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編輯有點怪—楔子

早上八點的捷運站,像地獄一樣擁擠。每節車廂都塞滿了人,摩肩擦踵,被迫與陌生人有著最親密的接觸。但是大部分的人,還是會緊繃著,盡量保持一種冷漠的禮貌。

大部分,卻不是所有人。

她是個膽小內向的粉領族,每天起床都不想去公司。並不是工作上有什麼問題,或是人際關係出了毛病。

【Google★廣告贊助】

而是…每天上班必搭的捷運,有個可怕的人盯上了她。她真不懂…為什麼那個色狼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她的旁邊,她也不懂,為什麼那個色狼就是要…

她只覺得骯髒、可恥,充滿憤怒和羞愧。她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舉發他,只能拼命顫抖的,在避無可避的捷運上咬牙忍耐半個鐘頭。

上班的路途成了非常可怕的道路。

她不會騎機車,公車又要轉好幾班,繞過整個城市,還得走很遠才到公司。捷運是她唯一的交通工具,她又不敢搭計程車。

為了避開那個色狼,她甚至五點就去搭捷運。結果…空空盪盪的車廂更可怕,那個色狼居然還是出現在她身邊,更肆無忌憚的,摸、摸…

摸她的屁股。

那次真是可怕的經驗,她第二站就下車逃跑了。在捷運站哭著打電話,請公司的警衛伯伯來接她。

像是一個惡夢,避也避不開。

她不想上班了…她拉起被子,在被子裡頭嗚嗚的哭了起來。哭了一會兒,想到未完的公事和滿滿還沒看過的e-mail…她無精打采的起床,梳洗以後,愁眉苦臉的走入捷運站。

等捷運站在台北停靠的時候,她全身的緊繃起來。果然…一陣人潮擁擠之後,那個可怕的男人又擠到她身邊,肆無忌憚的輕薄。

誰來救救我?救命…救命啊~她在心裡不斷的吶喊,觸及她求救的眼神,乘客看看她身後那個高大又粗壯,穿著黑西裝的男子,都把脖子一縮,眼睛死死的盯著報紙或書,甚至把眼睛閉起來裝睡。

她痛苦的忍耐著,車門開了,出去了一批乘客,又擠入更多的乘客。她趁機擠開些,那個色狼卻如影隨形…

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我不要上班了,我要辭職,我要辭職~

突然一陣香風刮過,她的身後擠進一個穿著合宜套裝,頭髮微鬈的長髮女子。她很高挑…可能有一六五以上,剛好把飽受驚嚇的她擋住。

是個很美、很美的女子。她的美不是說她的五官精緻宛如瓷娃娃,也不在她窈窕美麗的身材上。而是一種氣勢,一種微帶厭倦卻又嘲諷的氣勢,讓所有見到她的人,忍不住要覺得她很美。

因為她擋住了,結果色狼誤認目標,一把摸在美貌女子豐滿圓潤的臀上面。

喔喔喔,這是極品,這是極品啊!色狼忍不住激動起來。他摸過成千上萬的屁股,才挑中了那個膽怯的女人。那女人的屁股已經算是少有的逸品了…沒想到,世界上還存在這樣精緻絕麗,比例完美無缺,彈性十足又誘人的屁股!

咽了口口水,激動到喉嚨乾渴。貪婪的望著漆黑的玻璃窗…女人驚慌恐懼的臉孔,更能刺激他的感官…

他望向玻璃窗,看到一張絕美的臉孔,冷漠的從倒影中看著他。美是很美…但是她美麗的容顏似乎有些面善,甚至勾起一點點模糊卻深刻的恐怖回憶…

「管、管管管…」色狼結巴起來,他倒退兩步,堅固的人牆擋住了他,讓他欲逃無門。

「我給你一秒鐘。」那位美女抬起冰冷如霜的美麗眼睛,「馬上消失在我眼前。」

色狼顫抖著,突然化成一道黑影,飛快的從門縫飛了出去。只有他的黑西裝飄飄的落在地上,沒有人發現。

但是那個膽怯的女孩都看到了。她瞪大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她抬頭看看美女,又低頭看看地上軟攤成一片的衣服鞋襪。

「這個這個這個…那個那個那個…」她語無倫次的指著地上的衣物。

美女只是將皮包背高點,「不要搭過頭了。」然後就擠了出去。

她驚嚇得大病一場,瘦了一大圈。越想越不可能…她一定是讓色狼嚇傻了,所以才會睜著眼睛做惡夢。

說也奇怪,等她病癒去上班,那個色狼居然從此消失了。真的真的,這真的很奇怪…

一切都只是一場惡夢而已,對吧?

過了幾天,她閒暇寫興趣的稿子,居然被錄取了。編輯有著非常甜美的嗓音,聽起來很親切、很熟悉。她邀女孩到出版社,她高興的答應了。

到了出版社,只見一個高挑美麗的編輯走了過來,含笑著問,「妳就是綠意呀?果然人如其名。」

綠意跳了起來,愣愣的指著她。她、她她她…她不就是…捷運站上那個美女嗎?「我我我…我們…我們見過,對對對對…對吧?」

美女編輯慢條斯理的坐下來,微笑著不置可否。「我是大眾臉。」她伸出纖長柔白的手,遞出一張名片。「這是我的名片,我姓管,管九娘。」

綠意看著笑語嫣然的美麗編輯,微顫著接過了名片。怎麼看,管編輯都是普通的女子,就是比別人美一些,好看許多。和她交談了一會兒,綠意激烈的心跳也慢慢的緩和下來。

以後,綠意就由管編輯照顧了。這位美女編輯工作力強,思緒又敏銳,在寫作的路途上,給她很多幫助。

但是漸漸的…她也發現,這位美女編輯有許多不可思議之處。她的編輯,有點怪。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