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 甜蜜的敗類(四)

痛定思痛,這次他將溝通地點改到自己的寢室。

他一面向聖光祈禱,又向伊露恩垂求憐憫,然後跟各大元素膜拜,希望可以倖免於難。

深深吸了好幾口氣,他非常努力的壓抑住狂放的心跳,卻不是因為悸動而是害怕。

【Google★廣告贊助】

真不明白,怎麼會有人喜歡魅魔呢?難道他們不覺得正常點比較好?

莫非這就是俚語說的「討皮癢」?

在極度忐忑不安中,他輕呼,「敗類…我是說,拜蕾雯?」

轟的一聲,魅魔女王再次華麗登場,他轉身飛逃進浴室,火速關上門,他可是跑這個逃生路線跑到爛熟了。

拜蕾雯的鞭子正好打在門上,木屑紛飛。

聽到木屑飛濺的聲音,泠煙滿脖子的冷汗。

「這個…拜蕾雯,我們冷靜點談談好不好?」他跪在地上,朝著浴室門下方的通氣橫格小窗說。

「為什麼要冷靜?」她眼淚汪汪的輕咬著鞭柄,「人家餓了一百多年欸。」

…讓她吃了還會有骨頭剩下?恐怕連留個渣讓老爸收屍都沒有。他不能做這樣不孝的事情。

「…拜蕾雯,我承認妳很漂亮很有吸引力…」他膽寒的揩揩額頭的冷汗,「但人和魅魔是不可能的…」

「怎麼會不可能呢?」她困惑,「兩百年前那個白鬍子的阿伯還特別喜歡我拿鞭子打他屁股。」

泠煙聽得耳朵立刻燒紅。這些死老頭子能不能有正常點的嗜好?魅魔都被他們調教得這樣糟糕!

「…但我不喜歡那樣。」

拜蕾雯偏頭,艷麗的眼睛充滿理解和恍然大悟,「…但我沒帶甘油來。你有嗎?下回我一定會記得的…心愛的,我看你這樣清純可口,沒想到口味這麼重…」

…甘油到底是幹什麼用的?但聽她的口吻絕對不是好事。

「拜蕾雯,我猜我也不喜歡甘油。」不管拿來作什麼,他都本能的感到一股惡寒。

「那你到底要什麼哪~」她嬌媚的拉長音,普通男人應該骨頭都軟了,問題是泠煙有切膚之痛,只想就地找掩護。

「我,我的要求很簡單。」他乾笑,「我希望我們成為戰鬥上的好夥伴。單純的工作,OK?我這個人很正直的,從來不跟工作夥伴發生關係…」

是說跟小鬼和虛空行者也沒什麼關係可以發生。

拜蕾雯原本媚笑的臉孔垮下來,甚至有點發青。美是很美啦,但充滿殺氣。「…一百多年沒人召喚我,好不容易被召喚,你打算把我餓到你死?」

「…冷靜點,拜蕾雯。」他開始有大難臨頭的預感,「我可以獻祭!」滿街都是男人,而且這些男人巴不得讓魅魔吃得連渣都別剩。

不要是我就可以了!

「我的主子不要我,我還有臉吃別的男人嗎?!這對魅魔是天大的侮辱!」她尖叫。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他永生難忘。狂怒的魅魔三鞭就打破了浴室的門,並且撲倒正準備從氣窗逃跑的泠煙。

他第一次知道魅魔的力氣這麼大,也第一次知道差點被強迫的滋味。他尖叫連連,腎上腺素異常發達的將拜蕾雯塞回虛空中,拼命發著抖,看著破成兩半的門。

肚皮以下涼颼颼的,他不敢看傷勢。好不容易冷靜下來,他沖掉血跡,感動得熱淚盈眶。

劃傷的傷口在大腿內側,雖然只差一點點,總算沒傷到要害。

萬一就此絕子絕孫,他對不起老爸老媽和列祖列宗。

「…我真的不能換個安全點的嗎?」他掉下驚懼的眼淚。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