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編輯有點怪 第八章

第八章 封天絕地

管編輯已經兩個禮拜沒來上班了。

據說她上次狂拉肚子之後,得了莫名其妙的怪病,病了一個多禮拜。好不容易病好了,上沒幾天班,又在回家路上受了一場很大的驚嚇,慘遭愛慕者的玫瑰花攻擊,又病倒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件事情鬧得滿大的,甚至還上了報。原本群情憤慨的編輯群,發現該名愛慕者居然是當紅的青春偶像,突然胳臂通通往外彎,一致覺得是很浪漫的事情。

(既然很浪漫…妳要不要接受一下農藥玫瑰花的洗禮?不是帥哥就有特赦權啊!)

但是管編編病成這樣,總得去看看她不是?說也奇怪,當動念想去探病的時候,總是會有做不完的事情,或者是走到門口突然一陣迷糊,就這樣直接搭車回家了。

再不就恍惚依稀記得誰誰誰去探望過了,改天再去探望就好了…

事實上,同事們不知道,九娘佈下了堅固的禁制,範圍擴大到整個都城,禁止任何人來探望她。

人類麼,對抗不了這種禁制。眾生麼,又憐憫她這次受到的巨大心理創傷,不去違背她的禁制。

但是她唯一的好友實在看不下去了。

「妳這樣躲要躲到什麼時候?」打了幾次電話都是答錄機,狐影實在沈不住氣,上門來抓人,「拜託,他又不會真的拿雷來打妳!」

「不要拉我的棉被!」九娘有些歇斯底里,鑽進棉被將自己埋起來,「我寧可他拿雷來劈我!最少我不會長疹子,也不會高燒不退…」

「讓我看看妳病得怎樣!!」狐影努力的拉著她的被子。怕是滿怕的,搞不好又會被善妒的雷恩劈得滿頭米粉頭…但也只好認了。

誰讓他是這隻小狐狸唯一的朋友呢?

「不要不要!」九娘死命抵抗著,「你快給我出去!我不能見人了,我再也見不得人了!」她放聲大哭,一時疏神,居然讓狐影扯走了棉被。

狐影張目結舌的看著梨花帶淚的九娘…她原本妖豔美麗的雪白臉孔,長滿了大大小小的風疹塊,沒有縫可以放針。

「…妳腫得像是豬頭一樣。」狐影知道不該說,一個不小心,居然說出口。

九娘哇的一聲,趴在棉被上面嚎啕。狐影翹首望著天花板,告誡自己千萬不能笑。你看九娘這麼淒慘…身為朋友的,應該滿懷同情心才對。

但是那天雷恩扛旗遊街,儼然是都城眾生的大八卦、大新聞,連他這個應該淡漠自持的狐仙都偷偷去看了…

一看到九娘的花臉,他馬上破功,噗的一聲笑出來。

九娘馬上滾著哭嚎,邊哭邊罵狐影沒良心。

使盡百寶,說了七八卡車的好話,又花了他最珍貴的一整瓶解毒清心丸,還耗費了他數年的道行…這才讓九娘的疹子退了些,漸漸止了哭泣。只是還抽抽搭搭的,看起來很可憐。

哎,她畢竟只是隻小小的狐狸而已。

「…我想,還是找個機會跟雷恩面對面說清楚吧。」明知道當這個調解人吃力不討好,但他實在不忍心。

雖然滿好笑的就是了。

「我不要!」九娘嚇得往牆角一縮,「狐影,你去跟他講!我和他橋歸橋路歸路,一點關係也沒有!我不要看到他,我不想看到他!」

「不是不想看到他就會沒事的…」狐影頭痛起來,「一勞永逸不是很好?」

「我不要我不要!」九娘又大哭起來,好不容易退掉的疹子又冒了出來,「他還是想殺我啦!只是這種方法更有效率…早知道就給他一個痛快…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回去當尼姑算了!…」

「妳要回去修行?」狐影嘆了口氣,「如果妳肯認真修煉,那也是好事一件。但是妳也要知道,雷恩沒有大罪,等天帝氣消了,可能又會將他召回天界。照妳的慧根…修仙很難麼?天上人間,你們總是會碰頭的…」

…是說,她怎樣都甩不掉這個禍根?一思及此,不禁悲從中來,哭得更大聲了。

狐影只覺得耳朵嗡嗡叫,心裡暗暗叫苦。

他成仙前原是情種,專愛一個人類數百年,終究死別,他也一慟入道。之後認識的知交幾乎都是女性,近年還收了個人類嬰孩做養女。只是他的女性朋友都個性冷靜淡漠,連他的小養女狐火沈著穩重,不管是眾生是人類,都恬靜的有些離塵,少了點人味。

他會這樣關懷友愛九娘,部份原因也是因為…這小狐女擁有濃郁的人味兒。

但是現在又嫌她太像女人了,哭到他腦門漲痛起來。

「好了好了…」他試圖安撫九娘,突然一陣強烈的地鳴,幾乎讓他們站立不住。

他和九娘面面相覷,知道這不過是很小的地震。但是眾生都本能的知道、同時也被深刻的影響,這不是普通的小地震。

凝神傾聽著虛空,九娘停止哭泣,「…又來了。是裂痕嗎?」

狐影不知道該點頭還是搖頭,只能沈重的嘆口氣,「終於要封天絕地了。」

九娘有些訝異。她雖長留在人間,但是母親管寧留下的人脈深厚,她多少也聽過父執輩提過。

古神魔大戰,禍延居中作為通道的人間,人類幾乎因此死絕。最後神魔簽訂了停戰協議,撤回各自的疆土。雖說已協議如此,但是神魔各有私心,紛紛開闢了各式各樣的通道通往人間。

大戰之後,三界的接壤已經受到嚴重的傷害,那堪這樣你也開通道,我也開通道?讓脆弱的接壤發生了幾次大崩壞,仗著女媧等大神的努力,才將接壤修復,平安了萬年。

但是年歲已久,當初的修復工程漸漸侵蝕、損壞,加上因為過多又繁細的通道,讓接壤脆弱的宛如沙上的城堡,隨時都有毀滅的可能。

三界息息相關,共榮共枯。若是接壤崩潰了,不要說人間,這可是神魔兩界都一起傾覆的大危機。

談要封天絕地已經很多年,但是遲遲都未曾付諸行動。

只是這兩年,人間已經出現了若干異變。氣候改變、四季模糊。溫室效應越來越嚴重,臭氧層的破洞越來越大…

若不是天界也發生了花朵枯萎,宮殿無端崩塌種種異象,也沒辦法下定決心真的封天。

「真的嗎?」九娘訝異了,「談了這麼多年,真的要封了?」

「眾神歸天…不可駐留數大都城以外的城市。」

「有封跟沒封不是一樣?」九娘有點不滿,「真要阻止接壤崩潰,就要徹底封鎖所有通道啊。還留幾個大通道不封,那有什麼用處?」

「這很複雜啦。」狐影搔了搔頭,「跟妳說妳也不懂。」

「是啦,」九娘沒好氣,「誰跟你們這些神神祕祕的天人一樣?滿肚子彎彎曲曲的肚腸。」

她沒有發現,一但轉移了注意力,她的疹子不藥而癒了。

(其實她是隻單純的雙子座狐狸精?尚未證實,只能暫且存疑…)

「…妳的疹子退了。」狐影無奈的將鏡子遞給她。

「真的欸!」九娘攬鏡訝異,「狐影,你的藥真厲害…雖然你的甜點可以毒死神仙。」

「那是你們不懂得欣賞好不好?」狐影翻了翻白眼,想告訴她,不是他的藥厲害,實在是九娘轉移了注意力,一時忘記「雷恩」這個過敏原,不用藥也好得起來。

浪費了他珍貴的藥和法力啊~

「不去跟他談也行,好不好?」狐影舉雙手投降,「需要這樣龜縮著不見人?妳家老編快把我煩死了。九娘,咱們同在人間,就要依足了人間的規矩。上不上班,總是要有個交代。悶不吭聲縮在家裡算什麼呢?妳聽我的勸…」看看悶悶不樂的九娘,搔搔頭。

「…總之,妳先好好想想。真的想休息,還是去辭職吧。我得回去了,上邪那傢伙只顧悶頭做點心,是不會幫我招呼客人的…」

上邪君!

九娘突然像是看到一線曙光。是呀…她怎麼就忘記了這個妖力強大的大妖!這個因為愛上人類女子留在人間的大妖,居然立志想當個合格的移民,第一份工作就是九娘幫他找的。

她怎麼就忘了這個強而有力的擋箭牌呢?

「狐影,等等我,我換個衣服。」她笑得這樣甜蜜媚人,卻讓狐影毛骨悚然,「我跟你一起去咖啡廳。」

「…妳該去出版社,而不是我那兒吧?」狐影退了幾步,下意識的按住自己筆直的頭髮。

「上邪君在你們咖啡廳當點心師傅不是?」九娘笑吟吟的,「我有點事兒找他。」

***

九娘到了幻影咖啡廳,就直接到廚房找上邪。

上邪因為愛上人類女子,所以也安分的在人間當起「移民」了。不但如此,他還認認真真的負起一個「男人」的責任,非常專業的在幻影咖啡廳當點心師傅,賺錢養家。

坦白說,九娘覺得這種浪漫比較真實,而且不會引發浪漫疹。

只見九娘走進廚房,聲音嬌媚而輕悄,上邪的回答倒是暴躁如雷鳴。咖啡廳的客人都停下交談,伸頭探腦的想要聽看有沒有什麼八卦。

可惜九娘的結界實在太堅固,他們聽到的也只是模糊的聲調而已。

不一會兒,上邪臭著臉走出來,用力的將圍裙一甩,「請假!他媽的…我就知道狐狸精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九娘滿臉笑意,艷光四射的令人無法逼視。她像是解除了多年來的重擔,撲到狐影的懷裡,用力的在他頰上啵了一個響吻,「謝謝你啦,老朋友。」

狐影呆若木雞的站著。沒錯,現在是沒雷劈下來。但是明天呢?後天呢?那個該死的雷恩可是很會記恨的啊~~

「就跟妳說別吻我啊~」狐影一腳把她踢出大門,「別再來啦!」

他交友不慎,誤交匪類到這種地步…真想仰天長嘯。

正沒好氣,看到天界來的不速之客,更沒好氣了。「我不是說過,我不會回天界嗎?」

穿著合身西裝,,身材挺拔如少年,有著整齊的白鬍子,容貌酷似史恩康納萊的老者,笑咪咪的拿著一個公事包,一副脾氣很好的樣子。

「狐影君,您不再考慮一下嗎?」老者溫和的勸著,「天帝有令,十日後封天。所有沒有奉飭令的神仙皆要回天覆命,不然就回不去了…天帝很是懸念您,要老兒特別來請您回去…」

「太白星君,」狐影盡量按耐住性子,他向來敬重老年人,「那是沒有奉飭令的天人。我是奉飭令在都城鞏固通道的,留在人間名正言順。又何必非要我回去不可?」他瞥了一眼,「…星君,您又不在外面走動,何必穿著西裝?看起來實在有點…」

「我穿西裝比較帥。」太白星君心平氣和的回答他。

………你高興就好。東方天界的神仙不穿長袍馬褂,倒是穿起西裝來了。這些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還真愛趕流行。

「請回吧。」狐影不想多說。

「若是您擔心帝嚳大人對您不利…」太白星君決定激一激他,果然收到很大的效果。

向來笑咪咪的狐影變色,「住口!」果然…太白星君沈默不語。即使百年時光彈指即過,狐影君依舊沒有忘記當年的事情。

狐族雖為妖族,某些能力卻超越天人。譬如狐族管家,就是結界和禁制的佼佼者,履代修煉成狐仙的,在仙神之間都備受尊崇。

更何況是指族為姓的皇室狐家。狐影一家本來就是狐族中的貴族,古時被尊為塗山氏,精通於治癒與醫療。不只是眾生,甚至大如天地,都可施展良醫手。

百年前,狐影剛升天界,就一肩擔下崩壞劇烈的接壤修補。當時情況非常危急,人間屢屢發生大海嘯、大地震,天界和魔界同時產生強大的共鳴,傾覆似乎只在眼前。

是這個年輕的狐仙日夜劬勞,找出病源,仔細醫療安撫了天地的裂痕。當時的狐影既擁有稀世之俊美,又因為才華擁有遠大的前程,瞬間成了天界少女的偶像之一。

但是也引起一位上神的覬覦。

這位上神名為帝嚳。他貴為天孫,又曾代理過幾千年的天帝,在天界的身分很崇高。但是崇高的神之貴族卻擁有病態的興趣。

他像是飼養寵物一樣的撥弄人類的靈魂,以他們冤魂煉製各式各樣的神器。

早年神魔大戰,也是因為他對人間擁有病態的興趣,才與魔人引起爭奪人間領土的戰爭。後來人類幾乎滅亡,三界動盪不安,幾乎因此崩解,甚至驚醒了沈睡已久的古聖神干預,戰爭才就此劃下句點。

被驚醒的古聖神對人類有種偏執的愛護,強迫天界解任了帝嚳的帝位,嚴酷的禁止天魔兩界干預人類的命運,人類這才獲得喘息繁衍的機會,只是燦爛的古文明因此消失了。

帝嚳雖然被解除了帝位,卻因為身分崇高,並沒有遭受任何處分。但是他將病態的興趣轉移到人類以外的眾生。

人類還有古聖神偏執的袒護,眾生卻沒有。於是讓帝嚳看上的眾生,幾乎都遭了毒手。

甚至已經修煉成仙的狐影也不例外。帝嚳暗地裡像是捕捉野獸一樣將狐影抓來,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人知道。帝嚳卻身受重傷,上奏章控訴狐影盜寶不成,意圖謀害。

而狐影逃了。

據說,天帝馬上將狐影「逮捕」,「拘禁」在天宮之中。帝嚳屢次上奏章要求天帝將狐影交給他處置,都遭到天帝的拒絕。

沒多久,天帝召來太白星君,要他火速將狐影「貶」到都城作為通道管理人。他還記得,當他要護送狐影君下凡時,簡直大吃一驚。

那位風姿颯爽,俊美無雙的狐仙,委靡的像是生了場重病。全身像是佈滿了鞭痕似的,深深淺淺,都是觸目驚心的傷疤。

種種的流言流竄,太白星君對這個倒楣的狐仙充滿同情。但是帝嚳位尊勢大,連天帝都不敢明裡和他對峙,也知道這樣的處置是最好的。

但是現在…現在卻不得不力邀他回天。

沈默良久,狐影稍稍緩和了些。「星君,是我過分了。很抱歉…」雖然天帝再三保證不會有類似的事情發生,他卻忘不了帝嚳將他當作是禽獸般侮辱虐待的往事。

「我想,」他想了一會兒,「管寧現在管著接壤崩裂的事情不是?我看她也管得挺好的…就算我來接手,也不會比她更好。」

而且管寧與他不同。管寧精於心計,長袖善舞,而且,她精通妖術結界,三界之內幾乎無人可破,帝嚳找不到機會對她下手。

可惜管寧這樣精明,卻生了個笨女兒。狐影有些沒好氣的想著。

太白星君靜默了會兒,管寧的確厲害…但是禁制和結界只能阻止一時,真正要徹底修復,非狐影動手不可。

「狐影大人,你不再考慮嗎?」他哀求。

「我在人間過得很好。」狐影回答,「我喜歡在這裡開咖啡廳。」

「我在人間過得很好。」雷恩回答,「我喜歡在這裡當偶像。」

太白星君有些氣餒。他今天碰壁真是碰夠了…為什麼每一個天人下凡以後就都不肯走啊?人間到底有什麼好…

雖然他不得不承認,人間是比較有趣的。比起爾虞我詐的天界,人間的人單純多了,也比較享受生活。時時刻刻繃著神經的日子不好受啊…

尤其是剛剛他走在路上,還有漂亮的妹妹對他拋媚眼,真讓星君樂得飛飛。

不,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雷恩大人,」他苦口婆心的勸著,「天帝已經赦免你的罪了,請你回天吧。十日後會準時封天,天帝不忍心你在人間受苦…」

「我在人間很好,一點苦也沒吃啊。」雷恩有點莫名其妙。

太白星君瞪著這個耿直的雷神,著實沒好氣。「…但是雷公需要他的忠實部屬。再說,最近天界出現了很大的危機,非常需要你的神通啊…」

雷恩有點動搖,他強烈的責任心讓他放不下…但是他更放不下九娘。「雷神共有三十六部,又不只我一個。我在人間有未了的事情…」

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那隻小狐狸精?太白星君腹誹著,「可是為了管九娘?」

沒想到這個冷酷出名的雷神居然紅了臉,訥訥的說不出話來。

真是單純的可以!太白星君嘆氣,「雷恩大人,你若真的是為了管娘子,才應該回天去。你想想,你的歲月長著呢,管娘子修仙之前,都要遭逢天刑雷災。你被貶下凡,千年之後,是誰來執行管娘子的雷災?接下來的雷神可像您一樣網開一面?」

雷恩猛然被驚醒,愣著說不出話來。

的確,雷公老大手下三十六部雷神,個個鐵面無私。執行天刑是榮耀也是使命,雷神們莫不認為不願修煉的妖魔鬼怪皆為邪祟,務必除之而後快。

他沒有機會劈死管九娘嗎?他有很多機會殺死她的。但是就在最後一刻…他總是遲疑、縮手。

換了其他雷神,會遲疑嗎?

不,不會的。那雙美麗的眼睛會闔上,再也不會睜開。想到這點,他像是背脊澆了盆冰水,打從骨頭裡冷上來。

發現他被說動了,太白星君很滿意自己的說服技巧。開玩笑,那隻頑劣的孫猴子也是讓他三言兩語招安的,難道雷恩會更難搞?

「雷恩大人,您還有十天的時間可以考慮。」他很懂得留退步的。

果然,雷恩茫然的收回視線,表情很是落寞。「不用考慮了。」他下了很大的決心,「給我幾天時間。我一定在期限前歸天。」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