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文怨(1998)

閱讀前啾仔小提醒:
1.內有微18禁,請斟酌確認心靈年齡後再點閱。
2.請將本文視為同人文,小說借用設定為創作題材切莫當真。


即使在青樓裡行走,秦淮河的歌舞怎昇平,我還是只想著妳那蒼白的容顏。素文哪…

魂魄歸矣,朔風野大啊~

素文…

「哎唷,袁相公~好些日子不見哪~」五娘挨近袁枚的身邊,拉袖低腰的,「怎就將五娘給忘了?寶珠~快來接待袁相公~」

習於這秦淮河畔的鶯鶯燕燕,如今看到她們來去翩翩的為了招待自己而忙碌,袁枚卻只覺蕭索。

【Google★廣告贊助】

素文過世將近半年了。這半年來,他只能頹唐的待在家裡,不停的追憶素文的一顰一笑。

妳總是憂慮多而笑容少啊~素文…

妻子知道他的悲痛,卻也只能勸他出來走走。

「袁相公,酒不好呢?還是姑娘不好?您是一笑也不笑呢。」五娘坐在他身邊,敬了他一杯酒。

「哪兒話?」因為五娘比起其他姑娘家的媽媽要仁厚些,所以袁枚比較願意來她這兒,「只是讓病淹留久了,不勝酒力罷了。」

「這樣說來,我倒有解酒的果子了。」五娘笑了笑,「有個大同府來的姑娘,這些天才到,還沒敢讓她接客呢。金鈴,來跟袁相公請個安罷。」

那女子容顏蒼白,走到袁枚的面前,生疏的行了個禮。

噹的一聲,袁枚將手裡的酒杯失手在桌上。

素文…素文…我嫡親的妹子…素文哪…

「我…我是金鈴…」那姑娘慌張的想掙脫,袁枚只顧著望著她的臉。

是了。素文是死了。等於是我親手殺死了她。

若不是在十六歲那年,桃花紛飛的錦池畔,忘情的吻了自己的妹妹素文,她不會倉皇的逃回自己的房間,不會哭著求父母不要退掉高家的親事,不會嫁給高家的公子。

那高氏公子是個禽獸啊。我的素文…我那時為何沒有反對到底…讓我桃華般灼灼的素文,居然嫁給了那個中山狼…

變賣了素文帶來的所有嫁妝,毒打辛苦持家的素文,還打算賣了她。這怎麼…這怎麼可以!袁枚幾乎動用了所有能動用的關係,強將素文帶回來。

袁枚不讓人管著她,只約束她不可打擾其他的夫人。

他將金鈴改成素鈴。這樣子,呼喚她時,會覺得在呼喚他的素文。

有回她打破了夫人心愛的花瓶,兇蠻的撕打指責她的管教嬤嬤,夫人忍無可忍,令丫嬛們打了她一頓。

袁枚默默的任素鈴在他懷裡撒潑尖叫,哭倒在他懷裡。這是素文做不到的。就讓她…和她相似的姑娘…可以盡量的任性罷。

素文的淚,總是無聲的流著。從失婚回到家來,住在舊時閣的她,總是默默的,背著人流淚。瘦弱的肩膀抖動著。

即使那一夜,只剩一眉月牙張望,袁枚抱緊了她,沙沙的楊花盛開時,滿樹桃華落英紛飛,在那小小的閣子裡,他侵入素文的口中,也侵入了素文的身體。她的淚,沒有停過。

顫抖著像是會被壓碎的素文,流著淚,輕輕呼著阿兄,柔順的承受他的兇猛…那自幼而長的愛戀哪…幾十年來的愛戀…壓抑著,壓抑到無可壓抑的現在…

撥草尋徑,他吸吮著素文,素文羞赧的夾緊,淚,還是沒有停。

勉強的將她的腿拉開,看著她粉紅的私處,妖邪的,有生命的微微張合著。緩緩的滲出銀絲般的體液。

這是素文的身體。這是他朝思暮想,愛戀幾十年的素文。應該看不到,也不該看的私密。

這是錯的。這是淫亂的。違背了倫常,我們該受天譴。

但是,天譴應當降臨在我身上,何以將素文奪去?袁枚吻著素鈴飽滿的身體,眼淚像是替死去的素文流一般。

是我害了妳,素文。若不是懷了我的孩子,若不是行險服了藥,妳當不死於血崩…

妳真正死於我的強行和無止盡的淚水…整夜不安的夢魘中…

「阿兄…我們是錯的…我們錯了…是我錯了…」淚水如桃粉李雪,紛紛落在暮春的和風中…

是我殺了妳。猶忍死以待吾…我的素文…

袁枚將對素文的所有歉疚,轉投射到素鈴身上。素鈴活潑窕達,很讓心死的袁枚,得到一點安慰。

越明年,素鈴卻也因血崩,死於難產。

這就是上天給我的懲罰?懲罰我毀了素文不斷的閃躲和掙扎,所以奪走她和素鈴,好讓我痛苦?

鬚髮如銀的他,哭倒在兩座孤墳間,素文墳頂的芒草,也少年白了頭。

就像素文的悲怨,如霜雪的壓在青青的草色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