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芭.蕾莉(二)

(二)

凝重的氣氛被李密打破,其他的人望著這個風塵僕僕的小女孩發呆。

「咦?只有蕾莉割的耳朵才能夠賣錢嗎?」李密有些憤慨,好歹她也打死了幾隻,「這太不公平了!」

以手加額,連自己都訝異的,蕾莉笑了。這一笑,原本嚴肅的氛圍融蝕,李密覺得她的笑容還滿好看的。

其他的人也笑了出來。同樣是佩劍的旅行者,酒吧主人溫柔的對著這個講話有著濃重口音的小女孩子,「魔狼那麼兇,何必惹著牠們呢?小姐,要不要喝點什麼?這一路來沒有水源,妳一定渴壞了。」他眼睛偷偷瞟著蕾莉,卻遲疑著不敢問她。

【Google★廣告贊助】

「好啊!」李密的水袋早喝乾了,高高興興的拖著蕾莉坐下,「檸檬汁好不好?蕾莉?老闆,兩杯檸檬汁!村長,兩個耳朵真的可以換一個金幣嗎?」

好不容易咳完的村長點點頭,「小姑娘,我們的告示是這麼貼的。」不敢看蕾莉冰冷的臉,這個小姑娘可親多了,「我身上只有二十個金幣…等等來我家裡拿…」

「夠了。這樣就行。」蕾莉端起檸檬汁,一口飲盡,「旅店在哪?」

敬畏的村長指了指路的盡頭。她大踏步的走出去,李密急急的喝掉飲料,追在她後面跑出去。

想阻攔她,其他的人卻膽怯著不敢出聲。一片寂靜,喧鬧的酒吧,人人面面相覷。

「…小姑娘…那個妖魔附身的女戰士…妳…妳可得保重啊…」村長喃喃自語著,李密卻去得非常遠了。

聽見了遙遠的低語,蕾莉站住腳,李密幾乎撞扁了鼻子。

「哎呀,我的鼻子…」李密蹲下去,摀著鼻子,她穿什麼東西,怎麼那麼硬啊?!

「妳不要再跟著我了…跟著我,會是不幸的開…」李密的鼻血,很不淑女的流下來。

握著她的雙臂,蕾莉在發抖。

「嗚…不…不會很痛…」鼻血灌到喉嚨,連話都說不清楚,「不要內疚嘛~」蕾莉該不會是在哭吧?

她仰起頭,的確有眼淚,問題是蕾莉的嘴巴咧得老大,笑得幾乎沒有聲音。

「妳…」李密氣得臉發紅,「妳還笑~妳~」一激動,血幾乎是用噴的…

李密是被扛進旅店的。雖然蕾莉將她扛了這麼遠,她還是不打算跟她說謝謝。這個該死的女人,一路笑得將她受傷的鼻子震得好痛。

幫她冷敷,一看到李密的臉,她忍不住又笑出來。

「妳還笑!嗚…」一激動,血又流出來了。

「對不起。」背著她,蕾莉誠懇的道歉。努力克制了一下,她轉過身,警告自己絕對不能笑出來,「我幫妳止血。」

指尖釋放出舒適的寒氣,靜靜的讓熱脹的黏膜收縮,緩緩的止血。感覺一旦舒服多了,李密也就沒有心機的睡死過去。

看著她紅紅的鼻子,蕾莉忍不住又笑了。

上次笑是什麼時候?她愣了一下子,站在滿屋子的月光中發呆。輕輕的崩裂聲,腹部的傷又開口了。

魔法腐蝕過的傷口,實在不容易痊癒。將手放在傷口,深深吸一口氣。

逼出來的血,色澤黑得像是墨水。一落地,發出尖銳哀嚎的慘叫。光用眼睛,就讓那灘扭曲的黑血燃燒起來,用不著任何法器。

這種東西就能控制我?真是可笑。對吧?蕾莉?

沒有人回答,只有淒冷的夜風吹過。

「對!」突如其來的大聲,李密翻過身去,喃喃著夢話。

對什麼對…什麼都不知道的傻瓜孩子…不過,向來緊繃的蕾莉,卻覺得鬆了口氣。

抱著劍,少有的睡熟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請視為草稿,錯字難免請勿介意,出書時會再行校正*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