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芭.蕾莉(七)

「我和艾思第一次見面,就在馬雅的圖書館。」蕾莉不再疾奔,緩緩著,「他居然看了禁書,召喚了我。其實他根本沒有召喚我的法力值。」

若不是蕾莉剛睡醒,聽錯了法令,根本不可能降臨。她睜開眼睛,發現呼喚她的居然是個實習魔法師,卻也怔住不動。

那是個年輕清秀的法師,乾淨清朗的氣質,卻也纏綿著過剩的罪孽和情慾。像是天使墮落到欲火之城,卻又不失本性。

他是怎麼騙過學院的七淨考試的?

【Google★廣告贊助】

「嗨,莎芭.蕾莉。」他愉快的打招呼,「我注意妳好久好久了,」居然伸出手摸著蕾莉戰鬥形態的臉頰,「好久以前,我就夢想能夠見到妳。」

「他並不把我當妖魔看待。」蕾莉的嘴角浮出迷離的微笑。

只是一個生物愛上另一個生物,然後迴向,再相愛。

站在馬雅學院城牆下,她抬頭看著,「這裡就可以了,十四,在這邊等著。」

「等也沒有用,對不對?」她蒼白嚴肅的看著蕾莉,「妳打算死在裡頭,對不對?」

蕾莉沈默半晌,「對。」

「我也…」十四激動起來。

「不。妳要活下去。」輕輕按了按她的頭,「妳得活著記住我們倆。我覺得很輕鬆。就算我灰飛湮滅,也還有人記得我和艾思間的事情。妳會記得吧?」

「我不要記得。」她衝上前,「我不要只記得而已!」揮動手裡的劍,不顧阻攔的劈開了馬雅大門的守護石。劈開的同時,後座力將她彈開,蕾莉接住了她,悶哼一聲。

苦苦哀求不肯開啟的門扉,居然開了。

饒是如此,蕾莉踏進大門的瞬間,幾乎被防護的電流痲痹過去。我不能倒下。艾思呢?

她張大看不見的眼睛,只能從雜亂的氣味當中努力尋找艾思的蹤跡。法師們慌張的驅使了許多精靈與亡靈阻止她們,十四揮著劍,劈砍著敵人,殺出一條血路。蕾莉整個人都裹在火焰中,碰到她的非死即傷。

我好累…好痛…力氣漸漸喪失了…艾思,你在哪裡?

「在塔頂!」蕾莉狂叫起來,原本枯竭的力量泉湧,業火幾乎燒死了大半的法師。

這塔…為什麼永遠爬不完?為什麼這些該死的螻蟻之輩不肯放過我?為什麼?我只是想見艾思而已…我只是…

吐盡最後一口碧綠的精氣,她癱軟在樓梯,只剩下一半了…再也…她很清楚,自己的內臟已經腐敗殆盡,只剩下心臟還在跳動。

「艾思…」連淚也沒有了。

「蕾莉!不要倒下來!」拼命搖著她,十四哭著,「就在頂樓了!我們快到了…」

「走吧。十四。我將所有的精氣都給妳…幫我看看艾思…他可還安好…」

「我不要妳的精氣!」她生氣起來,「我們一起走!妳不是想看艾思嗎?用妳的眼睛去看呀!站起來!」

我已經看不見任何東西了。連心臟都…都快停止了…

「…不要昏過去!」恍恍惚惚中,十四搖著她,「妳可以憑依的,不是嗎?妳可以寄生在人類的身體裡…我聽說魔物都會寄生在死人的身體裡…」

「…死人…不行…」若是憑依了死人,她永遠也無法脫離殭尸的軀體。艾思看了會怎樣?他一定會討厭我的。

「活人呢?」她突然安靜下來,狂熱的,「蕾莉,活人呢?我還活著!妳可以憑依在我身上…」

妳懂得什麼叫憑依嗎?早晚妳的意志會被我侵蝕殆盡,自我將蕩然無存…「我不要艾思…抱其他女人的身體…」

「妳若不憑依在我身上,我就上去殺了艾思,讓他陪妳到黃泉去。」十四寧定的說,「我會這麼做。殺了艾思,然後自殺去跟妳會合。我愛妳,是真的。」

彌留的蕾莉抬頭看她,嘴角噙著悲愁的笑容。

追兵看到的就是這樣恐怖的光景:蕾莉的屍身胸口和頭都開著大洞,十四正吞噬著蕾莉的心臟。

她踏出的每一步都有火焰,碧青青的像是鬼火。

馬雅的結界,只對魔物有用,卻封不住人類。她踹開塔頂的大門,艾思安適的坐在裡面。

「嗨,蕾莉。」艾思放下手裡的書,「我並沒有召喚妳。」

「為什麼?」被憑依的十四踏出一步,「為什麼不召喚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