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芭.蕾莉番外篇 沈默之獸

「真悲慘呀,莎芭蕾莉,為了一個人類,把自己變成這個樣子。」

她按住劍柄,眼神冷然的看著從黑暗中現身的女子。她的美豔宛如火焰一般,連營火都為之黯然。

「把劍放下吧,十四。就算繼承了莎芭蕾莉的身體和部份法力,想和我一決勝負,恐怕也不可能。」她的言語像是有無限的力量,女戰士衡量了一下,放棄了抗衡。

長期而殘酷的戰鬥讓她學會分辨毫釐間的敵意。這位美豔的女子身上除了嘲弄,什麼也沒有。

或者說,這位召喚獸。

【Google★廣告贊助】

「術者,」她用了召喚獸的敬語,「這樣不祥的黑夜降臨,只為了嘲弄嗎?我能請教您是誰?」

「我?我是『沈默』。雖然繼承了她的名字和肉體…或說吃了她的肉體,妳大約也沒有莎芭蕾莉的記憶吧。」她端詳了女戰士一會兒,「還是叫妳十四吧。每個人都應該使用正確的名字。」

「我已經遺忘那個名字了。」十四回答,「恐怕蕾莉無法回答您的呼喚。她已經在沈眠中。」

「我當然知道。如果不知道,我敢靠近她嗎?」她發出輕笑聲,「那個粗魯的女人老想把我撕成碎片。因為,『沈默』只會彰顯真實。妳還在幫蕾莉尋找艾思的下落嗎?」

她沒有回答,只把松木投進火裡。

「妳們真是傻。就算找到艾思,又怎麼樣?他不知道轉生成植物還是礦物,就算轉生成人類,也還是個嬰兒呀。」她明媚的眼睛充滿譏諷,「難不成,妳們打算守護到大?他是什麼也不記得的。」

「就您的名字來說,您的話似乎多了點。」十四的聲音非常冰冷。

她輕笑,從腰帶上取出一小袋酒,「來口酒,暖暖身子吧。難怪蕾莉會憑依妳呢。她這樣高傲的術者,向來看不起低賤的人類。妳說得沒錯。就我的名字來說,我的話太多了。不過,既然我從長時間的契約中解放了,讓我多說幾句又不會怎樣。再說,我只是讓人沈默,並不是自己就得沈默的。」

喝了沈默遞來的金黃色酒液,極寒的夜的確湧上一股暖意。「契約?」這樣嘲諷的召喚獸,會跟什麼樣的人訂下契約?

「當然是男人。」她揮揮手,「這種事情也是異性相吸的呀。其實,召喚和契約是不相同的唷。」她交疊雙手,「簡單的說,召喚只是在需要的時候定臨時約定,只要適當的咒語和MP就行了。契約可是人類和召喚獸當中訂下神聖的盟約。人類以終生的MP供給召喚術者,術者也在人類有生之年都馴服同個人類。」唇間溢出輕蔑的笑,「我倒是想問問妳們,艾思和莎芭蕾莉不是相戀嗎?艾思和莎芭蕾莉訂下契約了嗎?」

她伸了伸懶腰,「契約可是很神聖的。也因為這樣牢不可破的血誓,戰鬥時的同心協力,所以,很容易被誤解成愛情。事實上,和愛情的本質差不多,但是,到底不是愛情。」她支著頤,「和我一起發下血誓的男人就相當不錯。他到底有為了契約喪生的覺悟。我也甘為他所驅策多年哪。」眼睛一轉,「艾思有這種覺悟嗎?」

「艾思是為了不連累蕾莉才…」十四鮮少動怒的臉激動起來。

「艾思召喚過我。」沈默打斷她,微笑著,「妳想知道為什麼嗎?」

十四突然發寒,心臟緊縮起來,「我不想知道。」

「若不是出了事情,艾思準備『禁制』莎芭蕾莉。妳懂意思嗎?也就是說,用我『沈默』的力量,不再讓莎芭蕾莉靠近他。」

「妳胡說!」不,她不希望莎芭蕾莉聽到這些。

「妳知道我不會說謊的。知道我為什麼叫做『沈默』嗎?因為在『真實』之前,一切都只能沈默。」她豔紅的唇有著美麗殘忍的笑,「放心吧,蕾莉睡得很深,她不會聽見…艾思準備結婚了,他當然不希望蕾莉來壞他的事情。他的確有些小看召喚術者的自尊心。他害怕,為愛瘋狂的莎芭蕾莉,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十四的指頭深深的陷入堅硬的地面,不發一語。

「雖然最後一刻他猶豫了。剛好也發生了些事情,我不耐煩他那結結巴巴的咒文,所以『禁制』才沒有成功。」

「為什麼告訴我這些?」十四的臉現出陰沈的怒容。

沈默很欣賞十四的怒容,「或許,我起了一點憐憫心。我不想看妳為了這個莫名其妙的使命行走天涯。的確,艾思要我發下『沈默』的誓言,絕對不讓莎芭蕾莉知道這件事情。但是,妳不是莎芭蕾莉,妳只是她的憑依。」她用手背捂著嘴笑,「若是莎芭蕾莉透過妳的心知道這件事情,跟我是沒有關係的,也並不破壞我跟艾思間的誓言。」

她的臉慘白。她很清楚,崩壞的莎芭蕾莉之所以能勉強的憑依在她身上,只是為了一點驚人的意志力和堅持。若是讓她知道了真相,恐怕會煙消雲散。

「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十四怒吼了起來。

她嬌豔的臉出現了一絲悽楚,瞬間消失。「莎芭蕾莉還是乖乖回去召喚的國度吧。她到了那邊,只要閉門不出,好好的修煉幾百年,依舊可以完好如初。她在人界,除非憑依著人類,要不然只會一點一滴的崩壞,就像她現在一樣。她不是衰弱得連清醒的力量都沒有?」

「我會守護她。」十四舉起劍。

「妳會叛變。就算不叛變,妳也會死的。」沈默的眼睛悠遠的望著虛空,「人類的守護,是多麼不可靠呀。和我發下終生契約的男人,不也說要彼此守護終身嗎?卻暗暗和其他比我強大的召喚術者也定了契約。所以…」

「妳撕裂了他的身體?」她覺得心裡發寒。

「不,我並不會這樣發狂。」沈默微笑,「只是讓另一個定契約的術者知道,他大約會變成碎片。」她舉起空空無也的右手臂,「我扯斷了和他訂約的右手,解除契約。」

她吟唱著咒歌,呼喚星光打造銀製的右手,「這樣好看多了。」瞥見十四憐憫的眼神,「不要想得太嚴重啦!」她笑著揮揮手,「還是滿好用的,雖然是義肢。再說,解除了契約,我就自由了。」她笑咪咪的,「有契約守護有契約的好處,沒有契約有自由的好處。從此沒有人可以約束我的心與身,我可以自由來去任何地方。」

沈默仰望無月的星空,「人類稱呼我們這群術者為『召喚獸』,從某個角度來看,我們戰鬥時的確都用著『獸』的戰鬥體制。但是我們這群術者,卻不是那麼簡單的野獸。說起來,人類才是那種殘酷沒有定性的怪物。」她的眼睛一轉,「我們這些『獸』比人類純潔多了。」

她無法反駁。沈默許久,「我會繼續追尋艾思的下落。」

「好讓莎芭蕾莉將他撕成碎片?」沈默喝了一口酒,「不用費神,他不早就變成死人了?」

「我不是為了艾思。」十四的神情堅毅,「我希望蕾莉抱著希望和幸福安眠。」

「這樣啊…」她微笑,「人類還是有不錯的傢伙嘛。希望到妳死那天還能貫徹到底。」

「謝謝妳的祝福。」又丟了塊松木到火裡。

「如果妳要貫徹,我助妳一臂之力吧。」沈默站起來,「算是我慶祝自由大放送。我教妳怎麼召喚我。」

「我不是法師,也不懂魔法…」

「不用懂。」她輕輕彈了一滴酒到十四的眉心,「妳只要呼喚我的名字就行了,我不會收妳任何MP。只要妳還貫徹讓莎芭蕾莉憑依的時候,都能自由召喚我。」

她漸漸隱沒在黑暗中。

「為什麼?」十四不懂。

「或許…人類這麼殘酷,我卻還是喜歡這種殘酷的動物吧…也或許,我想看看莎芭蕾莉會不會遭逢我相同的心情…」

隱沒中,悽楚的微笑轉為嘲諷,「妳要知道,我自由了…」

扯下自己右手,為了人類的背叛。誰才真的是獸呢?

「我一定會找到艾思。」她站起來,「我一定要親口問他所謂的真實。」

雖然在真實之前,一切都只能沈默。

她拿起劍。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