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甜蜜的敗類(三)

怒氣沖沖的衝入「已宰的羔羊」地下室,他高吼,「師傅!為了我的性命,我絕對要換隻魅魔!」

正在研究一則艱澀闇文的師傅無奈的看著他的得意弟子,「為什麼?她魅惑都被抵抗?」

「抵抗?」泠煙尖叫,「誰有辦法抵抗啊?她不但把目標魅惑住…師傅,你該看看血色修道院那群痞子的表情,一整個心不在焉,只顧著看她的胸部和屁股!不但如此,她連我的隊友都魅惑了,好幾次我都差點因此致死…」

【Google★廣告贊助】

「她把她的工作作得極好!」師傅攤手,「你到底有什麼不滿?」

「她跳到我身上,差點奪走我的貞操啊!」泠煙怒吼,又因為肌肉牽動過度,結痂的傷口又噴出小小血泉。

「…這有什麼問題?這是每個男人當術士的主因欸!」師傅不敢相信的叫,「而且還是特別熱情的魅魔!你知道嗎?有百分之九十的術士願意付出一半的壽命換一隻這樣的魅魔,另外百分之十願意付出更多!」

泠煙氣得連話都說不清楚,好一會兒才吼出來,「…最少我要先知道正常的歡愉長什麼樣子OK?我不要第一次就這麼『特殊』!而且她抓得我滿身傷…」

「徒兒,你太年輕了。」師傅凝重的搖頭,「連開葷都沒有也難怪。你不了解,疼痛與歡愉往往是相輔相成的。」

泠煙的臉轟的一聲紅了起來。大人的世界怎麼這麼可怕…

「再說,你這麼內向。」師傅嘆息,「若不是拜蕾雯,你到三十歲搞不好還是原裝貨。」

想想拜蕾雯的鞭子和利爪…他寧願到六十歲還是原裝貨,最少命還在。

他決定不要跟師傅歪纏,直接切入重點,「師傅,不管怎麼說,我要換一個。」

「辦不到。」師傅回答的很乾脆,「可以我也想跟你換…我不是說文娜不好。」師傅趕緊補充這點,因為師傅的魅魔正在瞪他,「當你呼喚了魅魔真名,就靈魂綁定了。解約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幾乎?「…那還是有希望囉?」他的臉光亮起來。

「你死掉就可以解約。」

「…………」

他覺得,他剛滿二十的人生瞬間成了黑白。

「徒兒,別這麼沮喪。」師傅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拜蕾雯是熱情了點…你會覺得困擾,主要是你沒經驗,又沒好好跟她溝通。你們若好好溝通,應該可以相處的很愉快…哪個術士不是打這麼來的?…」

回去想了很久,說不定師傅說得對。他只叫了拜蕾雯兩次,根本沒有好好談話。他和小鬼、虛空行者也是溝通很久,才漸漸有默契。

但想到要叫她,又感到一陣陣的膽寒。

最後他硬著頭皮,到地下符文陣那兒。這個符文陣有古老的法力,說不定可以讓拜蕾雯能夠冷靜跟他溝通。

如果他能夠穿上鎧甲,他真的很想先穿上。可惜他是術士,背不動。

但他穿上三層的法袍,祈禱這樣可以抵擋拜蕾雯的利爪和鞭子。

「敗類…不是,拜蕾雯…」他顫巍巍的喊。

事實證明,三層的法袍還是法袍,符文陣又太古老,根本拘不住年輕有活力的拜蕾雯。饒是退得快,他胸口還是一片涼颼颼,興奮過度的拜蕾雯一鞭打穿了他三層法袍,並且衝出符文陣,讓泠煙尖叫著逃跑。

最後他使盡全力將拜蕾雯塞進虛空時,下來地下室的師傅愕然的看著幾乎全裸的他。

「徒兒,我是很高興你這麼聽話。但你們『溝通』的時候,偏要選在人來人往的符文陣嗎?你這跳階也跳太快了。」

這個時候,他好想哭。

我的貞操…真的保得住嗎…?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