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芭.蕾莉(一)

(一)

恢復的程度比不上受傷的速度。她咬緊牙關,想辦法邊奔跑邊養傷。

現在不禁感謝自己受過戰士的訓練。若不是嚴苛的訓練過一陣子,即使恢復的魔法學得再厲害,也只能等死。

該死,不該貪圖美麗月色趕路的。距離馬雅學院只剩下不到十里的路程,因此鬆懈下來。沒想到馬雅學院附近有這樣兇猛的魔物。有狼的外型,卻有著恐怖的利齒和爪子,即使用法術打死了幾隻,魔狼群還是洶湧而至。

能擋它們一下就好了。若是可以擋它們一下,我就能夠轉過身來…現在居然連轉身的機會都沒有。

【Google★廣告贊助】

或許可以拼著受一點傷,換來轉身的機會?怕得是轉身過來,正好咽喉也被撕開,那還真的是太好了。

我不會修理撕開的喉嚨。

嗚~我還沒到馬雅學院哪~早知道就答應讓人護送…不過,馬雅學院的學生,連這點考驗都過不了,那還去幹嘛?!

曠野之上,心跳和喘息混亂不已。好不容易跑到灌木叢,沒想到跌了一跤,完了…

「滾!!」一聲暴喝,雪樣劍鋒在地上畫出半圓,發出驚人的光芒,獵獵青紫的火焰燒死了幾隻魔狼,其他的畏懼火光,遠遠的逃開,低伏著悻悻然的等著。

第一次發現沒有任何繁複的咒語,只是一個尋常的字,就能將法力發揮出來。跌坐在地上,這個時候才開始顫抖。

「謝…謝謝妳…」火光將她照得通亮,她的救命恩人穿著輕便的盔甲,拿著劍,清秀樸實的臉漠然,緩緩的坐在她的身邊的火堆點點頭。

驚魂甫定的坐下,聞到濃濃的血腥味。救命的女戰士捂著肚子,從指縫汨汨的冒著血。

「妳受傷了!?」她手忙腳亂起來,「妳…妳不介意的話,我幫妳看看好不?」

「不打緊,傷口自己會痊癒。」女戰士還是漠然。

「不行!讓我看看!」整個晚上的緊張的爆發起來,等發完了脾氣,年少的女法師又臉紅了。「讓我看看。」低聲下氣的。

定定的看著她一下,這才讓她看看腸子有些外露的傷口。

現在不能慌亂,冷靜,冷靜。深深吸了一口氣,她將手放在女戰士的頭上,將氣灌進她的體內。

「夠了。」女戰士將她推開,「妳的氣快沒了。」

虛脫的晃了一下,雖然四肢這樣沈重疲勞,她的心情卻輕鬆了起來,睡了過去。

女戰士複雜的看了她一下,望著火堆外面瑩瑩的慘綠狼眼。「你們運氣不好,」她喃喃著,「傷勢一完全,你們就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了。--雖然魔狼也用不著太陽。」

她的劍出鞘。

***

直到晨光將她照醒,慌張的起身,發現自己手腳完好,不禁心有餘悸。

女戰士已經梳洗完畢,正在擦拭劍上的血跡。仍然沈默著。

驚心動魄的一夜,光想到心臟還蹦蹦的跳著。

「真的謝謝妳,不是妳,我早力盡死掉了。」女法師露出羞澀的笑容,「我叫李密,叫我密兒就好。」

「我是莎芭.蕾莉。」發現這個天真的女法師居然沒露出恐懼的表情,她頓了頓,「叫我蕾莉就行了。」

「嗯。」李密的笑容,燦爛的像是晨星一樣。

沈默的蕾莉將毛茸茸的東西大把大把的抓進袋子,一只「東西」滾到李密的靴子邊。好奇的拿起來看,凝聚著一點點血跡,正是魔狼的耳朵。

那一大堆都是…

發出尖銳的慘叫,李密整個貼在樹幹上,蕾莉只是靜靜的看著她。

「這個…這些…耳…耳耳耳…」

「耳朵。」蕾莉替她接下去,「這些都是魔狼的耳朵。」收拾得快一點,日落前大約可以進城領賞。

她到底殺了多少魔狼?!李密倒抽了一口氣。這種兇猛又成群的怪物,不知道讓多少曠野的旅行者喪生,有些小鎮不時被這些魔物屠殺得變成死城。

「剛好一百零四。」她的口吻仍然淡然,「我接受了委託。」

沒有說再見,她背起這個袋子,靜靜的往前。

左右望著空曠的曠野,李密瞥見她腹部的傷有些滲血。她快步追上去,有些敬畏的跟在她的背後。蕾莉只是納罕的看她一眼,卻沒說什麼。

進到小小的荒村,她找到了正在酒吧喝酒的村長,將魔狼的耳朵往他的桌子上一倒。滿桌子毛茸茸的耳朵,幾乎淹沒了村長的酒杯。

「兩個耳朵一個金幣。」蕾莉開口了,「你答應過的,村長。」

瞪著這個女戰士,村長差點被酒噎死。凝重的氣氛,風吹微葉都聽得見。

「這麼好賺呀?」李密驚訝的聲音,「早知道我也割幾個耳朵來賣錢。」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