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芭‧蕾莉(三)

蕾莉不提自己的事情,李密倒幾乎把自己的事情交代完了。她只是默默的同行。

「蕾莉,妳要去哪?」她站在叉路上,「我得往這邊。」

望著遙遠的霧藹,曾經傷心痛絕的所在。「妳是馬雅學院的學生?」

李密點了點頭。

上次和人同行是什麼時候?她默默的往著馬雅學院的路上走著。

【Google★廣告贊助】

「妳要跟我一起去嗎?」李密單純的臉滿是歡欣,「太好了~一路上都是我一個…」其實是很害怕的。

「…我第一次外出旅行,也很害怕。」她破例開了口,「那時候,什麼也不會。」

不會用刀,不會用劍。深夜裡在滿是魔物的曠野奔跑,她奇怪自己怎麼活得下來。或許,村長放她出鐵籠的時候,已經接近天亮了,所以跑個一兩個小時,就有活命的機會。

第一次發現晨曦那麼的美。夜行的殭尸,嚎叫著鑽進地下的墓穴。

她掉著眼淚,驚惶的坐在大馬路喘氣。

李密驚駭的望著她,眼角有著淚,「那…那…那時妳幾歲?」

「十四。」她的笑意淡得看不見,「都過去了。」

「鐵籠?為什麼是鐵籠?」李密覺得喉頭梗著硬物。

「…我是祭品。」

「祭品?活人獻祭?那應該被各國禁止了呀!?」李密忿忿不平,「哪個地方呢?他們國王不…」

「那個村子已經不存在了。」她淡淡的,已經看不到當時的驚愕和憤怒,「山賊毀了那個村子。太小了,一個很小、很偏僻的村子。」

在重重荒山裡面,只能仰賴春天的融雪和不多的夏雨生存。貧瘠的土地又常常歉收。累代近親通婚,居民粗俗而迷信。

外界的一切,他們是什麼都不懂的。他們只知道要滴下祭品的鮮血,神就會賜給他們一些雨水,就能夠繼續的活下去。

「沒什麼。那票山賊被我解決了。」她指了指旁邊的山路,「從這邊。走大道常會遇到魔物,這條山道是精靈開闢的,魔物不敢輕易的接近。」

殲滅山賊,不是為了復仇。只是毀滅村子的,不該是那票渺小的盜匪。

應該是我。

「…過去了。」李密溫柔的聲音,撫慰她心裡戟張的冰冷。

「是過去了。」她的肌肉放鬆,在前面撥著半人高的雜草。李密向前跑兩步,把柔軟的手,信賴的放在她粗糙的掌心。

她有些恍惚。像是山村的貧苦歲月,幼小的妹妹將軟軟的手,信賴的放在她的手心。

默然。她其實看過自己的妹妹。被傭兵團的妓女們救了,她沒有選擇的跟著走,自不自願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能夠活下去。

妓女的大姊頭要求女孩子都需要學點武術防身,大家都挑選匕首短劍,要不也機關暗器等易學的精巧玩意兒,只有她走向劍。

流浪的傭兵團,各國流轉著打仗。戰場後污穢的血和死亡,妓女們在這片血污中做著虛幻的生與歡愉的生意。

她看見自己才十歲大的妹妹,妖媚的吊在酒醉又充滿惡臭的士兵臂彎。

遙遠的,默默的相望。

一秒鐘宛如一世紀,轉身,從此不再相逢。

被賣還是被擄走的?相差不大吧。總之,活了下來。就算有淚。

這些,她不曾跟李密說。誰也不用知道。

除了蕾莉。

徬徨的在馬雅學院門口,守門人粗魯的驅趕這個不潔的妓女。找不到艾思路西法,千里的追尋變成一場空的時候。

也在門口等待的女子,將她扶了起來。痛苦的眼淚滲入塵土。

「為什麼要找他?」冷淡憔悴的女子望著這個驚慌失措的少年妓女,「妳是誰?」

淚眼朦朧中,她認出這個憔悴蒼白的面容。

「莎芭蕾莉?艾思的召喚獸莎芭蕾莉?」少女反過頭抓住女子,「妳記得我嗎?」

憔悴的面容疑惑而訝異,「妳是那個魔獸的祭品。在尼得之谷…」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