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甜蜜的敗類(二)

但不是說泠煙說不想用,就可以不用的。

術士的考試中包括了一科「控場實作」,他煩惱許久,煩惱到師傅威脅要當掉他,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跟了團實習生去血色修道院把報告做完。

這團雖然都是實習生,但實力堅強。同團的有戰士、盜賊、牧師、法師。牧師清純可愛,而法師高貴美麗,是一雙美人兒,讓團隊的士氣提升到破表的程度。

【Google★廣告贊助】

尤其是那個法師美眉,藉著遞水和麵包給泠煙的時候,有意無意的輕撫他的掌心,更讓他的心跳飆破了地下鐵的速度。

他樂得幾乎忘記今天的目的,和可能會發生的災難。

所謂「樂極生悲」,真是明智到不能再明智的古諺。

一面對著清麗的女法師傻笑,一面心不在焉的喊,「拜蕾雯…」

只見一嬌豔魅魔從虛空中跳出來,一傢伙騎在倒地的泠煙身上,一面磨蹭他,一面親了他好幾口,「嘖嘖嘖,小親親,怎麼冷落人家這麼久~人家好想念你這小冤家~」

清麗法師和可愛牧師張大嘴看著他們,表情滿是厭惡和不敢相信。尤其是在魅魔扯斷泠煙的腰帶和越摸越謎的狀態下,簡直是勃然大怒。

「污穢!」可愛牧師扭頭就走。

「變態!」清麗法師開了傳送門,決然的離開隊伍。

「等等,等等!」泠煙一面保護自己的貞操,一面大聲慘呼,「事情不是妳們想像那樣的…拜蕾雯,我命令妳馬上起來!」

「我正在讓你『起來』呀,小親親~」拜蕾雯很堅持的要掀開他的法袍,已經開始發出裂帛聲。

「不是這種起來~」他慘叫,「離我遠一點~」

他使出拼命的狠勁,終於保住自己的貞操,並且讓拜蕾雯定在離他十碼之遙的地方。

完了。牧師和法師氣跑了,他的報告也跟著完了。

絕望的,他轉頭看正在流口水的戰士和盜賊,「…散團嗎?」

「…你吃了你的魅魔嗎?」戰士愣愣的問。

「…我當初該當術士的。」盜賊如在夢中。

「你們在說什麼?」泠煙試圖縫補自己的腰帶,「老天,我當然沒吃她…是我差點被她吃了!你們沒看到嗎?!」他激動的大叫,臉頰剛被拜蕾雯劃傷的傷口,又因為激動噴出一小道血泉。

我會把命賣給這個可怕的魅魔!

但一戰一盜似乎沒聽到他說什麼,嘴巴開開的看著搔首弄姿的魅魔,看她又拍屁股,又誘惑的輕拍自己大腿內側,齊齊鬆了鬆領口。

「…這種好康一定要通知公會的。」戰士喃喃的說。

「我已經叫我兄弟過來了!別搶!」

「我隊長還是你隊長?別吵!兩個名額,一人一個,不然我會被罵不夠朋友…」

結果火速的組了一個畢業法師跟一個畢業聖騎,並且都是男的。

過程應該算是很順利…就報告而言。

但四個男人都盯著拜蕾雯看,奮勇爭先的以「保護女士」為第一準則。拜蕾雯更加搔首弄姿、煙視媚行,逮到機會就撲上去給泠煙一陣熱吻。

然後泠煙發現,法師專在他身邊開冰箱、盜賊故意在他旁邊消失、聖騎就愛在ot的時候跑到他前面開無敵,戰士會突然嘲諷失效,並且扭到腳,用走的走到他旁邊普攻吸引敵人的注意力,而他已經快斷氣了。

那一場血色修道院,他的確完美的做好了報告,但也修裝修了十金。

使盡力氣將拜蕾雯塞回虛空,他下定決心。他一定要換掉這隻該死的小娼婦。就算他情感上受得了,他的荷包也受不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