要管得沒一點人性!戀愛也不給人家談是怎樣?」

「天地良心,我們哪有這麼不通人情?」殷力苦笑,「他要追的女孩子不容易討好…」

殷力簡述了雷恩的兩次失敗,導演一直默默抽煙。

「…不是管不好,」雷恩低低的分辯,「是我不好。我之前傷害她太深了,她討厭我也是應該的…」

兩個老男人因為他的單純,陷入往日青春的回憶與哀愁中。

「這個嘛…」導演慢慢的開了口,「既然是陷入這樣的絕境,當然只能置之死地而後生。你知道吧?當個偶像生命有限,但是有實力的偶像就不一樣了。你是可塑之材,」導演對他點點頭,「但是人生的經歷太淺了。你要知道,人生如戲,戲如人生啊。女孩子對絕對戲劇化的人生是沒有抵抗力的。」

他頓了頓,「你有沒有決心去演一場你最重要的戲呢?」

「戲?工作嗎?」雷恩聽不懂了,人類真複雜。

「讓你成為更有實力的偶像,就是這場戲!」導演指了過來,「你只要她對吧!?」

「對!我只要管!」被導演的熱情感染,雷恩勇敢的喊出來。

「那就交給我吧!」導演重重的拍他肩膀,「這會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一場戲!」

最近九娘過得很倒楣。

她滿身的狐毛終於褪掉了…都是那瓶該死的檀香害的!她被那瓶千年檀香打回原形,差點就遮掩不下去了!之前的油豆腐只是讓她覺得被辱,這瓶該死的檀香簡直讓她冒火了!

雷恩是怎樣?恩怨都過了,何必處心積慮的害她?非把她害死不可嗎?想當初…早知道…早知道就賞他個痛快算了!

她真是恨透了自己的軟心腸。

走出公司大門,她緊張的四下張望。方圓十里內沒有雷恩的監視。雖然知道他不再跟蹤她了,但是這種心理傷害因為雷恩的「禮物」,反而更讓她神經兮兮。

看起來是安全的。

提心弔膽的走上紅磚道,她必須步行五分鐘左右,才會到達捷運站。

走著走著,捷運站就在眼前,她正要走過去的時候,突然有種危機感籠罩了她…

有、妖、氣!

她驚慌的火速張開結界,抬頭一看…只見一片沈重的「血海」潑了下來,嘩啦啦像是下雨一樣…

她讓不計其數的紅玫瑰花瓣攻擊了!結界雖然擋得住妖魔神靈所有法力帶來的傷害,卻擋不住物質啊~

張著嘴的九娘,不小心讓花瓣飄進了嘴裡,她驚慌的呸呸的吐出來。老天…這玫瑰花是撒了多少農藥啊?!真的可以毒死妖怪!

她的頭、手、皮包、鞋子,幾乎都入侵了這種充滿農藥的玫瑰花瓣。樣子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這到底是…為什麼會…她是聽說過,倉頡造字,天雨粟,鬼神哭。但是她只是小編輯一個,也沒寫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作…

為什麼會天雨充滿農藥的玫瑰花瓣啊?!

正驚慌的時候,只見一輛廂型車緊急煞車在她旁邊,雷恩鐵青著臉衝出來,提著大約有她半身高,大把到要雙手合抱,同樣也是充滿農藥的玫瑰花束…

天啊,雷恩還是想殺她嗎?因為舊恨?還是因為那封三十幾國髒話大全的信?她害怕得全身發抖,突然好想就地找掩護…

她應該隨身攜帶避雷針出門的。

「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雷恩俊秀的臉孔猙獰的像是要吃人,「代表我對妳無窮的愛意。」

九娘全身僵在原地,像是被蛇瞪的青蛙,動彈不得。當然,也根本聽不懂他說什麼。呆著臉,接過那捧塞到她懷裡的玫瑰,沈重的晃了兩晃。

只是她對浪漫嚴重過敏的體質,混合著對農藥的排斥,開始在臉上手上脖子上浮現大塊大塊的風疹。

不過雷恩看不見,因為九娘被遮得只剩一雙眼睛。

「我愛妳!」雷恩咬牙切齒的喊著,「請妳原諒我之前的種種不是。」

他說什麼?九娘只覺得全身的風疹塊浮得更多更急,似乎伴隨著劇烈的發燒。

雷恩很帥的拿出一根長長的旗桿…九娘倒抽了一口冷氣。來了!慘了慘了…他要劈雷了,他要趁現在劈死我了!

只見迎風一展,旗桿上面飄著長長的旗幟,上面寫著…

「請原諒我,管。我只是因為太愛妳。雷恩。」

然後跳上停在路邊很久的哈雷機車,扛著那隻迎風招展的大旗,風馳電掣的在都城的大馬路上飛奔。

不知道是玫瑰花上的農藥,還是因為強烈發作的浪漫疹,九娘翻了翻白眼,抱著玫瑰花昏倒了。

他果然還是想殺我的。昏暈前,九娘模模糊糊的想著,只是這種方法更有效率一些。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