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芭.蕾莉(五)

「妳的旅行,也只是徒勞而已。」蕾莉望著高聳的城門,「我和妳,都不能進入這個城門。高貴的,馬雅學院。」她諷刺著,恨恨的看著魔法防護完備的馬雅。

所有的企盼,都變成了一場空,十四安靜的站在原地,茫然的。

「我能劈破天空,讓這個城的四周盡成修羅地獄,」蕾莉忿忿的臨空一揮,除了立足的地方以外,左右燃燒起青紫色的火焰,甚至火精焰龍受了她的驅使,也在火牆中騰挪怒吼,守門侍衛騷動起來,燒遍了城邊的草木,卻連侍衛們的一個衣角都燒不到,更不要提頑固的城門,「卻連這幾個卑賤的人類都能夠拒絕我,侮辱我!」

「回去妳的國度吧,召喚獸莎芭.蕾莉。」高傲的法師飄然的在城牆上出現,「聽從我的指令,聽從呼喚妳真名的指令!」銀白的鬚髮飄然,高貴的氣質和莊嚴的容顏讓十四覺得自慚形穢。

「閉嘴!」她冷冷的吐出這兩個字,那法師的頰上出現了道鮮明的血痕,「能呼喚我的,只有艾思。」

「艾思正在閉關,妳知道,魔法師需要許多修行…」

蕾莉那倒豎起來的金色瞳孔,朝著法師看著,尊貴的法師居然發起抖來。她轉頭離去,十四如大夢初醒,跟著她背影追去。

跑到心臟幾乎爆炸,弄不清自己到底跑了多少里,蕾莉停下來,轉頭望著她,「妳的旅行已經結束了。跟著我作什麼?」

我不知道。看她又要走了,十四急切的說,「我…請讓我跟著!我沒有地方去…誰也不認識我…除了法師和妳…我,我…」哭了起來,被所有人遺忘的過去只剩一片黑暗,未知的未來什麼也沒有,只剩下立足的荒野是清楚的,和一隻同樣站在荒野的召喚獸。

煩躁的蕾莉正想殺了這隻繞著自己發煩的小蟲子,聽到艾思的名字,心卻一酸,舉起來的獸手也軟垂下來。

「隨便妳。」突然覺得自己再也沒有力氣,這人世的空氣宛如劇毒,見不到艾思的失望更像是蝕心的刀刃,讓她緩緩的跪倒,不斷的吐出碧綠的血液。

十四上前慌張的接住她,望著自己吐出來的碧血,她明白,這裡頭混著腐爛的內臟。一寸寸地,腐爛下去。

我還剩多少時間?這身體已經不行了…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清醒的腐爛和緩慢的再生。即使如此痛苦,她的神智清晰的可以看見百里外的一隻蜉蝣。可以拖上很久很久,她會腐爛到只剩下骨架和殘肉動彈不得,經過數百年甚至數千年的痛苦重生。

那時艾思會在哪裡?人類的生命宛如白駒過隙,他哪裡等得了我這麼久?

他現在在哪裡呢?到底在哪裡呢?

從昏沈裡清醒過來,發現髮際和衣服上的嘔吐物已經清理乾淨,溫暖的火堆邊,十四安靜的熟睡,一隻手還緊緊的攛住自己的衣角。若是吸乾了她的精氣…那麼,腐爛的速度就可以減緩許多…她知道許多妖獸和魔物靠吸收或啃食人類的精氣屍塊得以存活於人世…

「妳只能吸取我的精氣和MP唷,」艾思輕輕的點點她的鼻頭,「因為妳世我獨一無二的召喚獸,同時我也是妳的。只屬於妳。」

艾思不喜歡她吃人,她懂。我答應過艾思…再說,這世界還剩多少人記得艾思?他們恐懼他犯下的罪孽,躲避著遺忘他。而這個小女孩卻記得。

回來吧,蕾莉…幽幽像是冥府的呼喚,在蕾莉的身邊,開啟了盤旋的空氣,平滑一如鏡面。

「蕾莉…回來吧…」鏡子那頭浮現出光艷的面容,那是有翼城的代城主,有著天使翅膀的姊妹,「人間的空氣不適合我們長居,妳忘記了自己是有翼的新城主嗎?」

「我並不是自己想當城主的,」她按了按疼痛不已的咽喉,「現在妳是城主了。有翼很和平,不是嗎?這樣就夠了。讓我去作我要作的事情。」

「愛戀生命如蟲蛆般可悲的人類嗎?妳為什麼這麼傻,」光艷的代城主受不住人界的惡氣,從來不曾應過任何召喚,「妳知道柳城玉龍城主跟妳求婚嗎?妳怎麼不想想…」

「我為什麼要讓那死老頭糟蹋我的法力?!」強將咽喉的一點甜腥嚥下,「我不是什麼名族之後,也沒有足以傲人的血緣束縛。我只是個平凡的召喚術者,平凡著愛著一個人!不要逼迫我…」

法鏡飛出一股細絲,晶亮如水晶打造,「我不能看妳自殺。」隔著法鏡,那細絲纏上了蕾莉的手腕。

「不要阻擾我…不要阻擾我!我只是愛他而已…我要見他,我就是要見他!不要擋在我前面!」怒氣轉化成飛騰的雷電,倒灌回法鏡,饒是放手得快,代城主已經焦了一隻手。

蕾莉揉合著內臟的碧血濺了幾點在鏡面,法鏡因此漸漸熔蝕。

讓我見他,拜託,我只是想見他,只是想見他。乾涸的眼角流不出淚,兩行碧綠流了下來。

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讚和分享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